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五章 耍无赖

    程家的房子是三间老旧的砖瓦房,院墙是黄土掺着麦糠夯成的,最上面用茅草盖着,防止雨水冲刷太过,因此也还算是结实。(www.k6uk.com)

    厨房也是砖瓦房,但却要比住人的房间矮小很多。大门没有刷漆,简单的用几块木板子拼凑成,单薄而又毫无安全感。

    昏黄的光线下,显得温馨质朴。

    可也透着这个时代的通病——

    穷。

    正因为穷,所以连防护都懒得用心。

    林微赶到的时候,程家大门已经被人卸掉,孤零零地扔在了大门外。院子里一览无遗,凳子,水桶,就连白菜这些东西都被扔的乱七八糟,横尸地上。

    王云娘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哭嚎着,“还有没有天理了哇?弄大我家姑娘的肚子,还要退婚,你们程家亏不亏良心啊!我家姑娘哪里不好了?都怀着你们老程家种,你这当婆婆的都能狠心让她跪在你家门外啊!呜……我姑娘真要有个三长两短,我非吊死在你家门前不可……”

    “谁是你家姑娘的婆婆,你找谁去!别搁我这儿撒泼!”

    程姥姥气得要死,一大早上这王云就“噗通”往她家门前一跪,也不说话,只是不停地抹眼泪。要不是她看没菜了,想要到地头摘点豆角,还不知道这事儿呢。

    看她对着自家大门哭就问了几句,谁知道人家啥都不说,就问程亮在哪里。

    自从知道这姑娘跟人乱搞,程姥姥就不待见她。见她问起自家儿子,心里就防备着,直接就说自家儿子不在。

    谁知道这姑娘哭得更大声了,村里人本来就这个时候吃早饭,一看有乐子,几分钟就把院子围得水泄不通。

    程姥姥对儿子人品信得过,自然就厌烦王云的作态,说了句想哭就去别的地方哭去,让她不要对着自家大门哭,直接就关上了门。

    谁知道不到半个小时,王云娘就带着几个子侄过来了。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卸门。

    林泽早上去山里捡柴火还没回来,家里就剩下三个人,老的老小的小,哪敢跟这些骂骂咧咧的半大小子硬抗。怕伤到自己人,程姥姥就死守着自家的主屋,不让那些人进来。

    也幸好程姥姥上了年纪,那些人怕弄出人命,也不敢把人怎么样,见厨房没人守着,就把锅碗瓢盆全部砸了出气。

    林泽回来的时候,一见家里这样子,挥着一个胳膊粗的棍子就朝人抡过去。

    那些人一见林泽这狠劲儿,顿时乱跑一气。被打到的不干了,嗷一声就要冲上去,要不是村子里人见不得外村人在自家村子撒野,林泽怎么也得受点伤。

    因此院子里跟楚汉隔界似的,一边站着一方人,虎视眈眈地盯着对方。

    大家毕竟还要上工,谁也不可能一直守着程家一家子。因此程家湾的大队长发了话,要是敢伤人,直接让王家出不了程家湾。

    所以,也就有了后来她和程亮看到的恼人画面。

    程亮一进家门,就先是吓了一跳。

    结果还没等反应过来呢,就见一个女人飞扑过来,要不是程姥姥眼疾手快拦在两人中间,估计他就被人给抱住了。

    “娘,就是他们在咱家耍无赖?”程亮一看清来人是谁,顿时火冒三丈,指着王云娘道,“我敬你是个长辈喊你一声婶子,可你瞧瞧你还有个长辈样子吗?我家怎么你们了,竟然敢打上门来!”

    还怀孕?这是硬要赖上他不成?

    别说怀孕了,他连手指头都没动王云一下!

    就连俩人走一起,他都隔着一米外的距离,都这样子了,他怎么让她怀孕?当他是神仙不成?

    “亮子,不是婶子不讲道理。我家王云都怀孕了,你要是个男人你就担着,别没个男人的样子!”王云娘见没啥人守在程家门前,终于说出了实情。“不要彩礼也成,你总不能让我家王云怀孕住在娘家吧?”

    不说怀孕,程亮可能还好说话。一听王云娘这样说,程亮指着王云直接说,“你娘这是为你来闹的吧?你拍拍自己的良心,这事儿是我程亮做的吗?”

    早知道有这一桩事,他当初就应该好好看清楚那个男人是谁。现在他要是说这事儿是别人做的,也找不到那个所谓的“别人”。

    王云见程亮说话毫不留情面,不由瑟缩了一下,还是哭,不说话。

    这可怜兮兮的样子,弄得她娘火气,一巴掌拍到她头上,“哭哭哭!你就知道哭!啥事儿你说清楚,我就不信这事儿没人管!那可是老程家的孩子!”

    “姓王的,你嘴上放干净了!啥叫我们老程家的孩子?这没嫁进门就想忘我儿子头上扣屎盆子,也得看我们同不同意!”程姥姥气得直喘气,抓着扫把指着王云娘骂道,“我家儿子我知道,你家闺女是啥人你清楚不?说出来也不怕丢人现眼!”

    程姥姥的意有所指,让王云娘怒火冲天,嗷一嗓子,冲到程姥姥面前,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程姥姥的鼻子开骂:“你个老寡妇才搞三搞四!欺负我闺女人老实是吧?不要脸!呸,老破鞋!”

    听她啥话都往外说,程姥姥毫不客气,一扫帚拍到王云娘脸上。

    “你也是个寡妇,说这话也不觉得亏心!自己姑娘不好,还不容别人说了是吧?你有本事你去问问你姑娘那奸夫是谁!”

    程姥姥一动手,王云娘楞了一下,随即哭喊着,张牙舞爪地往程姥姥身上扑打过去。程亮人高马大,一把揪住王云娘甩一边,“滚!回你们自己窝里横去!”

    女人打架,如果男人不动手还好说,只要动手,那就是男女混合双打。

    王云娘带来的几个子侄一见程亮动手,顿时不愿意了,捡起地上的板凳就要砸人。

    “都给我住手!”

    林微早就防着这个情况,一见要打起来,左手抡着搪瓷洗脸盆就往中间砸。

    “哐当”一声,气氛顿时一静。

    “谁敢动手,就别怪我不客气!咱倒是可以看看谁快!”

    手里拎着一把菜刀,林微一步步靠近王云。

    王云瞪大了眼睛,尖叫一声往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