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零七章 前兆

    看完比赛之后的不住赞叹已经成了林一每天的必修课。(www.k6uk.com)

    伊娃指着电视屏幕上正黯然神伤的柴崎岳,“你是在感叹他的实力么?”

    “如果他来欧洲的俱乐部,一定能够打出点名堂的。只是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来啊。”

    “好了!没什么可看的了,估计今年就是澳大利亚夺冠了,韩国比起澳大利亚,差了点。”

    林一一边随口做着预测一边站起身,走向浴室。

    明天开始假期就正式结束了,训练也要恢复正常了,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参加过有球训练的林一其实也有点期待,对于更多地是将足球视为热爱的林一来说,两个月没踢球真的还会感觉非常怀念。

    老左拉已经在马德里办好了入职的手续,看样子跟齐达内的合作会非常愉快。

    而齐达内不知道是明示还是暗示了老左拉什么,总之老左拉有一天跟女儿通话之后,忽然叫林一来听电话,并且问了他对皇家马德里的看法,并且问了他有没有加盟的意向。

    林一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真不是他作为巴萨球迷对皇马有什么看法,只是他觉得即便自己想要转会,皇马也不会是第一选择,更何况自己刚跟罗伊斯说好,你不走我也不走。

    躺在床上,伊娃枕着林一的手臂,忽然问了一句,“你不会离开多特蒙德是吧?”

    “最少在他们不赶我走的时候,我绝对不会离开。怎么了?干嘛要这么问?”

    “没什么,只是我很喜欢这里,尤其是威斯特-***球场的看台,感觉在那看球很过瘾。”

    “那咱们就一直在这里好不好?只要还能在这里踢,就不走。”林一摸了摸伊娃的长发。

    “好啊,你现在可是球队的明星球员,又是队长,怎么会不能在这里踢呢。”伊娃笑。

    总算是能够正常随队训练的林一就像他以前的每一个训练日那样,早起,然后提前一会前往训练场,自己提前做好非常复杂和耗时很长的热身,然后训练一些很特别的内容。

    作为队内的第一任意球手,两个月以来第一次能够双脚触球的林一拎着一兜足球摆在了球场上,他一直有一招隐藏起来的杀手锏,那就是他的任意球跟他平时的射门一样,可以左右开弓,无论是什么角度,他都能够对对手的球门造成这些,这点连队友都不知道。

    也许到了什么特别关键的时刻,我会忽然用左脚来一下吧,但是绝对不会是联赛之类的。

    冬歇期结束之后,克洛普也随着春天的即将降临,心情稍微好了那么一点,因为球队再次恢复到了赛季初的健康状态,全队上下没一个伤号,即便罗伊斯和卡卡也都整装待发。

    更重要的是本赛季他最为倚仗的队长林一终于回归,让他又看到了下半程的希望。

    林一一脚接一脚地将球踢起来,全都是绕过三个障碍物打在立柱上弹回来,这样连着打了五分钟,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助理教练凯尔实在忍不住,终于叫了声好。

    林一回头一看是他,将球一磕,凌空扫给了近来穿西装皮鞋已经多于穿运动装备的凯尔。

    不过在训练场上,凯尔还是一身运动装的,见林一传球,他抬脚一磕将球停在了脚下。

    动作肯定是没有林一的那么连贯好看,但终归也是很扎实并且实用的。

    将球卸下之后,凯尔脚内侧一推,把球传回了林一脚下,林一不停球直接一个扭身的起脚打门,足球精准地飞进了球门的右上角。

    “看来受伤对你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啊,小伙子。”凯尔有点惊喜地说着。

    “当然,塞巴斯蒂安,你总不会以为伤缺了两个月之后我还得用两个月找回状态吧?”

