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三章 意外之喜

    这位骨科门诊的老爷子最喜欢开玩笑,你越是反驳,他就越是来劲儿。(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唐慎已经不止一次和他打交道,早就摸清了他的脾气。

    见他开玩笑,也不搭话,面不改色地将人一推,“您老给瞧瞧。刚才又被人碰了一下。”

    这样的玩笑话,对于林微来说,不过就是小儿科。见唐慎神色变化,她明智地选择跟他一样的反应。

    笑眯眯地说道:“麻烦您了!”

    到了自己的专业领域,老爷子神色立即变得认真。检查了一番,有些感慨,“之前给你接骨的人手法老道的很呐!接骨及时,敷的药也不错,你这胳膊只要好好养着,没啥大问题。大概是刚才撞的那一下,略微有些偏移,我给你再正回来,打个石膏就好。”

    竟然没啥大问题?

    林微眨巴眨巴眼睛,有些遗憾。本想狠坑郑子成一把,现在没戏了!

    “大夫,要不要做点别的检查?”

    程亮到门口正好听到老爷子的一番话,赶紧问了一句。

    “咋地?还不相信我啊?”见程亮质疑自己的能力,老爷子脸色有点不好。“你随便去哪家医院看看,看我说的对不对。”

    年轻人,太不会说话!

    他老头子一个,做这一行也多少年了,说是这一行的泰斗级人物,那也绝对不是自吹自擂的。

    唐慎笑笑,“您老的手法,那都是教科书级别的。您说没问题,就没问题。”

    他带战友来过这里,自然知道老爷子的水平和脾气。见他不高兴,赶紧哄了一句。

    “还是你小子会说话!”

    老爷子被哄笑,指着唐慎笑骂了一句,又对林微说道:“三个月之后来拆石膏。这几个月能少动就少动,待会儿再给你开点活血化瘀的药。”

    说完,仔仔细细看了林微一眼,“啧”了一声。

    林微心头一跳,瞪大眼睛看着老爷子,生怕错漏掉他说的话。

    老爷子被林微的表情逗笑,“别紧张别紧张!我最近在跟楼上的学习中医的望闻问切,就是看你好像有点宫寒的症状……”

    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

    现在的大姑娘小媳妇,一听说宫寒,那简直就跟天塌下来一样,当场痛哭的都有。尤其是那些想要生儿子的人家,知道媳妇儿宫寒,那态度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这小姑娘可别哭鼻子喽!

    程亮闻言,眼神有些飘忽,这都是大姑娘小媳妇的病症,他都有点不好意思听。

    唐慎瞥了林微一眼,耳根子有点红。想要对老爷子说点什么,余光扫到诊室门口的两个人,就又住了嘴。

    倒是林微,听到这话,心头一动。老爷子不知道学了多久,就知道她有宫寒的毛病,想必楼上那位对这方面应该更厉害。

    真要是这样,倒是意外之喜了。

    于是开口落落大方地问道:“那是哪位大夫?”

    老爷子哈哈一笑,低头在纸上了写了几行字,递给她。“拿去!”

    林微接过纸条,一看上面的字,也笑开了,“多谢您老了!”

    纸条上除了那位大夫的看诊时间,就连喜好都写了出来,最后还加了一句安慰鼓励她的话。

    “宫寒不是大毛病,吃中药调理一下就可以了。你小子可不能因为这个和人姑娘闹不开心。”老爷子指着唐慎,一脸的严肃。“要我知道你欺负人家,等以后再来我这儿,看我不整的你哭爹喊娘。”

    当兵的娶个媳妇儿不容易,可当军人媳妇的姑娘家更不容易。孝敬公婆,带孩子,养家,还得忍受夫妻常年分离,受了啥委屈还没个地儿说,要多辛苦就有多辛苦!

    每次对着那些兵娃子,他总要多念叨几句。

    “他不是。”林微看唐慎尴尬到有点不知所措,赶紧解释了一句。

    “啥?不是啥?”

    “他不是我户口本上的那位。”说丈夫有点怪怪的,林微就换了个说法。

    “还没结婚呢?不着急不着急,等你调理好身体再嫁也不迟。”

    为证明清白,林微只好说道:“我连他名字都不知道!”

    老爷子也不知道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一直揪住这个结婚的事儿絮絮叨叨。

    林微一脸发蒙,脑子灵光一闪,这老爷子不是要撮合她和唐慎吧?

    唐慎脸是真黑了。

    郑子成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打完石膏,程亮去给林微拿治疗宫寒的药,林微就坐在医院大厅里等着。

    医院没有上辈子那么的高大明亮整洁,但却处处透着这个时代的朴素柔和。输液的铁架子,软皮管,掉了漆的长椅,怎么看怎么透露着可爱。

    当然,如果旁边没有郑子成的话,她会更开心一点。

    “你过来一下。”

    唐慎往林微面前一站,严肃地指了指外面。“我有事儿跟你说。”

    林微点点头,跟着唐慎就要出去。郑子成要拦,却发现自己没啥立场。

    “我叫唐慎。”

    在外面一丛冬青边站定,唐慎回头,对着林微来了这么一句话。

    郑重,严肃,没有一点玩笑成分。

    林微不由站直了身子,尴尬地点点头。

    她真的没想到这人会对这个那么介意。就是一个名字,怎么有种要提升到政治觉悟层面的感觉?

    “记住了?”

    能不记住么?这说话的声音都快能冻死人了!得多大的心才记不住啊!

    “记住了。”

    林微点点头,硬碰硬最不可取,对唐慎这样的,她还是不要拗着来。

    “不知道我的名字,你倒还敢给我人参。胆子不小嘛。”

    唐慎笑着,牙齿寒光森森。

    眼前这姑娘心是真大,人参都给了他了,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如果他是个骗子,不给后续的钱了,她上哪儿找他去?

    林微嘟囔了几句,看着他的病号服,好奇这人怎么会住院。

    这人身手不是挺好的么?之前问他,他还说一般人比不上来着。

    “应该快开学了,这寄钱的地址要不要变一下?”

    唐慎吓唬完人,态度变得温和起来。闲适地看着林微,这句话似乎是漫不经心问出来的。

    林微想也没想,张口就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