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零四章 先生

    天刚蒙蒙亮,林微就自动醒来,见旁边孙芳还睡着,就轻手轻脚的起了床。(Www.K6uk.Com)

    这一段时间,她早上晨读和找点什么翻译的习惯全被意外打断,如今回了首都,没有那么多的事儿来干扰,这习惯自然得捡起来。

    李启夫妇吃饭休息都有时间,昨天她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想着两位老人睡下,也没有去打扰。

    速度极快地晨读完,又翻译了一小篇报纸上的豆腐块,这才进了厨房。

    院子里靠近厨房的地方挂着两块肥肉均匀的肉,被风一吹,加上冷空气,外面颜色变得有些深,自然风干的肉比着咸肉,味道自然不一样,用途也多一些。

    厨房门口挂着几串豆腐干,摸起来硬邦邦的,看样子已经风干好。这东西被风干之后,韧性极好,也容易保存,比着鲜豆腐,别有一番滋味。

    早餐不想那么复杂,她看见了这两样东西,也没准备动手做。进了厨房,看了一下,先把粥和几个馒头弄上。

    正想做什么菜呢,看着旁边的大芹菜,突然想到什么,赶紧弯腰去橱柜下层摸索。

    有段时间,她见水芹菜比较便宜,就买了一些,连带着也买了一些姜块,韭菜,还有小辣椒。就是为了做点咸菜,早上好配饭。

    芹菜韭菜洗净,切成指节长短,分别找了干净的东西搁在阳光下晒着。姜和小辣椒切丝,也同样在阳光下晒着。等到外面的水分干掉,微微有些缩在一起,这才洗干净了手,把东西和盐揉匀,放进罐子里密封保存。

    通常半个月,一个月就能吃。现在过了一段时间,想必更入味了一些。

    把罐子放在灶台上,又把蒙着的一层薄膜撕掉,一阵鲜辣咸香的味道扑鼻而来。

    咽了口口水,林微赶紧找了个碗,又拿了一双干净无水分的筷子,把咸菜夹了一点出来。韭菜和芹菜不太好腌制,但隔了那么久,看那韭菜和芹菜的颜色,也知道这次腌制的比较成功。

    找到香油瓶子,稍稍倾斜,倒了一点进去,把咸菜搅拌均匀,长长吸了一口气,才忍着把视线移开。

    辣的,她还不能吃!

    不过,好在还有腌制的黄瓜和蒜苔,这两样对现在的她还能入口。

    天冷的时候,蔬菜不易保存,通常都是白菜萝卜,再不然加一些洋葱和晒干的倭瓜条。所以,在乡下,勤劳节俭的人们就想出了一个法子,把时令蔬菜腌制一下,等到了天冷吃腻了白菜萝卜的时候,就拿出来还好口味。

    这东西下饭,还省菜钱,天冷吃了也暖烘烘的,所以一般人家都做这个。

    家里也常做,只是这次匆忙,也忘记拿一些过来。好在给李启夫妇做的俩人还没拆封,到时候倒是可以拿一些。

    早上的饭没啥难度,弄好了三样咸菜,米粥也煮上,馒头也蒸上,没啥事儿才又到了院子里。

    才活动了一下手脚,伸展了一下身子,就听见李启那边卧室的开门声传来。

    林微整要凑上去,却见李启看了看她,没说话。

    这是?

    林微眨眨眼,有些不明白这是啥意思。但看李启的表情,着实不太妙,林微也不敢多想了,趁着他端尿盆出去的空档,赶紧站在他们卧室门口,十分虚心地等着他来。

    “先生。”

    林微见他放了尿盆回来,殷勤地喊了一声。李启闻言,也只是哼了一句,并不搭理她。

    “……”

    林微呆了一下,琢磨不透他什么意思,想着他进了卧室,也赶紧追了过去。

    “先生。”

    见王阿珍惊喜地看过来,林微紧走几步,上前握住她的手,笑得讨喜。

    “诶。”王阿珍也不问她为什么这么早回首都,只是催促着李启,“你去把东西拿过来。”

    林微看了李启一眼,见他沉着脸,不情不愿地去了书房,心里好一番猜测。

    等他带着一个长轴出来,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估计王阿珍想送给她礼物,而这礼物又是李启的心头好,所以李启才那么肉疼。

    要是以往,林微也就不收下了。可想到自己给他的那幅年代久远的真迹,还是开开心心接过了他手里的卷轴。

    李启:“……”

    这孩子平时那么懂事儿,现在竟然还不谦让一下,直接就收下了?

    王阿珍拍拍林微的胳膊,笑得慈祥和蔼,“这幅字画收藏了很久,年头还算可以,上面的字体比较适合你,你仔细琢磨琢磨,应该会有很大的收获。”

    跟李启和王阿珍在一起,林微并不用考虑太多,所以卷轴到手,她直接就打开了。

    卷轴一打开,看到上面的字体,又看了笔锋承转,点点头,脸上透着一些抑制不住快开心,“这东西我喜欢。”

    王阿珍见她脸上表情愉悦,拍拍她的手,笑道,“喜欢就好!这字画得来不容易,好好保存。”

    说着,看了李启一眼,转过来的时候,林微赶紧点点头。

    就看李启那表情,这字画要不是他的心头好,还真就不可能!

    “先生等等,我去拿新年礼物给你们。”林微说着,速度极快地不见了影子。

    原本想拿着其中一幅字画送过去的,可想到李启和王阿珍对她的包容和引导教育,林微想了想,直接把大箱子里的另一个书画卷轴拿出来,绑了之前留下来的丝带,这才带着两个卷轴,动作迅速地回了两人的卧室。

    “这是送给两位先生的。”

    林微一边说着,一边把拿着的两个卷轴递过去。

    李启抬眼看了她一下,视线落到她手里,见卷轴上面还特意帮着红绳,这才神色和缓,哼了一声,看似慢,实则快地接过去。

    从年前,自家妻子就开始说这个事儿,劝他把收藏的这幅字画给林微,理由就是这幅画的字迹十分适合她。

    忍了几天,加上妻子劝说,他也想明白了,给林微算了。本来是想趁着她开学之前,把这幅字画临摹一遍,但没想到她回来的那么早,他还没来得及动手临摹……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