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六十六章 我要举报

    这一看清屋里是什么,顿时倒抽一口凉气。(看啦又看♀小说)

    娘诶,她看见了什么?

    布!

    跟个小山一样的布!

    她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布,哪怕是镇子上的布店!

    她咋敢?

    作孽啊!这要是被人看见,那可是要挨斗的!

    不行,不行,她得去举报,让革委会的人看到自己的正义和与资产阶级作斗争的决心!

    “我去镇上一趟,看看衣服最好没,顺便再看看要不要买点别的,你们看好家。”

    一回到院子朝着坐在堂屋门口的人说了一句,不等回话,匆匆收拾了一下就立即往镇子上赶。

    镇子规模不小,人口也不少,所以来往镇子和市里的车次也变得多了点。

    此时是下午四点多,正是人昏昏欲睡的时候,见一个用围巾把自己的脸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进来,办公的人也没觉着奇怪。

    自从国家决心平复冤假错案,来举报的人越来越少了,即便是来举报,那也缩头缩脚,不敢露出正脸来。

    他们,都习以为常了。

    “同志,我来举报一个人。”

    声音一出来,办公的人立即挑了挑眉,原本以为是个中年妇女,没想到是个老太太。

    把笔一拿,摊开纸,找了个散漫舒服的姿势坐着了,才开口道:“举报谁?被举报人的家庭住址是哪里?举报他什么?”

    “我举报林微,她——”

    来人还没说完,就被办公的人打断,“你说谁?林微?那两个字儿?”

    “是、是林微。”来人瑟缩了一下,拉了拉围巾,紧张地有些结巴,“我没、没读过书,不知道是哪两个字……”

    不知道?

    办公的人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会儿,才慢慢说道:“这个林微是哪里的人?”

    “旺山村的!是旺山村的人!”来人说着,比了一个指头,“我们村,就她一个叫林微的,没人重名!”

    “呵,这倒是。”办公人员一边在纸上写下举报信息,一边说道,“下边的村镇啊,不是叫狗蛋翠花,就是叫爱国红霞,喊一个名字,能出来一大堆。这人名字听起来,倒像是读过书的人家取的。”

    真要是她们村就一个叫林微的,那就免了他们的人力,直接俩仨人过去,就能把这事儿搞掂了。

    也不知道这林微得罪了谁,今儿,这算是第二个来举报她的人了。

    还几乎是前后脚的功夫……

    “说吧,旺山村几队的,几号院子?”

    “我们大队的,四号院。”来人小声说完,强调了一句,“同志,我就举报林微,不举报别人。这事儿是林微一个人干的,跟别人不相关。”

    呵呵,办公的人笑笑,不置可否。

    “好了,你要举报她什么?”

    “她搞资本主义,囤积生产资本!”那么多布,就是把她们镇子上的布都集中起来,恐怕都没林微带回来的多。

    “囤积生产资本?”

    “对,就是囤积生产资本,满满的一屋子的布料,满满的!”

    办公的人低头,把这些写在纸上。

    真要是像这个老太太说的,就跟之前那个人说的不谋而合了。

    之前举报的人说不清林微弄了什么,只说是满满一卡车的东西。这倒是和老太太说的一屋子的布料有点搭边。

    只是现在已经快五点了,他们也要下班了。如今快过年,哪家哪户不忙?

    “行了,事儿我记下了。你先回去,我们会尽快过去!”

    办公的人话一出口,来人就是一愣,“啥?你们不现在过去?”

    “哈!现在过去?”办公人员一指身后挂的高高的时钟,“老太太,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你不吃饭,你没啥事儿,那是你。我们可要下班了!”

    见办公的人这样说,来人急了,“我不是老太太,我就是伤风,声音哑。还有,同志,您要是现在不去,万一她把东西藏起来咋办?那就抓不住她了!”

    “老太太,这是你办公呢?还是我们办公啊?跟你比起来,我们更有经验!好了好了,你也别说了,我们明儿一早就过去。就这样,你赶紧走!”

    之前那位举报人说的比较清晰,时间啥的也捏的很准。

    他还真不信,那林微早上四五点拉了东西回来,还卸货卸在自家屋子里,一个晚上的功夫就拉到别的地方去了!

    来来回回的装装卸卸,当好玩不成?

    “同志,你——”

    “别同志同志的了!你赶紧走!”

    办公人员脸色一沉,老太太也不敢说什么了。再想着刚才这人说的时间,扭头就往外边走。

    她得走了,再晚,估计回家不好说。

    来人一走,办公的人顿时哄笑开了,“哟,今儿倒是稀奇了,竟然有两个人前后脚地举报一个人!”

    “那只能说这人倒霉!”

    “哎,别说倒霉不倒霉了。我就觉得这老太太是个来闹笑话的!”其中一个人撇了撇嘴,笑得一脸得意,“就她那声音,明明就是一个老太太,还非要说什么伤风了,笑不笑人?咱们经了那么多事儿,还能拿不准这个?”

    “就是,我刚才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别说你,就是我也一样,傻眼了。这老太太就是给人找乐子的!”

    几人说笑了一阵,突然有个男人说道,“但是前一个,我觉得就是一个小姑娘,要么就是个二三十岁的小媳妇儿。”

    “嗯,声音故意压低,捏着嗓子说话,可听起来也是个年轻人。”

    几人突然来了兴趣,开始脑洞大开的分析这两个前后脚过来的人的年龄。

    说到兴致高的地方,突然闯进来一个提着公文包的人。

    几个人立即严阵以待,“这位同志好,这里是革委会,请问你要办什么事儿?”

    “我是下属镇子的镇长,找领导说件大事儿,关于咱们改革开放,展经济的大事儿。”1

    镇长说完,喘了口气,拿出自己写自己敲章的介绍信,“这是介绍信,同志你看看。”

    又是来要钱的?

    这一阵儿好多人来哭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