    凯尔笑而不语,不过最开始心里的确是有这样的担心的,现在来看这种担心实在没必要。

    林一颠起一个足球,尽量让足球不离开自己太远,然后不断地加快自己的动作频率。

    凯尔走上来,伸脚想要去抢球,林一脚尖一勾,足球直接飞向了远离凯尔的那一面,然后林一的支撑脚一换,用左脚脚后跟把球又磕了回来。

    “来试试!看我还能不能断到你的球了?”凯尔忽然说着,立即发难。

    没等足球落下,就看林一大腿一蹭,足球被卸到了他的脚下,凯尔伸脚就抢,林一左脚一踩,接着一个幅度不算大的牛尾巴,将球从凯尔的双腿之间踢了出去,没等凯尔转过身,林一已经一扭身从他的身边晃过去将球踩在了自己脚下。

    “哎,真是老了,拿你小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说得就好像你年轻的时候就有办法一样?”林一摸了摸鼻子,这么说了一句。

    “呦呵?夸你两句你还骄傲上来!再来!看看你还能不能过掉我?”

    事实表明,林一还是能的,之后的五分钟里凯尔见识到了林一比上赛季更全面的技术。

    可能是退役之后疏于锻炼,也可能是干脆就是因为已经没了状态才退役的,总之五分钟之后凯尔就坐在了球场上,大口喘着粗气,“踢不了了,踢不了了。哎,真是老了啊。”

    林一耸了耸肩,“你这完蛋得也太快了吧兄弟,就算你退役了,锻炼没有那么勤快了,也不至于这样啊。”

    凯尔摆着手,“你啊,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你就明白了,可没有你想得那么轻松呢。”

    林一站在凯尔的身边踩着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凯尔爬起身,去拿了瓶水,“不过你也是个怪胎,我从来没见过谁的体能训练效果这么好的,看来伊娃的水平的确是过硬啊,”

    两个人正说着,其他的队友也都陆续来到了训练场。

    卡卡和罗伊斯今天没有跟比以往来得还要早的林一一起过来,因为他俩实在是起不来。

    看着队友们一个接一个地到位,林一心里忽然有点五味杂陈。

    虽然比起赛季开始时,就少了一个因莫比莱,但大家现在的精神状态明显不及当时了啊。

    可能是上半程输得太多了?让人觉得看不见希望?又或是对手太强了?

    想到这林一觉得自己作为队长应该说点什么,然后还没有等他开口克洛普就到了。

    林一有点意外,一向都是给人狂放不羁的感觉的克洛普今天看上去都非常的低迷。

    “大家都来了,好了,现在准备训练吧。”克洛普连以往常有的动员今天都给省了。

    林一也知道现在不是去刨根问底的时候,索性什么都不问,转身就叫着队友们热身去了。

    跑圈的时候罗伊斯就跟在林一的身边,林一压低了声音问了起来。

    “上半程结束的时候,尤尔根就这么低迷了么?”

    “哪有啊,那个时候要是光看他的状态,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是半程冠军呢。”

    “这就奇了怪了,冬歇期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么,让他这么忧心忡忡的样子。”

    “谁知道呢?难道说是俱乐部方面给了他什么压力?”

    “应该不至于吧,米歇尔跟他都这么多年的搭档了,能给他什么压力啊?”

    罗伊斯听了林一这话,摇了摇头,“这就是职业足球啊,没有你想象得那么有人情味的。”

    林一一愣,然后点了点头,沉默着继续起了热身。

    之后的训练课平淡无奇,唯一不同的就是已经基本听不到克洛普非常狂放的喊叫声了。

    趁着休息林一晃荡到主教练的身边,“尤尔根,怎么感觉你情绪不太对啊?”

