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59

    ♂!

    胡老头道:“好了,快点去找三套干净的衣服出来。(wWw.k6uK.cOm)  再烧上一锅热水。”

    那汉子紧张的擦了擦头上的汗水,道:“热水刚刚做了饭还有些,大爷,可以先用着。”

    “正好,那我就先去洗个澡。菜可要快点烧,如若味道差了……”

    那汉子连连点着头道:“一定会让大爷们满意的。”

    过了一会儿,那个娘子端着一盆白菜和一木桶米饭上来,将东西放在桌子上,不忍的看着雪月身边昏晕过去的自家小娃娃,抹了把眼泪就出去了。

    李浩拍着桌子大叫道:“怎么尽是白菜叶子?大爷要吃烧鸡,还不快点弄上来。”

    那汉子这时提来几套洗净的衣服,抱着一坛酒过来,连忙道:“大爷们稍等,那些鸡还没屠宰,小的这就去抓,马上就好!”

    李浩喝道:“怎么还没屠宰,要快一点,不想活命了么?”

    那汉子慌忙道:“大爷稍等,小的这就去杀。”

    李浩提着那套缝着补丁的厚布衣服,道:“这衣服怎么这么破?能穿么,想糊弄你家大爷?”

    那在抓鸡的汉子跑过来连连作揖道:“大爷们见谅啊,小的家里穷,只有这些衣服了。”

    李浩摇了摇头,道:“算了,还是快点去做你的事吧。晦气,这么破烂的衣服穿出去,没得丢了大爷的脸面,等回头到镇里,再买上两身干净的衣服。”

    雪月儿想要装饭,李浩使了个眼色,雪月儿就停了下来,沉着他们的语气,在那大叫道:“还有什么好吃的都弄点出来,只要大爷们吃得舒坦了,你们就什么事也没有。否则,你知道的……”

    那汉子连连点头道:“一定的,只要小的有的东西,小的就绝不敢藏着。”

    那位妇人又端过一大碗炒鸡蛋上来,李浩喝道:“慢着,先给大爷们装上两碗饭。”

    那妇人道:“大爷们不喝酒么?”

    李浩瞪着她道:“喝什么酒!没看到大爷受伤了么?”

    妇人惶恐的道:“是,咱们乡下蠢人不知道这些,大爷莫怪。”

    给李浩与雪月儿装了两碗饭,临出去时又向他的孩子望了眼,小声的道:“大爷,我这娃娃没事吧?”

    李浩喝道:“眼下是没事,如若大爷吃得不高兴了,就有事了。”

    妇人连忙道:“是,我一定会尽力给大爷们多烧一些好菜的。”

    这时候,那汉子道:“娘子你好生做菜,多做些花样,千万得顺着大爷们的意思,我去捞些鱼儿来。”

    李浩喝道:“想去报信么?把大爷们惹火了,将你们全宰了!”

    那汉子拿着一张鱼网,连连摆手道:“小的哪有那个胆子,这不是见家里实在没什么好吃的,怕大爷们不高兴,这才去弄点鱼给大爷们尝尝鲜。”

    李浩道:“那你快去吧,别让大爷们等得急了。唉,早知道你这里甚么吃的也没有,就在路上猎只山鸡、野鹿来。”

    那汉子道:“大爷武艺高强,猎几只鹿什么的,自不在话下。小的这就去替大爷们抓鱼去了,如若我这蠢笨娘子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大爷们宽恕一二。”

    李浩不耐的道:“还是快点去抓你的鱼吧。”

    那汉子提着张鱼网,一溜烟的就跑了出去。

    胡老头这时洗得干净,穿着李浩送去的青色补丁衣服,直摇着他那颗肥头,道:“真晦气,今天本就够倒霉的了,还叫大爷穿这么烂的衣服。”陡然大声喝道:“怎么这肥鸡还没有做好?”

    那妇人在厨房里惊惶的回道:“快了,快了,大爷们稍等。”

    果然一会儿,妇人就端了一盆红椒炒肉丝上来,菜香扑鼻,胡老头点头道:“这还差不多,再去多烧点菜来。”

    那妇人喘了口气,用袖子擦了额头的汗水,道:“大爷们稍等,马上就来。”

    虽然都是些白菜萝卜,还有鸡肉,鸡蛋,花生米什么的,这妇人却弄了满满的一大桌。胡老头吃得爽了,叫道:“不错,再弄些好吃的,大爷们高兴了,不但不杀人,还给你们银子。”

    妇人低着头望着她的娃娃,道:“只要大爷们高兴了,饶过了我们几条小命就好,哪里还敢要银子?”

