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八十一章 墙角

    克拉默在比赛结束之后说的话,总还是让林一感受到了欧洲足坛的善意。(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他这种制造了一定悬念的挑战,一定是要比那不勒斯众人的表现受到欢迎的。

    林一将克拉默的球衣拿在手里,抖开看了看,门兴23号,我等着你。

    本场比赛梅开二度并且送出一次助攻的林一没有悬念地得到了“全场最佳球员”的奖杯,然后还不情不愿地接受了等在球员通道处的媒体的采访。

    面对采访的时候林一话从来都是很少的,因为他觉得自己跟这些媒体实在没什么说的。

    就在他已经通过了混合区快要消失在记者视野中的时候,一个人大声地叫起他的名字。

    林一扭头看过去,这个人……不是当初在餐馆向伊娃搭讪的那个家伙么?也是记者?

    “林!我是乔的朋友,可以给你来一个私人专访么?乔说你一定会答应我的!”

    乔.安迪的朋友么?之前乔好像确实跟我说到过,有这么一个同学,在德国当记者。

    按道理来说我的确是应该接受一下他的采访,就算不是为他,也当是卖乔一个面子了。

    转过头的林一没有说话,只是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你认识乔.安迪,肯定是能要到我电话的,如果他不给你那只能说明你们的关系不行了。

    本来以为会遭到拒绝的艾弗里.卡茨曼,看到林一的动作之后也是有些惊喜。

    答应了?我还以为会被拒绝呢,不错不错,看来下次再见面,我真应该好好感谢一下乔。

    克洛普显然非常满意本场比赛球员们的表现,跟法维尔赛后拥抱握手的时候,虽然费了不少力气,但还是掩盖不住一脸的喜悦。

    法维尔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只不过他选择跟自己的弟子放下了同样的狠话。

    “尤尔根,下半赛季。咱们好好比一下,说不定那场比赛要直接影响联赛归属了呢。”

    克洛普拍了拍法维尔的后背,趁着今天心情好,难得地也跟对手教练放了句狠话。

    “放心吧。我们不会跟你们抢第二的。那是拜仁慕尼黑要跟你们做的事情。”

    “哎呦?怎么队里新来了个前腰,你还变得这么有信心了?还是说冬歇期有大手笔?”

    克洛普膨胀了一下之后,决定还是不要把话说得太满,神秘地一笑,转身回了更衣室。

    多特蒙德的更衣室里。球员们正在就刚刚结束的比赛进行着讨论和互相调侃。

    “林!上半场比赛你有一脚传球太水了!不然我接到球绝对就单刀了!说不定赢得更多!”

    “你还好意思说?下半场给你的传球,你跑一半停那不动了,不然咱们绝对再进一球。”

    本场没有丢球,后防球员们感觉比较安全,也加入了讨论之中,嘲讽起前场球员的失误。

    “我的天!马茨,你还好意思说我们?别以为我站得远就没看到,我可是眼睁睁地看着马克斯.克鲁泽下半场把你晃倒了一次的,你忘了?要不咱们看看回放?”

    球员们哈哈大笑,一边起哄。一边真的准备上网去找一找录像笑话一下他们的后防核心。

    克洛普一向很满意自己球队的气氛,无论是哪国人都能够快速地融入我们的更衣室。

    因为今天的比赛是在客场取胜的,所以新闻发布会上并没有多少记者纠缠多特的人。

    从积分榜第三再一次爬回第二的克洛普看了看本轮其他的比赛,拜仁慕尼黑击败了美因茨,目前积分差距是三分,看来只能等到直接对话的时候分个高低了。

    指望瓜迪奥拉在联赛里犯错,还不如指望我们在之后的比赛里不要输球,自己掉队。

    虽然克洛普考虑很多也很长远,不过他没有把这些情绪带给球员,赢了之后先要放松嘛。

    回到多特蒙德之后依然是一天假期。解散队伍之前,他特意找到了林一。

    “我听咱们的球场看门人说了你最近训练的事情,我明白你的想法,不过训练不要太盲目。你现在需要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训练。没事在家多看看心理方面的书,看看能不能找到解决你场上情况的方法。记住,比赛前和比赛后,都不能让自己太疲惫,去吧。”

