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四十九章 强取豪夺

    “所以,这外汇券就成了紧俏货!”

    孙芳说着,话头一转,“林微的翻译水平很高,再加上老师的看重,一些社会人士也会来找她翻译资料。(www.k6uk.com)我估计你看到的什么校门口的男同志,就是这些人了。”

    “那些都是有一定身份的人,面对小辈,和气一些,关心一些,我觉得没什么。”

    孙芳没给林明月一点面子,最后又总结了一句,“我看,那些人就是嫉妒,才传出这样的话。”

    刚才做饭的时候,她听见院子外面有车子启动的声音,也不知道两人做什么去了。但不管怎么说,唐慎和林微之间的事儿,她来说不合适,而且也不适合这个时候来说。

    林明月那话也不过是听来的,而林书霞也是听来的,见孙芳说的头头是道,哪里有底气来反驳什么。

    人底气一弱,就显得缩手缩脚。

    林老爷子盯着林明月,满目狐疑,想着有外人在,也不好再说什么,喊了林明月就往外走。

    他觉得闺女不对劲儿!

    很不对劲儿!

    老爷子一走,程曼一脸的喜气,“学校老师真的很看重林微?”

    大学里的老师,那可都是真正有能耐的人,真要是被他们看重,闺女这一辈子都不用吃苦了!

    孙芳见她这样欢喜,想了想,挑了一些学校生的事儿给她听。

    几人在这边说的火热,林微那边也是一样。

    唐慎开着车,一路到了镇子入口处,一个急刹停下车,随后按住林微就是一顿好亲。

    这一回去,不知道俩人什么时候才能再见,想到这儿,唐慎心里就猛然涌起一股把人拆吃入腹,再不分开的冲动。

    越是这样想,动作就越是狂放、狠重。

    王八蛋!

    他这样重的力道,让她回家怎么交代?!

    被他这样压着,林微也就两只手还能活动。见挣脱不开,只好用手去拧他腰上的肉。

    唐慎以为她呼吸不畅,微微松开她的唇,看着她潋滟的唇色,低低喘息着。

    嘴唇好疼!

    林微才喘匀气儿,就见某人又低下头,灵利侧过脸,气急败坏地吼他。“你就不能换个地方亲!”

    唐慎怔了一下,随即从善如流,冲着那白嫩的耳朵而去,结果却在快碰触到那耳垂的时候停了下来。

    那是——

    想到什么,唐慎二话不说,直接抬手朝目的地进。

    林微感觉不对劲儿,扭过头朝他看去。

    一见那动作,暗叫一声不好,翻身就要闪躲。

    她的动作再快也快不过唐慎,几乎是眨眼间,就被唐慎制住。

    “唐慎,你要是敢,我和你翻脸!”

    见他扒她领口,林微挣扎更是厉害。

    唐慎在她脸颊上啾了一口,手指一勾一挑,东西就到了手上。等看清是什么,咧嘴一笑,二话不说,据为己有。

    林微冷睨着他,不说话。

    他一只手就能制住她,她挣扎也没什么用,再说,东西都到了某人手里,她挣扎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这个给我。我保证回到都送你一份大礼。”

    唐慎恬不知耻,直接把东西戴到了脖子上,趁着林微扑过来,一把抱住她,满脸严肃地说道。

    “我不要!我只要这个!”

    林微简直要气死,这坠子可是她仅有的一块和田玉做的。

    当时老人打磨出那块玉料,当场就定下了手稿。和田玉多是白色,但也有些泛青的地方,所以成品就是一个比之前更圆润的玉葫芦。它旁边还有一个稍小的淡青色小葫芦,就像是一个小奶娃从一个大人身后悄悄探出头来,满眼好奇地打量这个世界。

    对峙片刻,见他没有还给她的迹象,手脚又被他控制住,林微冷笑一声,照他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

    唐慎身子一绷,不敢说话,任她咬着。

    林微这一口够狠,等她觉着腹部被什么顶着,满脸通红地推开他的时候,唐慎脖子里的齿痕处已经冒着血丝。

    “我,”

    清了清嗓子,唐慎舔了一下唇,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林微冷着脸看他,强盗!土匪!流氓!

    “咳咳!这样好了,等结婚了,我再把这个玉坠子还给你。”唐慎凑到她面前,无赖道,“就当这是你的化身,给我聊以慰藉?”

    呵,算盘打得不错!

    林微鼻子出气儿。

    等到那时,美人在怀,他还能想起来这玉坠子才怪!

    唐慎被她看穿也不尴尬,嘿嘿笑着,才笑了一半,顿时一僵。

    坏了!

    刚才走得匆忙,满脑子都是军令如山,忘记跟岳父母和大舅子告别了……

    “猫——”

    唐慎俯身,巴巴看她,才说出一个字,林微喷了。

    “不许叫这个!”

    当初她十分恨这个小名儿。农村猫狗成群,相比狗需要喂食,猫反而最常见,因为不用喂食,又能保护粮食,所以旺山村一度野猫泛滥。猫一多,问题就出来了,有些猫不去抓老鼠,反而去吃村里人挂在房顶上的东西,最后被追着打,更不受人待见。

    虽然家里的解释是取这个名字想好养活,但她那个时候总觉得自己跟村子里的猫一样,不招人待见,可怜低贱。

    后来到了城里,才知道人们是那样精养猫和狗的,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这是字儿也可以当**称。

    “那媳妇儿,能不能拜托你回去的时候跟岳父母美言几句?”

    唐慎又凑近了她几分,“千万记得别现在说咱俩的事儿,我得留个好印象,下次正式上门拜访。”

    说着,心酸地抹了一把脸。

    原本想着,这次回来搞定岳父母,然后回到部队立即打报告,再然后就双方家长见面下聘,最后以最快的度结婚的……

    “……”

    林微睨着他,嘴角弧度带了几分恶劣。

    抢了她的东西,还想让她做事儿,感情好处他全占了!

    “东西还来,帮你美言。”林微推开他凑过来的俊脸,皮笑肉不笑地道,“别忘了,我已经送你一个了。”

    说了两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