    胡老头又喝道:“大爷高兴了,想给就给,不高兴了,想杀便杀,岂是你管得着的?还不快点去烧菜!”

    那老妇人不敢再多停留,慌忙又跑了出去。

    这时,那汉子远远的在门外就大叫道:“大爷们,这鱼捕回来了。”

    那汉子满头大汗的跑了回来,那张鱼网里果然兜着几尾大鱼。

    胡老头大喜道:“不错,快点烧来。你这小子还对大爷的胃口,还真想收你当个小弟了。却是你甚么武艺也不会,没得一不小心被别人杀了。算了,还是给你们些银子。还有,今天我们在这里消,你若敢透露半点出去,大爷一定回来将你们杀个鸡犬不留。”

    胡老头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大锭银子,足有十两多,扔到院子里,道:“顺便给你那娃娃看看病吧,怪水灵的,吓傻了可不好。”

    那汉子捡起银子,连声道谢,忙着杀鱼烧菜去了。

    雪月儿与李浩吃饱了,洗浴之后,换上那汉子的补丁衣服,挺着吃撑了的大肚子走了。

    “大爷们走好!”

    等三人走远,那汉子咬了咬了手上的银子,大喜道:“呼,总算走了!想不到这还是真的银子,这下我们赚了!累死我了,娘子你快帮我拖捶捶背。”

    路上,胡老头忽然笑道:“想不到这个乡村汉子还真有趣,只让他当农民,真是大材小用了,他那样子的,就得给人家去当个小弟,保证是吃香喝辣,财源滚滚呐。”

    雪月儿笑道:“老头,你也实在太坏了!学什么不好,学人家流氓,把那个小妹妹都吓尿了。”

    胡老头尴尬的道:“失误,没想到那个小娃娃那么不经吓。这不是为了装得像一点么。”

    李浩在一旁笑得够了,才道:“那么,我们现在用什么身份去城镇里玩儿?”

    胡老头左右瞧了瞧,道:“咱们这就去换装吧,你就再扮个小姑娘吧。”

    雪月儿拍掌笑道:“如此甚好!”

    李浩尴尬的抓抓头皮,苦笑道:“还是算了吧!”

    雪月儿笑道:“我都扮了这么久的男子,都累死了,是该换你扮女子了。”

    李浩苦笑道:“那好吧!”

    三人挑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只数十几息的功夫,出来的时候,已经全变成了女的,就连胡老头也扮成了一个老年肥腹婆婆。

    雪月儿与李浩看得忍俊不禁,李浩指着胡老头笑道:“老头你还是扮婆婆可爱得多,如此就不能放肆的去酒楼喝酒了罢。”

    胡老头肥手一拍,又将李浩敲得头昏眼花的,“小子,你最近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李浩揉着被敲疼的脑袋,学着雪月儿的招牌动作,吐了吐舌头,道:“其实这样叫法,挺好的,非常亲切。”

    胡老头道:“听着,以后就叫我王婆婆了,得尊敬一点。”

    李浩笑着道:“是,老婆婆!”

    将老字叫得特别响一点,胡老头扬起肥手作势又欲打,被李浩早溜了开去。

    雪月儿看向手中的刀,问道:“这几把刀剑怎么办?丢了可惜,留着麻烦。”

    胡老头道:“先收起来吧,先到街上再说。”

    这会三人是带着刀剑,一身江湖人物的打扮,自然也就放开了步子,一路快奔。到得镇里,再买了三匹高头大马,纵马疾驰而去。

    才到得城门口,雪月儿忽然身子一颤,李浩奇怪的小声问道:“怎么了?”

    雪月儿道:“我看到了那边有我家里人了。”

    胡老头探头过来,问道:“哪一个?”

    雪月儿将那人指给了胡老头,再到他耳边说道:“胡爷爷,你去跟他们说,让他们回去好么?”

    胡老头点着头,算是答应了。一会,雪月儿又凑耳到他身边,小声道:“等等,再让他们带封书信回去。”

    到得一家客栈,三人将马寄了,雪月儿与李浩先回房间写家书去了,胡老头这个肥胖老妇人,还是坐在酒楼中喝着。在这周围差不多全是男人的酒楼中特别抢眼,全都盯着这他看。胡老头凶光一扫,吓得大半的人老实在吃自己的酒菜,只有少数人继续看着他。

    几柱香的时辰过去,胡老头已经吃了一大壶的酒,肥鸡肥肉吃了不少,雪月儿才与李浩拿着封家书过来。

    胡老头道:“两个小娃娃,将刀剑拿过来吧。”

    李浩与雪月儿将背后包着布条的刀剑递给了他,胡老头打了个酒嗝,拿着刀剑与书信就出去了。

    李浩与雪月儿坐在那张桌子上,再叫了些菜肴吃喝起来。仅仅一柱香的时辰,胡老头就去而复返,手上已经是空空如也。

    胡老头冲雪月儿点了点头,继续吃喝起来。

    雪月儿吐了吐舌头,惊道:“王婆婆,你吃这么多,不怕吃撑了么?”

