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七十七章 驾!

    唐慎劲儿大,他的轻啃,相对别人,根本一点都不轻,偏某人还不自觉,啃的起劲儿!

    林微之所以没有什么旖旎心思,多也拜他的力道所赐。(www.k6uk.com)

    等林微重重咬了他脖子一口,这人才轻咳一声松了口。

    甩甩手,林微哼哼一笑,上手,直接搓了一把某人刺刺的短毛。

    顺便还喊了一声:“驾!”

    唐慎顿了一下,眼睛危险地眯了眯,行,就让她骑!

    等一会儿不骑还就不行了!

    唐慎的突然加速,吓了林微一跳,她惊呼一声,赶紧抱紧了他的脖子。

    等到了门口,唐慎直接下了指令:“盘好腿,夹紧,我要开门了。”

    林微本想下来,听他说这话,赶紧照做。等到回过神儿再想下来,某人已经落了锁,托着她的屁股往院子里走了。

    “等等,怎么不开灯?”

    林微拍拍他,“大门口不是有个按钮么?”

    “我看得见,不用灯。”

    唐慎说着,开了卧室门,将人往床上一放,人就覆了上去。

    今天是假期第三天,明天晚上要归队,**一刻值千金,谁都不能浪费了!

    开了灯,她要是非看院子里的摆设,他就得不偿失了。

    林微根本来不及反抗,就被某人给带了节奏。

    半道上惊觉他的动作不对时,他已经掐着她的腰肢躺好。

    “骑吧!”

    声音铿锵有力,带着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

    林微一怔,随即恍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她只说了那么一个字,他至于么?

    她眨巴眨巴眼看着他,不动。

    嗯,敌不动,她也不动。

    昏黄的床灯下,给她的白腻的肌肤打了一层柔光。

    **一刻值千金,唐慎怎么可能任由它白白流逝?

    直接动手帮她!

    *****

    等到**初歇,林微已经不想理这个精力旺盛的禽兽了。

    唐慎抱着她,心里满满当当的,就这么不说话,也觉得舒服满足。

    今天的婚礼一切顺利,就连他那个板着脸的亲爹,今儿也神情柔和了不少。

    虽然这里面是他努力争取,外加唇枪舌辩得来的,但能达到效果,也算是好的了。

    没白费他在书房捋虎须!

    就是何盛那小子,竟然联系不上人,他的婚礼都敢不参加!

    等过年他回来了,还是得向他要份子钱!

    一个都跑不掉!

    “明天怎么安排?”

    林微声音有点低哑,清了清嗓子,才把那股子容易让人旖旎遐思的味道给压下去,尽量平着声音说话。

    因为时间上的缘故,那天她回来没来得及见见她们家那边的亲戚,不管怎么说,在他们临回家之前,她总是要见见人的。

    还有大院那边,得回去吃饭,认认人。

    好吧,虽说她认了个差不多了,但礼节性的见面还是得遵守。

    “明天早上先去大院吃个早饭,之后去家里亲戚住的地方认认人,吃顿中饭,下午就安排人送他们回去了。”

    唐慎摩挲着她的腰线,心猿意马地说道,“这是之前安排好的,已经跟爸妈说过了。”

    早在确定了结婚日期之后,他就大院和四合院两边跑,尽可能安排的面miàn jù到,让人挑不出错处的同时,也让事情简单化。

    一提起来这个,唐慎顿觉时间不够用了,明天去了大院,然后再去四合院见了亲戚,俩人最多只有三个小时的相处时间,他就得滚回部队了。

    唐慎泪。

    时间过的太快怎么办?

    不想浪费时间,那还是遵从一个真理,少说多做!

    ***

    第二天,林微被唐慎覆盖在脸上的温热毛巾吵醒,把毛巾按在脸上,深吸了一口热气,胡乱擦了把脸,这才缓缓坐起身,眨了眨干涩的眼睛问道:“几点了?”

    “六点三十五分。”

    唐慎看都没看手表,颇有兴致地找出一件衬衫和红色薄外套,外加一条黑色竖纹直筒裤,要给她穿衣服。

    林微看了一眼扎眼的红外套,又看看兴致勃勃地某人,顿觉眼疼。

    他为什么就那么喜欢红色?!

    “好看吧?”

    唐慎自觉搭配很对,腆着脸凑到她面前,邀功道。

    “……”

    林微看他那么明显的动作,凑过去亲他一下,“好看。”

    就是太扎眼了。

    她亲的本来是脸,结果他偏了一下角度,俩人就来了个对嘴儿。

    林微:“……”

    唐慎眉开眼笑,上次他就说了,下次不能让她再亲偏了,这次正正好!

    退回来,唐慎执着地要给她穿衣服,林微有些羞恼,无奈低声吼他,“还没穿内衣呢!”

    真是的,没见过她穿衣服,tuō yī服的时候都有哪些,总该知道的吧?

    “出去。”

    林微拥着被子,指了指外面:“我要穿衣服了。”

    唐慎逗够了,也占了便宜,这会儿撤退速度妥妥的。

    “那你穿衣服,我到外面收拾一下。”

    院子他已经扫过了,鞭炮皮子都弄到了一堆,放在垃圾桶里。

    这会儿他得想想,等会儿骑车带媳妇儿回大院,礼物该挂在哪儿,车座子上怎么弄舒服。

    等林微穿了衣服出来,唐慎已经把自行车后座上绑了一个折叠好的小毯子,车把两边都挂了东西。见她出来,咧嘴就是一笑,“我挑的,就是好看。”

    不管是人,还是衣服。

    林微斜了他一眼,正准备去洗漱,一个余光之下,顿时呆住。

    放眼望去,院子里错落有致地挂满了chéng rén拳头大小红灯笼,灯笼下面还飘着彩带,这样看过去,可爱喜庆,让人心里都亮堂了起来。

    “好看。”

    林微忍不住赞了一声,回头看他,“你弄了多久?”

    “三个小时。”

    院子比较大,除了树上错落有致的,院墙上就图案比较规整了,一个小灯笼拼成的红双喜占据了一面墙。

    “这灯,”林微眯眼看了一下,迟疑道,“是可以亮的?”

    她似乎看到了排线。

    “嗯,可以亮。早先就准备了。”唐慎说着,有些心虚道,“不太好拆,我回去之前会收拾干净的。”

    要是自家媳妇儿,这小灯笼得够她拆一天的。

    “昨天——”

    昨天晚上她应该看的,今儿某人要走,拆了就看不到了。

    唐慎打断她,“昨天是**一刻值千金!”

    所以看他就够了,看什么灯笼啊!

    “那就不要拆了。”

    林微又看了一眼,有点舍不得,“先放着吧,我总要看看晚上它们亮起来的样子。”

    一定很好看。

    拆卸什么的,不是还有她舅舅程亮和她亲爹林志远吗?

    再不济,还有王志和袁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