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五十一章 该有的责任

    “下周吧。(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林微想了下,肯定道,“下周日的早上九点,你们来这边,我到时候把翻译好的东西给你。”

    这些东西,真要翻译应该并不困难,主要是一些医学名词,到时候可能需要查资料,并对相关词汇进行对比确认。为了给自己留的时间宽裕一些,不把自己逼的那么紧,她就定了一周的时间。

    “好好好!那就辛苦你了!”男人一脸喜色,“周日我一早就来,指定不迟到!”

    林微笑着点点头,“那好的,下周见。”

    目送这人离开,林微才又往校园里走。

    旁边目睹了这一切的人,又羡有妒地看着她,恨不得自己也有这能耐,去代替她赚了这个钱。

    有些胆大的,认为自己能力不差的,则走上前去,询问林微这翻译的活儿从哪儿接。

    林微看着眼前殷殷看着她的几个人,有些头疼。

    这翻译的活儿是人家找上她的,她根本就没怎么样。可真要跟他们说,这活儿是人家找上她的,估计不出半天,学校里就得传某某班某某人狂妄自大,自私自利等等之类的了吧?

    正要实话实说,可不经意扫过某两个人的穿着,她又改变了想法,咬咬唇,斟酌着开了口:“如果可以,两周后的下午你们去图书馆等着我,到时候咱们详谈。”

    “不能现在吗?”

    着急的一个立即问出声来,看着她,似乎恨不得今天就有活儿干。

    林微点点头,“如果大家有想法,那就两周后的下午图书馆见。成与不成,我现在还不能肯定。所以,还不方便说。”

    她只是有一个想法在脑子里,真正去实施,还要综合各方面考虑,最重要的是找的几个老师,问问他的想法或者看法。

    “那先谢谢你了!”

    一个看起来颇为秀气,穿着乡下自己做的典型的方口布鞋,灰蓝色褂子裤子的女孩看着林微感激道:“那天我们需要做些什么?需要提早做些什么准备吗?”

    这个女孩,就是让林微改变想法的那个。见她如此说,倒是生了一点好感,微微笑道:“也不用特别准备,只要一支笔几页纸就好。”

    真要是成了,她也得了解一下他们的专业水平才能定下大致人选。这些人里面再筛选一下,就是以后可以做事儿的人了。

    “好的,两周之后我一定到。”

    “我也是。”

    “你一定要来啊。”

    “不管成与不成,都给我们来句话。”

    ……

    从那群人里面出来,林微想了想,直接去了图书馆。

    她挎包里有纸和笔,趁孙城固他们还没来的时候,她可以好好完善一下自己的想法,把重要的几点先列出来,到时候可以跟几位老师讨论讨论,然后把解决的要点记下来。

    其他的,现在想不出,也可以假设一下会遇到的问题,然后想一下对策。当然,通常都是从进行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她也不可能在没开始之前就把所有的问题给想到。

    林微往图书馆去,有几个人就一直跟着她,似乎想看看她要做什么,然后从中得到一些先机,好提早做准备。

    她全当不知道,随他们去了。

    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到了饭点,直接过去吃饭。

    她本想在图书馆把两周后要测验的试题写出来,可后来一想,这还是没影儿的事儿,就搁了笔,等着跟孙城固他们商量一下再看。

    认真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

    找了个孙城固和陈士林都空着的时间,林微才拿着几张纸去找两个人。

    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之后,林微就等着两位老师发话。

    孙城固有些犹豫,“这个想法好是好,可是实现起来有些难。你也是知道的,这个翻译的活儿不是谁想做就做的,这里面有时候还牵涉到保密。”

    “这个就先不说了。关键是有些人就是冲着免费来找我们的,真要是收钱,这脸真拉不下来。”

    是,他们这个活儿是赚钱。可是,人家凭着脸熟想让你帮忙,你也不好意思拒绝,不好意思收费不是?再说,万一哪一点翻译不好,丢的可都是他的脸啊……

    “我倒是觉得不太难。”陈士林想了一会儿,说道,“我们这些老师时间有限,有些人上门想要帮忙翻译一些东西,有时候真是忙不过来。与其拒绝,倒不如给同学们一个机会,既可以赚钱贴补一下家里或者自己,又能得到实践。等以后他们工作了,也能尽快上手。”

    “可是学生有那么多,咱俩手头的资源根本不够分的好吗?”孙城固被陈士林说的有些动摇,可还是提出最关键的一点,“再说,这些学生专业水平良莠不齐,万一哪个关键词给翻译错了,这责任咋办?”

    让学生负责?

    他于心不忍。

    自己负责?

    那就掉了学校的名声了……

    “到时候集合一下几个老师的资源,给同学们分去一部分,也不是不可能的。”

    说着,陈士林也有点发愁,“这个责任问题,说实话,我也没有啥好办法……”

    林微看他们陷入沉默,这才开口,“交叉校对,层层签字,责任共担。”

    孙城固:“……”

    “你这是——”陈士林有些惊讶,“连坐?”

    不过,这倒是个好办法,可是——

    “你要是这样做了,还有人愿意加入你这个社团吗?”

    听他这么问,林微笑了一声,“所以啊,到时候留下来的人,要么真正有才华,要么真正有担当。这简直就是天然筛选人的一种方法。”

    孙城固一见风险问题解决,倒是想起来一件事儿,“万一有事儿,这些人死活赖账不承认怎么办?”

    “签责任书。嗯,还有保密协议。”

    她上辈子也没深入到这些里面,每一步只能自己摸索。而现在,她能想到也就只是这些了。

    “行。你放手出你的试题。这个对外宣传的事儿,我们给你解决了。”

    孙城固问完自己最关心的几个问题,见她考虑周到,也就没了啥犹豫的地方,点点头说道,“不过,我还是希望,如果有比较重的文件资料,你即便是不参与翻译,也要过过目。”

    “老师,您放心。这事儿既然是我起的头,我当然要负起该有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