    “有吗?你的感觉可能是失准了啊,林。”克洛普说话的时候还故意笑了笑,可惜林一一眼就看出了他笑得有多么勉强。

    见克洛普不愿意说,林一也没有办法继续追问,只能晃晃头,起来招呼队友们继续训练。

    经过了有一个冬歇期的调整,胡梅尔斯的状态终于有了点恢复,虽然还没有达到之前那个赛季的水准,但好歹终于不再是漏洞了。

    2015年2月1日,多特蒙德将要迎来自己的下半程首战,对手是勒沃库森。

    一大利好消息是勒沃库森的主力前锋孙兴慜因为参加亚洲杯将要缺席,作为德甲本赛季射手榜上排名第六的边锋球员,孙兴慜的进攻火力之强可见一斑。

    没有了他的勒沃库森就说是被拔了牙的老虎也不算夸张,对付起来应该问题不大。

    林一更是牟足了劲准备好好进几个球,一方面是争取个半程开门红稳固军心,另一方面也是要宣告自己的回归,给莱万多夫斯基一点压力。

    当天的训练结束之后,林一张罗着大家一起去吃顿饭,就当是弥补自己之前错过俱乐部圣诞聚餐的遗憾。让他有点意外的是居然有好几名队友直接拒绝了他的邀请。

    而且其中不乏京多安这种跟林一关系非常不错的,都是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

    到了最后只剩下卡卡和罗伊斯,还有奥巴梅扬跟斯文·本德以及苏博蒂奇和杜尔姆加上替补门将朗格拉克。

    林一也没有多想,几个人出发去了一家之前他们就常去聚餐的餐馆。

    几个人吃着,就聊到了球队的情况,最后还是林一主动提起了克洛普的反常。

    斯文·本德叹了口气,“哎,球队成绩差的时候,无论是媒体还是管理层都喜欢从教练那里找原因,其实这一点都不公平,咱们现在这个情况,尤尔根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远的不说,大家都觉得咱们队里有了卡卡,得到了增加,但真的是那样么?卡卡自己都跟我说过,现在的各方面状态都大不如前。再说塞巴斯蒂安退役之后,我跟伊尔卡还有努里在中场面对的压力其实非常大,之前我都是顶防的,塞巴斯蒂安这一退役我不得不改变打法,不过我觉得我做得真的很一般,最少比之前塞巴斯蒂安做得差远了。锋线就不说了,林你就算是做得再好,也是前腰出身,新买来的人都这么不给力,你跟皮埃尔几乎就吸引了所有的防守,这么多问题,一下都堆在尤尔根眼前,哪是那么容易解决的啊。”

    林一苦笑了一声,“说是这么说的,但是除了球员真没有谁会理解尤尔根呢。更何况,我觉得很多球员也都不理解吧?”

    本来应该是气氛很活跃的一顿饭,吃着吃着气氛就伤感了起来。

    本德今天好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虽然我岁数不大,但是在尤尔根手下也踢了有些年头了,从当初联赛卫冕的时候的小替补现在也算是稳定的主力了,不管将来会怎么样吧,我只能说我一定是支持尤尔根的。我听说冬歇期的时候,俱乐部找到了尤尔根,眼下之意应该是给他做出了一个目标的限定,至于是什么目标我就不知道了,总之希望下半程咱们打得好一点吧,不要真的出现什么其他的情况。”

    林一叉起一根香肠,“那是当然,我不能出场的比赛就说不了了,但是我能打的比赛,我的目标从来都是只有争胜的。”

    饭后林一和卡卡还有罗伊斯一起回的家,没有喝酒的卡卡开车。

    三个人一路沉默不语,显然都在思考本德说的话。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林一忽然转过头,非常严肃地看着卡卡。

    “下半程,一定要加油啊,卡卡,不然的话……”

    卡卡点着头,他自然明白林一的话的意思,自己本来签的就是短时限的合约。

    “如果教练这个位置真的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后面几个赛季,咱们一定会相当煎熬的。”

    林一并不知道,拒绝了自己的邀请的克洛普和凯尔,这个时候正在跟佐尔克一起共进晚餐。

    除了佐尔克,还有他们的老板,瓦茨克。

    这四个人也算是老相识老搭档了,认识至今以来,好像还从来没有一起吃过哪一餐像今天这么不舒服的。

    任何一支球队的坠落,都不需要太长的时间,更何况有些情况早有前兆,只是没有被人注意到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