    其实就算克洛普不跟林一这么说,第二天的休息日林一也没有去训练的打算。

    怎么说我也答应了那个记者。就算看在乔.安迪的份上,也得给他一个采访我的机会啊。

    几乎是刚一到家,林一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挺急的嘛……

    “你好,林!我是艾弗里.卡茨曼,就是乔的同学和朋友,在门兴的时候叫你的记者。”

    “唔!你还挺着急的嘛!明天我休假,没有什么事情,如果你想采访的话可以安排一下。”

    “可以可以!那就在咱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餐馆?还是换个什么地方?我请你!”

    林一来德国这么久,还真就有些怀念起了祖国的美食,于是他决定选择一个中餐馆。

    这么想着,他随口就报出了一个位置,他模糊地记得那里应该是有一家中餐馆的。

    吃对艾弗里.卡茨曼来说并不重要,林一才是他主要的动力,所以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挂断了电话卡茨曼才遗憾起来,没让他把上次跟他一起的那个女孩带着,我好失误啊!

    去厨房给林一拿矿泉水的伊娃走出来,“谁呀?是有人要请你吃饭么?”

    “嗯,一个记者,想约我做个采访,就是那次,在餐馆里跟你搭讪的那个,记得么?”

    “跟我搭讪的人多了,我哪能每个都记住。”伊娃颇为傲娇地这样说道。

    林一没有说话,因为他不想承认伊娃说得的确是很正确的,于是他决定转移话题。

    “那好吧!不过鉴于那个记者对你有些图谋不轨。所以明天不带你一起去了噢!”

    “本来我也没打算跟你一起去好么?我老爸明天来德国,我还准备跟他一起吃个饭呢。”

    “他要来呀?怎么都没告诉我一声啊?”

    “你天天忙得连吃饭时间都快没了,我哪有机会和你说,再说我爸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两个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一会。本来林一还想去伊娃的房间跟她好好“聊聊”,可惜伊娃干净利索的一句“流氓”之后,快速地关门回屋了。

    “聊聊天而已诶!你们这些女人究竟都在想什么啊。”林一故作无辜地自言自语。

    “什么叫你们这些女人?你还有其他的女人么?”伊娃忽然找到了林一的语病。

    觉得自己在斗嘴方面不占优势的林一很机智,没继续跟她纠缠,回自己房间休息去了。

    其实林一很想问问自己的队友们。休息日都是干嘛的,因为既不训练又没有比赛的时候,一向都没什么其他爱好的他总是感觉很无聊。

    好在今天艾弗里.卡茨曼帮他找到了能做的事情,百无聊赖的林一一早起了床就开始找衣服,搭配了半天才选出一套让他自己感觉比较满意的。

    起得比较晚的伊娃睡眼惺忪地推开房间门,看林一对着镜子在那里打扮,还楞了一下。

    “采访你的是男记者还是女记者啊?跟我搭讪过的,不可能是女啊!你这么认真干嘛?”

    “没意思啊!起这么早,也不能去训练,所以就选身好看点的衣服啊。如果那个小子还对你念念不忘。刚好我打扮得帅一点让他自惭形秽,他也好知难而退。”

    伊娃翻了翻白眼,看着打扮得好像要去相亲一样的林一,唉,我真有些怀疑你是要去见女记者的。

    到了约定的时间,在家没意思了好长的林一有一种解脱了的感觉。

    迅速地拿了车钥匙,林一离开了家。

    到了约定好的那个中餐馆,因为是中午,今天又是工作日,所以人还不太多。

    林一习惯性地挑了一个临窗的位置。艾弗里.卡茨曼很守时,也准时到达。

    卡茨曼把菜单推到林一的眼前,“虽然是我请客,但在这种地方你才是东道主嘛。”

