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两百一十四章 阴阳怪气

    从进林峰办公的地方到在这边翻译资料,也不过才四十分钟的时间,林微就被人喊了出去。(看啦又看小说)

    她以为是那边有了结果,一边诧异,一边赶紧跟着来人走出房间。

    “这位同志,咱一边说一边走。”来的是一个小战士,脸上带着几分焦急,“是这样的,您带来的那个孩子情况不太好。”

    不太好?

    “什么问题?”

    林微皱眉,赶紧问道。

    这孩子她带过来的时候一直是昏迷状态,真要说具体情况如何,她也就能断定他发烧,可能没有那么严重的肺炎而已。

    “这孩子之前不是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吗?”小战士见林微点点头,才继续说道,“我们把孩子弄清醒之后,他就一直哭闹和呕吐,怎么都哄不了。加上他发热的症状,我们猜着,这孩子可能会有脑膜炎。”

    脑膜炎?

    林微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她虽然不知道以现在这个医疗条件,有没有专门应对脑膜炎的药物,但也知道这种病的严重性和紧急性。要是稍加耽搁,可能这孩子脑部就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一辈子就完了。

    没等林微说话,小战士继续道:“部队里面的医务室,针对孩子的用药本就不多。再加上这孩子还需要进一步检查,所以尽快送往大医院才是最保险的。”

    “部队有车吗?可以送我们去医院吗?”林微急道,“从这边到省医院距离太远,如果没有车快速送达,而这孩子又真是脑膜炎的话,恐怕会延误病情。”

    她也是之前回头才看到这孩子的脸,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这孩子烧了几天。要是昨天的事儿,那倒还好说。真要是烧了三四天,可真是凶多吉少了。

    “有车!有车!”小战士见林微着急,立即小跑起来,“我来的时候,他们就去开车了,现在估计已经在部队门口等着你了。”

    一听小战士如此说,林微立即加快速度。

    到了门口,果真已经有辆军车等在门口。见林微过来,里面的人赶紧招招手,“这边,快上车!”

    林微二话不说,迅速上了车。

    也许是长时间未进食,这孩子已经呕吐不出什么,只是干呕。不呕吐的时候,就是哭,声音已经哑了,嘴巴上面也有点起皮。一个看起来军医模样的男人,不时用棉签弄点水擦在他的嘴唇上。

    见林微上来,立即问道:“这孩子发烧有几天了?”

    “不知道。但是从我盯着这伙人到把孩子从人贩子手里买来,也有了差不多两天的时间了,期间孩子除了喝点水,并没有进食。”

    她知道的也有限,只能把自己知道的给说了,其他也是无能为力。

    “怎么不报警?火车上不是有乘警吗?”男人声音严厉,“再不济还有公安局!想当英雄,也得掂量一下事情的轻重缓急!”

    林微见他这么说,脸色立即沉了下来,抿着唇不说话。

    被人贩子带着的这几个孩子,她只能看到那几个大的是个什么情况。这俩小的,都被包的严严实实,她连脸都看不到,怎么去判断孩子有无异常?

    再说,就凭那些人贩子说的话,就凭他们旁若无人的进站,她也不得不掂量一下,这里面他们疏通没有疏通关系。层层顾虑下来,她能想到也只有这个办法。

    不管她的做法是否成熟,他凭什么就这么指责她?

    可真要是跟他争辩什么,她也没什么心情,索性沉默以对。

    见林微俏脸布满阴云,男人皱了皱眉,收回视线,继续关注着孩子的情况。

    车子一路疾驰,终于在省医院门口停下来。

    男人沉着脸,抱着孩子迅速下了车,头也没回,径直往急诊那个地方跑去。

    林微深吸一口气,尽量无视这个军医的低气压,迅速跟上去。

    有了军人跟着,这一路检查算是畅通无阻。

    检查过后,医生很肯定地告诉他们,这孩子就是脑膜炎。

    “果真是脑膜炎?”那军医模样的男人看着医生,皱眉问道,“是不是细菌性的脑膜炎?”

    他是穷人出身,对于这种病有着切身的体会。有钱,这病还能努力一下。没有钱,要么等着孩子死,要么等着孩子变得呆傻。

    “不是细菌性脑膜炎。”医生赶紧说道,“这孩子得的这种脑膜炎是可以治好的,也不太严重。如果没什么意外,以后不会有什么并发症后遗症。虽然现在没有完全针对性的药物,可几种药物联合治疗,也是能达到治疗效果的。”

    医生说着,看了林微和男人一眼,“你们是他的父母吧?这孩子要住院,你们赶紧去办住院手续。”

    一听这话,男人看了看林微,林微立即心领神会,“医生您尽管放手治疗,这治疗费不用担心,我这就去办理手续。只是这孩子并不是我的,他的基本信息无从得知,怎么办理还请您给想个办法。”

    她不是圣母,也不是什么同情心泛滥的人。只是觉得在她有条件有能力的情况下,对一个处在危险之中的稚子冷酷无情,视而不见,太难太难。如果今天她做到无视这个孩子,她能肯定自己这辈子再也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那我写个纸条,签个字,给你带着。”男人一边说,一边把别在白大褂上的钢笔取下来,刷刷写了几行字,然后递给林微,“给你,你到那边办理手续的时候再说明一下情况就好了。”

    “谢谢医生。”

    林微接过纸条,迅速看了一看,发现上面的字儿几乎没认识的,就收回视线往外走。

    “小刘,你去帮忙。”军医见林微往外走,示意小战士跟上。

    林微已经习惯了这人的阴阳怪气,所以对此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她在想,她的钱只有极少部分在挎包里,大头都在腰部暗口袋里,今天给了人贩子钱,想要办理住院手续,估计得从腰部口袋里再拿点钱出来。

    四下张望了一下,快速往卫生间那边走。

    这大庭广众之下,大刺刺的掏钱,终归是不好的,她得找个隐蔽的地方。我不白说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