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百三十五章 三百回合

    林微扑哧笑出声来,眼尾迤逦,“所以,唐先生您大概什么时候有空,记得告诉我,我好去您那里汇报工作啊!”

    唐慎心怦怦跳,舌头顶了顶腮帮子,又在口腔里转了一圈,才一脸大义凛然地说道,“华夏民族传统是礼尚往来,还有人说来而不往非礼也。(www.k6uk.com)你放心,等过了今年,我时常回首都见你!”

    顺便交公粮!

    一说起交公粮,唐慎突然觉得这跟自家媳妇儿说的汇报工作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妙!

    顿时,那笑容就有点荡漾。

    林微没去管他,只是再次提醒,“如果你要进生产队,记得收敛一下你的表情。”

    亲爹还在,何盛这个发小也在,她可不想让他们产生什么误会。

    说完,摸摸自己脸,又对着后视镜照了一下,然后:“……”

    得!

    得开窗了!

    不开窗让冷风吹一下,她红成这个样子的脸还有嘴巴,那可真是赤果果的打脸了……

    唐慎见状,心疼了。

    “开着车,风大。等会儿我找个地方停下来,咱俩缓缓。”

    “不用,就这样吧。”林微扭头看他,马尾被风吹的四散而飞,连声音都被吹的有些模糊了,“等会儿你还得回去。”

    得留出来时间,不能那么赶。

    唐慎见她执意如此,也只好随了她,不过心里却告诫了自己十几遍,再不能如此。

    至于有没有用,他心里也犯虚。

    车子平稳到了林微和林志远借宿的那家门口,听见声音林志远何盛他们全出来了。

    林志远知道部队有规定,也不多问什么,只是让人进来休息一下。

    何盛视线落在俩人身上,带着一股子调侃和狐疑。

    唐慎看到了,却没有理他。跟几个人说了几句话,赶紧提出告辞。

    目送唐慎离开,何盛问林微,“怎么样?那边情况怎么样吧?”

    不等林微说什么,赵全亮撇撇嘴,冷笑道,“咱们走南闯北见的人多了,这些人经历简单,想什么东西,一眼就能看到底。媳妇儿在生产,他们还想着跑路,情况能好到哪儿去?!”

    这边的路到火车站,靠人力走?可以,不迷路的情况下,你走上个一天两天吧。

    况且,最近怕有人闹事儿,还有夜巡的人。

    想跑,还真不容易!

    所以,见有机会出去,才那么狼心狗肺地不顾媳妇儿的死活。

    “嗨嗨,我问你了吗?”何盛踹了他一脚,才慢慢道,“那俩孕妇的丈夫不是个东西,这不假。可那两个孕妇就好到哪儿去了吗?”

    什么锅配什么盖罢了!

    何盛嘲讽地笑道,“再说,你哪只耳朵听见我是关心他们了?我只是想听听有没有什么后续发展。”

    之前拦车的时候,孕妇的表情,孕妇丈夫的表情,还有爬到车顶上那两个人的表情,简直可以唱一出大戏。

    赵全亮挠挠头,刚才是他激动了。

    “队长不傻,他回来拿东西,还专门让那两个知青守着那两个孕妇的丈夫,还真没出现什么特别出格的事儿。”

    无非就是钱塞在裤腰里不用在生孩子上面,还想着跑……

    “哟,还真看不出啊!”何盛啧啧称奇,“看着那么一个忠厚老实的人,心眼儿还是不少的嘛。”

    队长年纪不小,大概四十多近五十岁的样子,人瘦瘦黑黑的,看起来,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农民。

    忠厚老实,且极为朴素。

    赵全亮翻翻白眼,什么忠厚老实?真要是一个特别忠厚老实的,能不能成为队长还是两说呢。

    几人进了屋,林微问他们,“对了,我走了的这段时间,赵老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

    “没有什么消息,估计还在做准备。”何盛看看外面,道,“反正咱们是明天出发,今天再迟他也会把消息传递过来。”

    不然就来不及了。

    他想着,晚饭前要是送不过来的话,临睡觉前总是能送到的。

    “嗯。”

    林微点点头,“晚饭要不要一起吃?反正这周围没有什么小饭馆之类的,你们要是回去做了饭,回头还要刷碗。”

    要是不回去,她就跟隔壁打一声招呼,到时候多做两份饭,他们就在这儿把饭给吃了。

    还能顺便等等赵老。

    最重要的是在这边吃完饭,不用洗碗。

    “好,那我们晚饭就留下来吃吧。”

    听说不用刷碗,何盛赵全亮顿时就不走了。

    赵老去做准备工作,具体什么时候回来,他们都不知道。总不能到了饭点,大家还饿着肚子等吧?

    虽然有些不太好,但赵老真要是没吃饭,到时候让林微去给他下一碗面好了。

    何盛想通了,那干脆利落的都能让人怀疑人生。而赵全亮,完完全全是以何盛马首是瞻。

    林微过去跟家里的老人说了一声,先给了一半的钱,这才又回来。

    闲着无事儿,四个人又玩起了扑克牌。

    因为国家不允许赌博之类的事情发生,所以这一副扑克牌得来的还真不容易。因为内容有些寓教于乐的味道,即便是被人发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等到太阳渐渐西斜,最后落在山头下面,几人才收起扑克,随着隔壁老人的叫喊,鱼贯而出。

    这家的老太太平时就带带孩子,做做饭,林微毕竟是给了钱的,如今饭菜做好,自然是让人先过来吃了。

    有外人在,大家的吃相还可以。

    老太太看着他们吃的高兴,脸上也高兴,嘴里不住地说着什么。

    她们能听懂话的意思,但却说不大出来。只是看她们的表情和动作,那大抵是叫他们赶紧吃,多吃点。

    等他们吃个差不多,正准备去赵老那里看看赵老是否回来了的时候,门口却被几个孩子堵着。

    林微跟何盛视线对上,都是满头雾水。

    这是什么情况?

    “你们要干什么?”见孩子不散开,且亦步亦趋地跟着,林微无奈了,“你们是有什么事儿嘛?”

    她可不记得有破坏这里的什么东西,也不记得有破坏这里的风俗习惯。

    那么,这群孩子来干啥?

    小孩子不敢说话,就都那么怯生生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