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剑墓中的剑

    随着无法的命令传下,整个剑灵族都像是被上了发条的机器一般运转起来。(www.k6uk.com)

    他们为了七夜的机会几乎是动员了整个族群。

    上到德高望重的耄耋老者,中到精壮中青年,下到垂髫儿童,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这个时候都是齐心协力的贡献自己的力量。

    他们差不多搬空了整个族群的藏宝库,无法他们把自己多年积攒的资源全部不要钱似的往外撒,还有宁清秋这样的场外援助,就连丫丫都是把自己的小金库给贡献出来,这才算是凑齐了七夜列出来的那份所需封印资源的单子上的材料。

    封印这件事可不是上下嘴皮子一碰摆几个手印就完成了,需要许多珍贵的稀缺资源,还有数目庞大的基础资源,以七夜的力量把这些资源整合并且用于封印。

    剑灵族为了保证七夜的计划顺利实施,这个时候没有人心疼灵石和材料资源,个个绞尽脑汁的把自己抽筋挖髓,生怕达不到七夜的要求。

    好在最后还是凑齐了,其中几种极其珍贵的资源,比如说空虚水晶砂、七彩补天石、天一神水......等常人连听说都没听说过的封印所用的至高宝物,都是七夜自个儿掏腰包赞助的。

    对此,剑灵族更是恨不得为他肝脑涂地。

    宁清秋想,真的是一群可爱的人啊。

    这八字儿还没有一撇呢,就这么急急忙忙的表忠心了?

    世上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人海了去了,白眼狼更是一抓一大把,很多时候便是费尽心思手段帮助别人,很可能最后得到的不是感激反而是伤害,宁清秋虽然不是打着挟恩图报的旗帜来帮剑灵族的,但是遇到这样热心肠没心机付出所有信任的落难对象,总是更让人心生愉悦和安慰的。

    她没有去打扰七夜,无法果然是为七夜安排了一个绝佳的没有人打扰的环境,甚至是把方圆十里的剑灵族人都是赶走了,就怕弄出动静吵到七夜对于封印方案的设计,那小心翼翼的样儿看着就让宁清秋发笑。

    主要是七夜的住所随便设个手段都是绝对隔音的,哪里真的能够吵到他?旁的剑灵族人又有谁敢在生死存亡的时候去得罪这位大人物?

    都是避得远远的。

    宁清秋暗忖,那话多半是说给她听的,七夜不是说老说她在他身边就会影响他专注思考么,便是宁清秋没什么动静,他自己都是没办法忽略她的存在感,心思都是跑到她身上去了......

    于是宁清秋自发的跑到一边在剑墓里面游荡,她对这里的剑兴趣极浓,作为一个剑修追求剑就像是一个酒鬼爱着各式各样的美酒色鬼迷恋着百媚千红的女人一般,这样的追求是没有止境的。

    当然,她最想看的心心念念的就是秋水神剑,但是也许是近乡情更怯,也许是她还没有做好完全的心理准备,也许是知道秋水神剑目前有着镇压两界通道的重任在身,她不可能在这个危机时刻要求无法带着自己去见识见识剑灵族的神圣之剑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反正宁清秋没有提出要见识秋水神剑的要求,至少不是在这个时候。

    明天不是自然而然就能够看见吗?

    如果七夜一晚之后真的是拿出了封印方案的话,这样的事儿不是顺理成章?

    她到时候必定是要参与的,所以没有必要这个时候急吼吼的提出这样的要求来。

    那无疑是给剑灵族添麻烦,虽然无法族长应该是不会拒绝她这个小小的请求,但是宁清秋不愿意这样做,也不想这样做。

    看得出来,七夜也有些如临大敌,虽然他口头说得轻松,但是封印一个两界通道甚至是把它变成半封闭的单向通道,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便是理论上有可行性,七夜也是第一次操作,还真的是需要做点准备,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要求一整晚的时间来进行推导了,对他来说这也是很少有的体验。

    宁清秋摩挲插在地面的一柄残剑,此剑上甚至是有着斑驳铁锈,也带着深沉浑厚的气息,没有锋芒,却像是......沧桑的历史厚重感。

    剑墓中不是每一柄剑都是雪亮如新,剑墓的剑千奇百怪什么模样都有,每一柄,都是有着很久远的故事。

    它们有的来自战天斗地的英雄、有的来自行踪诡谲的刺客、有的来自仗剑天下的侠士、有的来自美貌绝伦的佳人,也有籍籍无名的凡人剑、有从未染血的书生剑、有堂皇正大的天子剑、有斩奸除恶的正道之剑......

    宁清秋抚摸它们,感受它们的气息,觉得自己心中剑道也更为圆满,以前她的剑太锋利太凌厉,如今倒是更为圆融,用出两仪太极之剑法将会是更加的得心应手浑然天成。

    这是进步。

    炼心剑在背后轻鸣。

    显然和她一般,非常的满足。

    她取下剑,用布帛轻轻擦拭,动作温柔细致,轻声说道:“炼心,你也在高兴见到这么多的伙伴吗?”

    炼心剑轻轻颤抖,像是在回应她的话。

    无法缓步走近她,嗓音温和:“宁姑娘的剑,当真是非同一般,十分的有灵性,便是在剑墓中,这样和主人心意相通还有极佳的成长型的剑也是少之又少的。”

    宁清秋点头致意:“此剑名为炼心,乃是我本命灵器,性命相修,我很珍爱它,它也很棒,陪着我经历了很多。”

    对她来说,炼心不单单是剑,还是伙伴,还是战友。

    是她生命里面的半身......哦,这个说法应该是安在七夜的头上,不然那个小心眼儿的男人会打翻醋缸的。

    她嘴角笑意柔软甜蜜。

    无法很理解宁清秋的想法,对于剑修来说他们一生中真正的属于自己的剑其实只有一把,她有炼心这样的好剑,确实该值得高兴和骄傲。

    他本来是打算送一柄好剑给宁清秋作为礼物的,毕竟剑灵族拿的出手的好东西虽不算少也并不多,且宝库还被搬空了,仓库里面大概是只能够跑耗子,眼前的情况最合适的礼物就是送剑,但是宁清秋的炼心非常好且很适合她,无法自然不会做多余的事儿。

    他来找她,是为了另一件事:“宁姑娘,我听霁月说,你对于秋水神剑非常的......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