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三十九章 你不要说了

    林果身体稳定下来,这确实是一件好事儿。(看啦又看)只要不反复发烧,体内积液排净,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至于骨头愈合问题,那可以等出院回家慢慢养。

    得了医生的话,林微放心了很多,她总有一种预感,那就是妹妹绝对会平安度过危险期。

    调查这事儿,她本想交给唐慎和父亲林志远,可是又怕自家父亲应付不来,所以才给出两个选择。

    她内心很想守在林果身边,可也知道尽快抓到凶手为好。

    程曼看出来她的心思,说道:“今天下午到明天早上,如果果儿不再发热,那就可以放心很多了。你要是想守着她,那就让你爸和唐慎过去,先去公安局报案。”

    这些事儿简单,丈夫应付起来也不用怯场和为难。

    至于调查,他俩都没个头绪,也做不来这个。

    “嗯,那就先去报案。”林微点点头,认可了程曼的话,“不过,我还是等会儿先打电话回去问问,家里如果没人报案,再让我爸他们去。”

    等找到凶手,她一定要找个懂行的人,给这凶手多添几年牢饭,让他在里面好好享受一下“生活”

    “嗯。”

    程曼刚应了一声,林微就再次问道:“妈,之前我妹出事儿是个什么情况?”

    她们刚见面的时候,她有听到她说什么后悔的话。

    一提起来这个,程曼满目后怕和悔恨,“昨天早上我们一起床,就闻到一些怪味儿,顺着气味去看,就看见铁门两边的院墙上都是屎尿,铁门也被人用红漆写了字儿,锁眼也被灌了漆”

    她看见的时候,差点气死过去。家里刚盖好的二层小楼,还没住上多少天,就被人糟蹋成这样,尤其是过几天家里这边还要定亲,她好险没去骂街!

    “我那会儿气得厉害,早饭也没想着去做,就给了果儿五毛钱,让她在外面买包子和豆腐脑吃,吃了好去上学。”

    说到这里,程曼咬牙切齿,“被人欺负上门来,我不能咽下这口气,就想到街上去骂几声!可果儿还在上学,我怕我忍不住骂得难听,就让她去上学了”

    谁知道还没开始骂人呢,果儿就被人抬了回来,那翘起来骨头,吓得她腿软的怎么都站不起来。

    要不是孩子爸还有几分克制和清醒,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当时你妹被抬回来,我和你爸直接就带着人往咱那边人民医院去了,结果人家不收,就又跑到了这里。你妹出事儿的地方,我们都没来得及去看。本来是想着我和你爸在这边看着人,让你舅舅去出事的地方看看,顺便去报案,旁边有知道你舅舅情况的人说,你舅舅去临镇干活去了。”

    慌忙之下,他们也没有别的想法了。

    “那就是说,你们并没有找我大伯,或者镇长帮忙?”

    “没顾得来”程曼摇摇头,说道,“天还早,很多人都是先去地里干一会活,才会回家。咱们住在镇子上,你大伯远着呢,哪有那么快知道。”

    当时太着急,也太惶恐,很多事情都没有考虑到。现在想想,心里也是着急,那凶手可别跑了!

    林微不言,明知道不该多想,还是忍不住生气家里没人看门。

    “好了,不说他们了。”林微深吸一口气,把不该有的想法都甩掉,这才说道,“你们来的匆忙,刚刚唐慎也在,我也没好意思问你们,果儿的医疗费都交了么?需要补充费用不?”

    “平时你汇过来的钱,还有我和你爸平时做点小东西卖出去的钱,都是隔一段时间,攒了个整数了,就去存起来。这次出来,我和你爸来的比较急慌,把家里现金都拿出来了,存折里面的没来的及取,那些交上去的钱,剩下的应该够用到明天。”

    林微听她这么说,心里有了个底儿。医疗费用,等会儿她再去补充一些,应该就没问题了。

    程曼正准备跟她一起回去,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儿,赶紧问道:“唐老爷子和唐慎他妈都来了?”

    天爷,她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

    人家可是来提亲下聘的!

    这会儿家里没个人,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落脚。

    她们家现在这样儿,实在是不能进人的。

    “嗯,他们都来了。”林微点点头,“同行的还有一个司机,开车带着聘礼过来的。”

    在路上的时候,她还有点忐忑紧张,现在除了要把凶手赶紧抓住,她心里再没有比这更急迫的事儿。

    “天爷!天爷!这可咋弄?!”程曼急得团团转,“人家亲娘和老爷子都来了,那可是带着诚意的。咱家现在这个情况,怎么誊得出地方和人?”

    下聘是一件极为严肃正式的事情,当天大家都会在堂屋把这事给定下来,然后未来的媳妇儿还要倒茶给对方长辈。双方吃顿饭,才算完事儿。

    孩子舅舅不在家,这边又走不开人,又不能让男方的长辈一直等着

    想想,程曼也是两难。

    “去我姥姥家吧。”林微建议,“到时候你和我爸有一个人在就行了。”

    她们家现在这个情况,他们应该是能理解了。

    人不能全部到齐,那有姥姥,舅舅,还她爸或者她妈,应该是够了的。

    林微下意识的并没有想到大伯林志正和大伯娘杨文慧。

    “你这想法道也不算错。”程曼摇摇头,“只是,你是咱们家头一个下定的人,我和你爸,谁都不愿意缺席。”

    孩子一生中的大事儿,当父母的没谁愿意错过。

    可是,小女儿还在重症监护室,他们当父母的,也是左右为难。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方法。”林微想了一下,看她一眼,“知道果儿出事儿,也知道所在医院,我估计唐慎他妈和老爷子都会过来”

    到时候就在饭店里把仪式给过一下,应该也就没什么事儿了。

    林微话里的意思,程曼听懂了,就是听懂了,才拒绝道:“这可不行!哪能在外面过仪式?!不行!不行!你不要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