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三十四章 虎视眈眈

    在老爷子莫测的眼神中,林微拎着一堆“廉价”中药,走出医馆的时候,脑门都要冒汗了。(看啦又看小说)

    老爷子看着笑嘻嘻的,真到了正事儿上,简直恐怖。

    擦擦额头上莫须有的汗,林微蹬起自行车,飞快往家赶。

    到了家,喊了张军媳妇儿一声,让她收拾东西跟她一起去洗澡。至于张军,先在家呆着,等到了下午彭兵听课回来,再让他俩一起去。

    把各自挎包里各装了一些洗浴用品和换洗衣服,俩人才结伴而行。

    “嫂子,明天我上学,后天就回来一趟,再之后,我就要住校了。”

    这个天儿还是冷的,真要有倒春寒,那就更冷了,这边四合院离学校距离不近,真要是往返起来,那是真费时间。

    “你放心,家里指定跟你在的时候一个样儿。这天儿冷,等天热了,咱们再回来。”张军媳妇儿理解的点点头。

    只不过还是问道,“家里还有那些边角料,你不是说要做什么吗?还有剩下的一些布匹”

    林微拍拍脑袋,“瞧我,把这事都给忘了!嫂子,那些边角料,小孩巴掌大小的,就按照咱们之前说的,做一些发饰出来。之前,我有做过几个,就按照那个样子来做吧。”

    那几个发饰还是她晚上睡不着,拿针线自己做的,统共四种,再多也是没了的。

    见张军媳妇儿点头,林微又补充了几句,“这事儿不着急,嫂子你就找几个在这期间做工比较认真细致地来做。”

    张军媳妇儿不是第一次负责这些东西,按理说不该紧张。只不过这次是林微全权放手,让她自己来,说实话,她心里还是有点虚。

    将自己想到的问题都问了,林微说的也都明白了,才算是松了口气。

    一松口气,这才想起来重要的事儿来,“对了,今天你领回来的那些中药,我什么时候开始给你煎?一天喝几次?饭前还是饭后?你说个时间,我好给你按时送过去。”

    家里也就个暖水瓶,用这个送药可以是可以,但是太大了不好携带,保温倒是没问题。

    只不过,用个瓶子更方便,到时候往棉花小方被里一捂,到她学校说不定温度刚好能下嘴。

    “一天两次,早晚各一次,饭后服用。”林微想了想,又补充道,“煎药的方法和放药材的先后顺序都写在纸上了,你要是不懂,再问我。”

    把事情安排好,把自己也清理好,林微第二天过了早读才去上课。

    彭兵作为旁听生,早晚自习可以在家里呆着自学,不过想着自己的基础比较薄弱,他在时间上作了调整。每天早读在家里,顺便锻炼身体,晚自习就留在教室里,多跟同学交流,不会的也好去询问成绩优异的。

    想到家里只有一辆女式自行车,还有一辆三轮车,林微想了想,还是拉着杜磊再次去买了自行车零部件,让他可着劲儿组装一辆性能比较好的。

    杜磊感激于林微三番五次的照顾,再加上不用去组装自行车还能赚钱,还是用自己最喜欢的东西赚钱,对于林微的要求,欣然领命。

    于是,周末的时候,林微终于把这辆组装好的自行车推到了彭兵那儿。

    彭兵愣了一下,“给我的?”

    “不是给你还能给谁?”林微有些好笑,“这辆自行车骨架比较大,我骑也不合适吧?再说,我已经有一辆了。”

    彭兵学习的劲头很是惹眼,再加上语言天赋,学习能力,刻苦程度,孙城固简直喜不自胜。他实在没想到,这么一个旁听生,语言学习能力竟然如此彪悍!

    如此,怕影响到他学习,甚至想给彭兵申请宿舍,只不过想到这里面的复杂程度,彭兵还是拒绝了。

    为此,林微就想着给他弄一辆自行车当代步。

    “谢谢。”

    彭兵仔细看了一下自行车,摸了摸把手,“我去试骑一下。”

    林微自然不反对,看着他似乎会骑,也没提出来帮他扶着车子什么的。

    杜磊和洪书,以及翻译小组的那帮子人,都已经跟彭兵熟悉了,平时也愿意带他,让林微不至于担心沉默寡言的彭兵会不适应。

    早前几天,她跟陆建华碰了面,陆建华将那几十斤玉石全部吃下,并让自己的下属迅速运了回去。

    当然,跟着走的,还有那个玉石匠人。

    陆建华大手笔,直接把人请了回去,包括老人的直系家小。

    他飞往南方的时候,这玉石匠人连同他的家小,乘飞机去了陆建华的出生地。

    至于买玉石的钱,陆建华则是全额打给了林微,如今林微的身价,在这首都里应该也是有些分量的。

    当然,不包括那些隐世家族。

    有了钱,再加上陆建华愿意拉她一起投资,林微这心里再舒坦不过。

    即便是陆建华不愿意拉她一起去投资,那她有了这么大一笔钱,她也没什么好担忧的。

    到下半年,如果形势尚可,她就要找一些可靠的人,有能耐的人,开一家饭馆。

    只不过一想到要和那些公职人员打交道,林微就有些头皮发麻。

    她没有做过这些事情,也不知道从哪一个部门开始找起,再想想现在机关单位的臃肿,她心里真有点犯嘀咕。

    唐家的人脉,她不是他们家的人,自然不好意思动用。即便是能动用的时候,她也不准备动。

    保护自己,也算是保护他们吧。

    她可是忘不了八五年抓投机倒把,还有一些经济犯罪有多狠,多严厉。

    虽然只是抓典型,但枪打出头鸟,她还真得未雨绸缪一下。

    她现在心里有些想法,关于生意上的。有心想跟唐慎商量,可惜他人不在,只能等着他回来再说了。

    想到前几天收到的信件,林微思考了一下,还是写了回信。

    她原本想着,他现在估计在战场上,没空看她的回信,索性不写了。

    可是过了几天,实在是良心难安,再加上他那一双虎视眈眈的眸子老是在她脑子里出现,她只能写个回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