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二十六章 索要聘礼?

    这是被抓个正着啊!

    唐慎心头暗暗发苦,正想说两句缓和缓和,却猛然想到越描越黑这个词儿,索性闭紧嘴巴不吭声了。(www.k6uk.com)

    刚才他确实是有动武的意思,谁叫袁飞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来着?

    想是这样想,但不管如何,被她当场抓住,遭她几句问责也是应当的。

    心里正想着怎么让她消气呢,却发现,现实跟他想的有些不一样……

    她没看他!

    林微拎着药,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走向袁飞,“这外边太冷,进屋吧,我烧点热水给你洗洗脸,然后再抹药。”

    他那脸上也不知道在哪儿蹭的,有不少灰尘沾在上面,不清洗一下,直接抹药肯定不行。

    还好她带了一些洗漱用品,屋子里也有老先生留下来的一条干净毛巾,正好派上用场。

    说着,就去开门。

    进屋啊?

    袁飞听林微这么说,赶紧看了唐慎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浑身汗毛立马倒竖!

    老天爷!

    他从小到大,就没见过唐慎这大爷有这么难看的脸色!

    一时间,浑身的皮子又疼了起来,尤其是脸!

    脑子里想象了一下唐慎下黑手打他的场面,袁飞当机立断,在林微开了门,回转身的那一刻,一把抢过她手里的药,脚底抹油,直接溜走。

    “嫂子,不用了啊!我皮糙肉厚的,可没有这么娇气!”

    说着,边跑,边扬了扬手里的药,“谢谢嫂子!有这些药,我回去自己抹抹就成。唐哥假期不多,你们俩有空好好处处。”

    他都明确投诚了,唐慎以后总不会揍他了吧?

    再说,他都喊嫂子了,也能说明他对林微没啥歪心思了,对吧?

    袁飞一边泡,一边给自己做着心里建设。

    “……”

    林微站在大门正中,看着袁飞一溜烟没了人影,心里万分无语。

    这才余光扫了唐慎一眼。

    呵呵!

    还挺有能耐!都把人打成这样了,人还替他说好话。

    收回视线,林微转身进了院子,随手就要把门关上。

    那意思,竟然是要把他关在外面的意思。

    唐慎一直注意着她,见她如此动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拎起车子,一个箭步到了林微面前。

    一只脚塞进门里,卡住她关门的动作,一手扶着门,冲她笑得无比灿烂:“你忘了我了!”

    这小妮子是要把他关门外啊……

    “出去!”林微手下用劲,皱眉道,“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她还没给他甩脸子呢,他就巴巴凑上来,一副要抓奸的样子!

    竟然还翻墙进她的四合院!

    还把自行车给驮了出来!

    当谁没脾气咋地?!

    刚才有人,那是给他面子才不发作,现在没人了,她就照着自己性子来,谁还能怎么地她不成?

    “自己人,客气啥!”唐慎一脸正经,“你不跟我客气,那才是把我当成自己人!”

    林微:“……”

    谁跟他自己人!

    这脸皮,厚出境界了吧?

    沉默了一会儿。

    “你走开!”林微去踢他的脚,结果却无法撼动他半分,气得俏脸薄红,“这是我的地盘!我不让你进,你就没资格进来!”

    “你的地盘?”

    唐慎霍地看向她,眼神冷地掉着冰渣子,咬牙道:“我没资格进去?嗯?”

    最后一个字,威胁意味浓郁,似乎只要林微点点头,下一秒,他就能把她的脖子咬断一样,十足的凶狠嗜血!

    被他这么看着,林微脑子轰了一下,眼神就有些慌乱。

    她、她这话没毛病啊!

    除了她,没谁能不经过她的允许进来!

    这样一想,起初的慌乱就渐渐消失。

    见他瞪他,再一想到梁芜茵还用她喜欢的玉葫芦来挑衅她,心里怒气上来,梗着脖子,气死人不偿命地叫嚣着:“房契上清清楚楚写了我的名字,怎么就不是我的地盘了?我的地盘,我说不让你进,你就是没有资格进!”

    军人的纪律是啥来着?

    林微脑子快速回想,结果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呢,就见唐慎往门里又挤进去了一些。

    “唐慎,你个——”

    话还没说完,就见唐慎眼睛一瞪,冲她吼道,“林微我告诉你!你别把聘礼不当聘礼!你要敢不承认,咱们就上军事法庭!”

    聘礼?

    军事法庭?

    林微楞了一下,气笑了。

    眼里一下子结了一层冰。

    相处了那么久,她竟然不知道唐慎是这样的人,一言不合,就要要回送出去的东西!

    “聘礼是吧?”林微门也不关了,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你送来的东西都在我租的房子那儿,除了军大衣拿出来穿了一次,其他的东西我都还没动过。既然你这样说了,我也不会强行留下来,过去全部拿走吧!”

    “至于军大衣,因为穿过一次,我可以等价赔偿。”

    林微越说,声音越冷。

    想到什么,立即抬起左手,看了一眼才戴了几天,已然习惯了的女式手表,伸手就要去解表带。

    这手表是他送的,也没必要再戴!

    还吧,还吧,都还清了才好说!

    呵,幸好之前她自己买的那个手表还在……

    一时间,林微有些心灰意冷,更是对自己看人的眼光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质疑。

    唐慎完全黑了脸。

    他什么时候说要把送出去的东西要回来了?又是什么时候让她产生了如此错觉的?

    见她脊背挺直,满脸倔强,把自己与别人完全隔开的样子,唐慎心头微微一震,蓦地有些说不出的心酸。

    这丫头!

    说着,把车子往门内一送,腾出手来把某人一把抱起,进了院子,转身两脚把门关上,这才把人给放下。

    他直直看着她。

    她也毫不示弱地看着他,眼里没有一丝恨意,就那么淡淡回望着他。

    唐慎看着看着,心头一软,把人直接搂紧怀里,大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将她埋在自己胸前。

    林微冷不防他有这个动作,愣了一下,随即挣扎了起来。

    怎么?

    说了那样的话,现在还想和好?

    林微见他不放开,屈膝就要撞向某人某处!

    她脾气不好,有这动作也是他逼的!

    不能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