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二十二章 背你

    作为孩子的亲爹,孩子下聘他不去,这是给谁难堪呢?!

    冯念怒气上涌,咬牙道:“唐政,你也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说话做事儿也得经经脑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孩子下聘礼你不去,这是给谁看笑话呢?”

    “要是不同意,你就说你不同意的理由!你如果不愿意出面,好歹给我说一下,让我了解一下情况,我也好找那孩子聊聊,有什么误解,或者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大家都坐下来说一说,后面改了不就成了吗?你至于这样落儿子儿媳妇的脸面!”

    冯念气不打一处来,甩开手,到了他对面坐下,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见他牛脾气上来,头疼不已。(wwW.K6uk.coM)

    话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他对林微是个什么看法。满意,还是不满意,都每一个定论。他不愿意说,她也没办法撬开他的嘴。可你不说,我也不说,这事儿什么时候才能解决?

    “昨夜你儿子夜不归宿。”

    唐政沉默半天,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话一说出口,冯念顿时嗤笑一声,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翻了个白眼,“呵!你儿子夜不归宿的时候多了去了,怎么没见你之前说这事儿啊?再说,你也别把我当成傻子,都老夫老妻了,你是什么性子我还不知道吗?”

    见他稳稳当当的,不见丝毫心虚,板着脸,似乎儿子夜不归宿是个多大的事儿一样,冯念也不拐弯抹角了。

    “哼”了一声,直接指出:“咱儿子这次回来之前,你就让人压着他的恋爱结婚报告不给批,那个时候你可没有说这样的话!”

    他说的理由,在这个情况下,在这个时间点,一点没有说服力。

    冯念是留过学的,对于丈夫说的这个理由更是瞧不上眼。

    即便是国内风气保守,婚前发生点儿什么的不好,可谁又不是当事人,谁知道谁婚前如何?

    也许大部分人比较收敛,但这大部分人也多是相亲结果,都是熟人介绍,想留下好印象,谁敢越雷池一步?

    儿子是自己找的媳妇儿,两心相悦,结婚报告又批下来了,不是什么大的意外,这婚是结定了!

    别以为她不知道跟儿子同辈的几个孩子是个什么情况。

    她和他当初私下相处的时候,他也没见多守礼……

    冯念似笑非笑地瞧了唐政一眼,见他脸皮有些僵硬,这才笑一声,“你儿子是个什么性格,想必你也是知道的。下聘礼如果你不去,以后你跟你儿子的关系如何,我是不会从中进行斡旋!”

    就这么一个儿子,他又看中这个媳妇儿,不如他的意,万一关系闹得比较僵,以后就是有孙子,即便儿媳妇儿不说什么话,那他能好意思天天去看?

    隔辈亲,这话到哪儿都不假!

    想到这里,冯念顿时神清气爽。刚才被气糊涂了,脑子转不过来弯儿,其实,儿子下聘的时候他不过去,她和老爷子可以一起过去啊。

    老爷子身体硬朗,到时候一路软卧完全没问题。她刚好也可以去去看看老爷子以前休养的地方。

    如果有人问起来,或者跟亲家见面的时候,就可以拿这次对y自卫反击战为理由,说孩子爹部队里离不开他,所以她和老爷子亲自来。

    有老爷子坐镇,这面子问题就找回来了。

    到时候下聘,唐政要是不忙,那也必须让他住部队,不能回家。

    想通了,冯念也不看他了。

    拎着包,把纸和笔塞进里面,满脸带笑,直接出门找人取经去了。

    唐政:“……”

    是不是他什么反应,他爹和他老婆都不当回事儿?

    冯念一出门,迎面就看见一个大熟人,笑了一声,直接挎着她的胳膊,“婶子,您儿子闺女娶媳妇儿嫁人都是您一个人操持的吧?”

    “咋啦这是?”

    被喊婶子的年纪约有六十岁,见冯念过来,笑着打趣,“唐慎这孩子不是说不结婚吗?还让我们不要介绍对象给他。怎么?年纪大了,知道要媳妇儿了?”

    冯念笑着把情况说了一下,把人羡慕的不行,“大学生?还是老师的得意门生?那可真了不起!我说唐慎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你看,这不就是吗?”

    眼看着二十六,快三十岁了,还能找个那么年轻的小姑娘!现在的大学生金贵着呢,有本事儿的,早早就被人盯上,一毕业就被抢走。

    这老唐家走运了!

    见冯念问,便拉着她到一处长椅那儿坐下,“我好好说给你听,只是比较繁杂,你光用耳朵听不行,还得用脑子记下来。”

    说着,一拍大腿,笑道:“你看看,你一着急高兴,弄得我也高兴的找不着北。这样好了,你要是准备东西的时候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你过来问婶子,保准给你解决喽!”

    “那就先谢过婶子了,这孩子结婚的时候,您可得来喝一杯!到时候啊,我把我家老爷子弄的药酒也给您准备好。”知道她平时喜欢喝两杯,冯念笑呵呵地给了好处。

    说着,从挎包里取出纸和笔摇了摇,得意道:“不过啊,您老不用担心。我来取经,那肯定是要做好准备的。”

    见冯念准备了纸和笔,那婶子笑了她一会儿,这才开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冯念一边记,一边就不懂的地方问上两句,俩人聊得火热,直到晚饭时间到了,唐政也没等到人,只好自己下了一碗清汤寡水的面条了事儿。

    林微的二进小院里,歇过劲儿的两人正在院子里说着话。

    唐慎背心短裤上场,在花园里锄着草,林微在他旁边偶尔说上几句话,一时间岁月静好。

    “咱们五一结婚,你看行吗?”

    收起花锄,唐慎弯下腰,让她上来,林微也不扭捏,笑一声扑了上去,才走了几步,就听他问了这么一句话。

    “如果来得及,自是没有问题。”

    林微一手搂着他,把下巴搁在他的肩窝,另一只手抓着他的胳膊,在那微微隆起的肌肉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抠了抠,像是好奇,又像是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