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五十五章 发怵

    什么?!

    唐慎惊呆了。(wwW.K6uk.coM)

    今晚之后,第二天八点他就要返回部队,在家里他还怎么疼爱他家媳妇儿?

    这简直不能忍!

    他这次假期可就这一晚上的福利了!

    林微见他不对,趁老爷子还没发现他的抗拒,赶紧应了一声:“好!”

    老爷子听林微答应下来,笑得有点开心,“今儿你们外公也会来,到时候咱们喝点小酒。”

    家里多久没这样热闹过了。

    昨天孩子外公本是要来的,结果有个大人物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看病,他只好赶过去了。

    昨儿都是一家人,也没怎么喝酒,今儿那家伙过来,说是会把他的养生酒给拎过来点。

    唐慎表示知道,拿着几张剪纸,揽着林微,“走,媳妇儿,让你看看我住的房间。”

    她都答应了,他再怎么不乐意,也没用了。

    唐慎原本的房间很简洁,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小书架,其他再没有了。

    现在这个房间可谓大变样儿,一水儿的红色。床单被罩红色,书桌边的灯罩上也蒙了个红色,

    就连书桌上的那个木头做的不倒翁,脑袋上也被点了个红点。

    林微“哈”一声笑出来,走过去拨弄了一下那个萌呆的不倒翁,见它摇摇摆摆的,脸上笑意更甚。

    这个家里,欢迎她,喜欢她的人还是不少的。

    说着,拿起透明胶带和一张剪纸,轻快地往窗户走,“床头的你负责,我来贴窗户上的。”

    才说完,就听见老爷子在客厅喊了一嗓子,“林微啊,床头那块儿你们先空出来!等会儿我把祥云纹的双喜剪好,贴那个!”

    “好嘞!”

    看看手上的喜鹊登枝,林微问唐慎:“这个贴窗户上?”

    贴这个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喜欢贴哪儿都行。”

    唐慎叹口气,“我来吧。”

    他安慰自己,这门没关,被老爷子听见俩人说话似乎也是正常。

    屋子里贴完,唐慎直接出去,把卧室门一关,对着门里说了句,“你贴门后。”

    被关在门里的林微一脸茫然,怎么把她给关进去了?

    唐慎逐渐加大音量,等到一定程度,林微才听到他说的是什么,拿起剪纸贴了上去。

    刚贴好,离门有一段距离站定,唐慎便笑得像是得了天大的好处一般出现在她的面前。

    林微眼睛微眯,视线在他脸上转了一圈,“……”

    这什么情况?

    不等她想明白,就听见老爷子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往这边来。

    “给,这个大的祥云纹双喜就贴床头正中间。”

    说着,递给了唐慎。

    唐慎都不比对一下角度,“啪”一下贴在床头的墙壁上。

    大哥你倒是看看角度啊!

    林微正要说点什么,却发现那张剪纸被不偏不倚地贴在床头中间往上一点的位置。

    这

    是什么技能?!

    把该贴的贴好,林微往厨房而去。才进厨房没一会儿,冯老爷子跟着冯念进了门,冯念手上还拎着一个圆肚酒瓶子。

    听见厨房有声音,她把东西往桌子上一搁,让两老人自个儿打发时间,人就赶紧进了厨房。

    林微手脚麻利,唐慎洗菜,她就把洗好的菜逐个搭配,冯念也要帮忙,于是三人就挤在厨房里面。

    等到饭菜上了桌,唐慎也跟着喝了两盅酒,就只吃饭,不再碰酒。

    唐政最近忙得很,几乎没时间回家,即便是回家,那也只是露个脸,又匆匆走了。

    七九年是个时间节点,不管是经济上,还是军事上,抑或者是教育上。

    很多东西都开始萌芽,就说南方城市,商品房已经露头,虽说主要是为了投资商方便,但也能够看出来房地产的萌芽。

    教育上,单说高考考试,也都有了明确的时间安排。

    军事上她虽不太了解,但就裁员和自家哥哥他们发明的东西受重视情况来说,也能看出点什么。部队臃肿,机动性有点差,杀伤性武器的震慑力不够等等,这些亟需解决。

    虽然不怎么愿意看见她是一方面,但主要还是因为军事事务。

    他似乎将生活和工作分得很清楚,生活上可以将就,但工作上的事儿却一点不含糊。

    “唐慎明天就要回部队了,你也要去上学,短时间咱们是见不到了。”唐老爷子年纪大了,喝了点酒,人就有有点感慨,“这家里又是我一个人了……”

    冯老爷子闻言,差点一杯酒泼过去,唐老头好歹每天还能看见他亲闺女冯念,他呢?他除了空荡荡的房子,啥都没有!

    真是不要脸!

    也不想想比起任何人,谁更有资格说这句话!

    这是要她表态呢?

    林微忍不住想笑,“我节假日过来。”

    “那周末呢?”

    “周末没事儿也过来。”

    “不能哄骗老人家。”

    “哪能呢!”

    至此,老爷子的小心思表露无遗。

    冯老爷子翻了一眼天花板,心里呵呵一声。“你不是有那些老战友吗?”

    这大院里的老家伙也不少。

    “他们都抱重孙子呢……”唐老爷子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连个下棋的人都没有!”

    他见不着重孙子,见见重孙子他娘总可以吧?

    林微闻言,倒不觉得有什么,生孩子这事儿除了身体原因,还得看缘分。老人有这个念头,实属正常。

    冯念瞪了老爷子一眼,“这才领证,您老是不是太心急了一些?”

    不是还有孙子唐耀吗?

    虽然这孩子七八岁了,正是熊淘上天的年纪,可每隔两三天还是会过来这边一趟的。

    唐老爷子哼了一声没说话。

    唐耀那孩子整天被他妈拘着学习,最近又找了个补习老师给他加餐,已经有一周没来过了。

    再说,那么大的孩子,还有啥好玩的,一点都不可爱!

    林微如今心态很好,不像刚重生刚回来的时候,做什么都透着一点急迫,甚至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杀敌一千自毁八百。

    现在她有了钱,身体又有冯老爷子这么一个圣手看着,家有余粮心不慌,大概就是她现在最好的写照了。

    “我们争取早点有孩子。”林微笑着给了几人保证,“也让你们早点疼他们。”

    这是不会采取避孕措施了?!

    话一出口,几人脸上不约而同的放松了一些。

    他们以为这孩子要毕业之后再要孩子,正心里发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