    因为跟乔.安迪的关系还算不错。林一也就没有跟自称是乔的朋友的卡茨曼客气。

    点了几道他自己比较喜欢吃,感觉上还比较适合德国人口味的菜,就把菜单递了回去。

    卡茨曼的意思是吃完再采访,但是林一则是那种如果不把主要的事情做好干什么都不踏实的性格。

    因此两个人就这样半是采访半是闲聊地扯了起来,气氛还算很融洽的。

    卡茨曼还不死心地问了林一一个他想问很久的问题,“上次在那家餐馆碰到你的时候。跟你一起的那位美女……”

    “噢?我女朋友。怎么,你喜欢啊?我问问她有没有和她长得很像的姐妹,介绍给你?”

    卡茨曼一脸很受伤的样子,“哎!要是不认识你和乔该有多好,我还能去勾引一下,不用担心有什么道义问题。”

    林一哈哈一笑,“好吧!就冲你这句话,今天这顿饭我请了,以后想采访我什么,你也可以直接打我电话问我,跟乔一样的待遇。”

    两个人这么聊着,菜一道一道地摆了上来。

    卡茨曼对于筷子的使用不太纯熟,拿着一把叉子对着麻婆豆腐束手无策。

    林一尝了一口之后点了点头,这家餐馆还是很正宗的,这豆腐做得还真不错。

    “林?你怎么在这里?”

    一个熟悉的女声响了起来,林一扭头一看,差点把豆腐和舌头一起咬掉咽下去。

    有没有搞错啊?这也能遇上?

    跟他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第一次来这里吃饭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那位。

    让林一头大无比的广告合作者,性感美女西尔维.科尔。

    其实之前这个女人一直都让林一很烦心的,她几次有意无意地出现在林一的周围,还有林一的队友面前,都让林一十分尴尬。

    要不是因为对阵那不勒斯的那场欧冠比赛,分担了仇恨,林一心目中自己最近这段时间最大的烦心事绝对是这个女人。

    看着林一的表情,西尔维恍然不见觉地走到了林一的身边,直接坐在了他旁边的位置上。

    “是忘不了这家餐馆啊?还是忘不了领你来这里吃饭的人啊?”

    西尔维眼神妩媚地扫了林一一眼,又对着对面的卡茨曼笑了笑。

    林一心里翻江倒海,忘不了你妹啊!今天出门之前真是没看黄历,怎么这么倒霉。

    “怎么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了啊?要不要去包厢?我跟这里老板很熟悉的,帮你串过去?”

    林一这个时候已经结束了翻江倒海,非常镇定地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水。

    “科尔小姐,我只是跟朋友在这里吃个便饭,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不劳烦你帮我串位置了。你就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我跟朋友吃完饭,下午还要去训练呢。”

    “哇!你还要训练啊!我可不可以跟你去看看。上次喝酒的时候见到的那个小伙子,叫埃里克的那个,还给我发信息说很想我呢,你们如果再有什么球队的聚会,可以叫我一起啊!”

    林一放下筷子,压抑着心中奔腾而过的草泥马。

    “如果埃里克想你的话,他可以直接约你啊,根本就不需要球队活动的时候再叫你,不是么?”

    因为不耐烦和对眼前这个女人纠缠不休的反感,林一的语气和脸色都已经有些不好了。

    “哎呦!你该不会是生气了吧?还是吃醋了?林,你别误会,我跟埃里克只是纯洁的朋友关系……”

    林一果断地打断了西尔维继续说下去,“难道咱们两个的关系跟你和埃里克的有区别?最多就是一起拍拍广告的合作关系而已啊?所以说,我有什么可误会,吃醋或者说是生气的呢?”

    西尔维终于被林一一番抢白顶得没有什么话可说了,不过她的表演能力也真是可以。

    飞快就调整出了一副十分哀怨的表情,“哎!好吧,你先吃饭,等你吃完再说,先不打扰你了。”

    起身去自己的包房的时候,还不忘对着卡茨曼笑了笑。

    林一拿起筷子,心里嘀咕着:伊娃啊,之前我担心有人挖我墙角,现在我感觉好像是有人要挖你的墙角啊。(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