    胡老头道:“不吃饱,如何对得起自己的肚子。”

    李浩只是笑笑,老实的吃着东西,现在她扮的可是普通江湖女子,可不能过分张扬。

    “你们听说了吗?最近出了一个什么‘陷阱三魔’,只设计一些用来捕猎野兽的陷阱,就把沧门四虎的老三与老四给伤了。”

    李浩他们边上的一桌江湖汉子,借着酒兴在胡吹海侃着。

    “时弟,你这消息已经过时了。二虎现在已经放了黑榜,悬赏三十万两纹银要他们三人的脑袋。我还听说,这陷阱三魔,还精通易容之术,那老头更是顶尖的轻功高手,连四虎都追不上他。”

    被叫作时弟的家伙不服气的道:“我这不是为了考考你们么?那么江兄,你知道他们又为什么一路紧紧追杀他们么?当初疤脸虎当初遇上他们是,三魔又是在做些什么呢?”

    姓江的方脸汉子不屑的道:“这还不知道,那两个小魔身上有两把斩金切玉的宝刀,当初他们遇上他们时,他们是作药师打扮,想必是在寻找什么难得的药材,以后咱们若要找到他们,就得去深山大泽中去碰运气。”

    姓时的尖脸汉子摇头道:“江兄,你不要命了么?你以为你比沧门四虎如何?”

    江姓汉子道:“我只传递信息,并不去猎杀他们,想必没有什么危险吧。”

    姓时的道:“只怕江兄到得那地头,已经被他们的陷阱给灭杀了,还哪里来得及通风报信。”

    这时一个黑脸孔的汉子道:“你们那些消息都已经过时了。据最新的消息,三魔已经将蓝州六义的老大,老四、老六给杀了,只有三人侥幸的逃脱出来。”

    姓时与姓红的同时问道:“真的,他们就真的这么厉害?”

    黑脸汉子道:“这又用得骗你们么?奇怪的是那三义逃出来后,就没了踪影。”

    姓时的道:“别管那三义了,李兄,你将他们怎么被杀的情况说来听听。”

    这时其他的江湖人物都停止了喧哗,竖起了耳朵准备倾听他将这消息透露出来。姓李的黑脸汉子道:“这是黄州的那八位兄弟传来的消息。”

    姓时的问道:“是黄州八蛇么?”

    姓江的道:“时弟,你得小心着点儿,要被他们听到了,只怕有你好受的。”

    姓时的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姓李的黑脸汉子继续道:“黄州这八位兄弟得到蓝州三义的求助,自然是立刻就追上了山头,为他们报仇。却不曾想,嘿嘿……”

    姓江的问道:“怎么了?”

    “先是顺着他们的足迹,寻到了他们被猎杀的两处陷阱旁边。乖乖,那场面,真不是一般的陷阱能比,而是专门用来等他们上钩而设置的,就怪不得他们有侍无恐了。”

    “只见那现场全是箭枝,地上血迹满地,想必两处都有人受伤了。尤其是在第二处,那情形更是惨不忍睹。”

    姓时尖瘦汉子忍不住问道:“怎么一个惨法。”

    黑脸汉子道:“如若江湖上的朋友,为了钱财,而去追杀你,当你将他们杀了,会怎么处置?”

    “杀了就杀了,难道还要我帮他们收尸不成?”

    黑脸汉子笑道:“对了,大家都会想,杀了就杀了,何必管那么多。那你知道那三魔又是怎么对待死去的三义么?乱箭穿身,本就惨不堪言,那三魔还不放过他们,将他们的头颅斩了下来,还在他们脸上踩上了几个脚印,嘿嘿你们知道那脚印是怎么样的么?”

    姓江的与姓时的催道:“李兄倒是接着说啊,那脚印到底是什么样的?”

    黑脸汉子摇了摇头道:“你们绝对想不到的,那脚印竟是一个小娃娃的,长仅五寸!”

    姓江的道:“这又有什么奇怪的,听四虎说起,那二魔本来就是两个小娃,只有一个花白胡须的老鬼带着。”

    黑脸汉子道:“那你们有见过十来岁的小娃娃杀人么?而且还是这么狠的,死都不放过,还要斩头,再踩上几个血色的足,向准备打他们主意的人示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