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64章 更大问题

    第四天终于过去了,回到了房间,何凝烟躺下就睡,睡得很沉。(www.k6uk.com)四天时间,就那么多的事情,接下来的十一天,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

    灯亮了,有点刺眼,就听到起到隔断用的床帘被拉开,查尔斯的声音响起:“还睡着?我真佩服你们。”

    何凝烟睁开了眼睛,但灯光让她睁不大,索性就眯着眼睛:“几点了?”

    床帘全被拉开了,查尔斯站着三张床的前面,看着躺在床上刚醒的三人:“已经十二点了,这次真的要早餐午餐一起吃了。”

    眼睛终于能适应灯光了,看着查尔斯穿着制服正装,眼睛发红的样子。何凝烟打着哈欠:“你没睡好?”

    “我刚才处理完我父亲的后事。”查尔斯走到了沙发那里,背对着坐下。

    她一愣:“对不起,为什么不叫我,我也去送一下。”

    “不用了。”查尔斯坐在那里,也看不到脸上什么表情,声音很平静:“很多人都去送他了,这次还是让他盖着国旗,其他的能免都免了,反正他第一次死时已经享受过了。。。只不过,这次采取的是火化,骨灰埋在原来的坟墓里。我想他应该会赞同,不再被打扰第二次。”

    如果再来一次,后脑勺没了的都能复活,那么这画面更加惊悚,这样处置是得当的。

    何凝烟一时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安慰,还是莱尔开了口:“愿上帝保佑,使他得到安息,阿门。”

    她轻声安抚:“你父亲是真正的英雄。”死前还把詹姆士的话给套出来,录在监控上,从监控上看,那份临危不惧的从容是詹姆士所没有的。所以詹姆士不可能胜过老查尔斯,再杀十七八回,还是赢不了。

    查尔斯坐在沙发上静了许久,可能陷入了对他父亲的追思。趁着这个时间,何凝烟他们起床了。也不用穿衣服,他们一直是穿着衣服睡觉的。

    到门口平台上,去取食物,果然已经放着二顿饭了。

    每人一手一份餐的端着到沙发那里,将餐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

    “你吃过了吗?”何凝烟坐在旁边的小沙发上。

    “吃过了。”查尔斯微微侧头,带着掩饰不去的忧伤:“逝者已去,活着的人还需要继续活着,不是吗?”

    这才是正确的做法,看来不用花时间安抚了。她开始吃了起来。

    查尔斯看着三个人吃着,突然问:“死后的世界,是否真有天堂和地狱?”

    比尔反问:“死和活,有什么区别吗?不要说什么死后,现在外面的世界就是地狱。”

    一到晚上,到处都是靠吸食动物阳气的怪物。死后的地狱,可怕也不过如此吧。

    何凝烟想了想后,看着面前的食物,这里每顿饭都有肉、蛋,相比起来这里就是天堂。她轻声但很肯定的回答:“无论你父亲之前做了什么,这次一定会上天堂,更何况,他已经从之前的地狱挣脱出来,洗净了所有的罪。”

    老查尔斯曾经形容过地狱,那就是一次次的轮回,如同一遍遍重复着当时的罪,永远永远,无休无止。

    查尔斯愣愣地坐着,只有微微颤动的眼球,才显示出此时心中波澜。过了会儿:“你们觉得死后沉睡好,还是有灵魂?”

    三人答案是一致:永远的安宁。

    “难道死后还能看到、听到,不好吗?”查尔斯问。

    一次次的闯关,弄得身心疲惫,在大神区得到了一段时间的缓解。可现在又开始投入到这种类似世界末日般的关卡中去,有时人就是如此,只要眼睛还睁着,就要做些什么,哪怕不想做,有时也会去做。

    何凝烟回答:“如果是天堂,很好。可如果是无休无止的地狱呢?那么永远的安宁就是天堂。”

    查尔斯想了想,认可了:“是的。”

    她立即转了个话题:“现在詹姆士怎么样,是活过来了,还是烧了?”

    “正在审问。”查尔斯突然嘴角抿起笑意来,一丝讥讽的嘲笑:“就在我父亲住的实验室里。为了掏出东西来,安全局的人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她问:“死后复活的尸体,不知道有没有痛感。”

    “有,虽然不如普通人那么灵敏。”查尔斯说得很是解气:“用刀剃肉还是会疼,肚子上划一刀,抽出内脏再插上几刀,都死不了。”

    “这审问应该用拷问更恰当吧?”比尔有点幸灾乐祸,也明白查尔斯:“被困在老地方受刑,不知道再死了的话,会不会再去地狱。”

    此时此刻,老查尔斯被他再次打死的地方,也是他死亡的地方,接受着严刑逼问。

    只要不伤及头骨,就可以无休无止的折磨。只要过一会儿,牵头羊过去,让他吸一下,伤口会愈合,又可以继续玩了。。。地狱可能也没有这样可怕。

    比尔在旁边说着让查尔斯解气的话,这个詹姆士也确实太过分了,杀了老查尔斯二回,让老查尔斯一次比一次死得难看。这样的事情,也只有这个家伙做得出来。

    “吃完饭,带我们去看看。”何凝烟突然来了兴趣。

    “去看看?”查尔斯吐出一口气:“有时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反正我是看不下去,站了一会儿就走。小心看了之后,几天都吃不下饭。”

    “真的下狠手了?”她问。

    “嗯。”查尔斯确定。

    “有多狠?”她又问。

    查尔斯表情稍有不自然:“这样说吧,虽然我很恨他,但好象所有的仇,安全局的人全帮我报了。”

    对于杀父仇人,基本都是恨不得挫骨扬灰、千刀万剐。已经可以想象,安全局为了得到口供,用的是什么样的手段。就跟安全局头说的那样:虽然这个国家不允许用刑,但只是对于人类而言。

    何凝烟眉头紧锁,查尔斯看了出来:“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比尔拿着一个鸡腿啃着,嘴巴油光发亮:“已经知道詹姆士是为了出租冷冻舱,套取大量资金去组织军队,为什么还要这样狠整?詹姆士又没杀了他们的爹。”

    “呿,别说得那么直白好吗?”莱尔轻责后,想了想,好似也没找到合适的话:“反正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查尔斯看着何凝烟,何凝烟对着他点了点头,认可,她感觉也是如此。

    这下查尔斯倒吸凉气了,那就是说,这个背后肯定还有问题,也许是更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