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百八十七章 小棉衣

    “去大院那边吧。(看啦又看小说)”

    爸妈忙着饭馆,她要是在的话,他们多多少少都要分心。

    妹妹林果的成绩还算稳定,她给她补习,大概也是两三天补一次,每次也就两三个小时罢了。

    再说,住在大院那边也不耽误补习的事儿。

    还有一个,她也得考虑婆婆那边的面子问题。一个出嫁了的闺女,老是住在娘家这边也不像话。

    人嘛,心里总是好奇别人的家事儿。吃饱喝足闲着没事儿之后,那想象力更是溜到飞起。

    她虽然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但唐家人对她好,不管怎么说,她也不能让别人说三道四。

    两个老爷子那里,估计也不会太乐意。

    冯老爷子隔三岔五来这边给她把脉,现在她放假了,还是自己过去的好。唐老爷子那么大年纪还想着给她准备早餐,这个情,她是记在心里的。

    至于自己爸妈和林果这里,爸妈忙饭馆,没太多闲暇时间。林果也交到了朋友,可以去找朋友玩,或者去姥姥家,也算是不孤单了。

    想通了,便这样跟袁飞说了,“我一般会住在大院,偶尔会在家里和我爸妈那儿。你去大院会比较好。”

    “行,那我这边确定了,就去大院找你。”袁飞也干脆,直接应下。

    林微见这边比较忙,也没敢多留,又说了几句话才离开。

    这边事了,林微就直接去了舅舅程亮那边。

    院子门开着,门口停着三轮车和自行车,还有手推车,不时有人进进出出。或是空着手,或是几个人抬着家具小心翼翼穿过门口,向着巷子口走去。

    林微站在外面等了一会儿,见没有人再出来,这才走进去。

    一走进去,就看见院子里摆了个炭盆,炭盆上放了个铁条比较细密的架子,上面放着几节甘蔗,还有两三个皮儿已经焦黄的红薯。

    火盆旁边摆着一个长方形的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针线笸箩,林果和程姥姥各自占据一边,一个在缝缝补补,一个在低头写字儿。

    只听程亮扬声喊道:“果儿,记!李爱国,长腿凳子四个,八仙桌一张,红色。小书桌一个,清水漆。”

    “好!”

    林果响亮应下,埋头苦写。

    让林微惊讶的是,她中间并没有再找舅舅程亮确认。

    这说明什么?

    速写能力比较强诶。

    “你要打啥家具?”程亮感觉有人进了院子,赶紧问道。

    话音落地,他抬起了头,看见林微,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我还以为又有人来做家具呢!赶紧去你姥姥那儿,那甘蔗都烤好了,太烫,就放到边上晾着了,估计正可以吃。”

    “舅舅生意兴隆,大吉大利啊!”林微笑嘻嘻地走过去,看着舅舅程亮意气风发,仿佛年轻了好几岁一样的脸,心里也为他高兴。

    她原本以为,这个时候人都有点手艺,不会有那么多人做家具的,结果却截然相反。

    或许是她之前想岔了,因为城里也跟农村一样,人人都会有点木匠手艺。

    “借你吉言了。”程亮擦擦额头上忙出来的一层薄汗,笑道,“不过你现在说也没用,还没过年呢,压岁钱没有!”

    林微哼笑着看了他一眼,利落转入程姥姥的怀抱。

    “姥姥,你在做什么?”

    看着一个二十公分宽,三十公分长的棉垫,林微有些好奇,“这能做什么?”

    抹布还要塞棉花?

    “尿垫!”程姥姥笑呵呵地说道,“你和小唐也结婚有段时间了,明年正月或者二月怀上了,那生的时候刚好是冬天。天冷,不能冻着孩子,咱现在不缺钱,我就找临近熟悉的老太太兑了几张票,买了点棉花来做尿垫。”

    说着,又笑道,“前几天芳芳那孩子来了,见我在做这个,就给弄了一些好棉料过来,我裁好了,准备棉垫做好就做小棉衣。”

    林微眼里蓦然一酸,轻轻拿起棉垫,看着那上面细密的行针走线,闷声道:“谢谢姥姥了。”

    “你这孩子,谢我干啥?我是你姥姥,又不是外人!”程姥姥见她眼圈微红,笑骂道,“看看你那出息,不就是给孩子做个小棉衣嘛,能废多大劲儿,还哭唧唧的!”

    林微忽然抱住她,窝在她肩头,“我就没出息!就要说谢谢!就是心里高兴的想哭。”

    这么一个实实在在为你着想,心心念念着你的人,这世界上又能有几个!

    “姐,你还得谢过孙芳姐姐。她拿过来了好多布料,摸着都可舒服了!”林果见俩人抱在一块儿,赶紧提醒。

    “对对对!你要是有空,就喊芳芳来我这儿吃饭,不说感谢吧,就算是聚聚了。”程姥姥看了自家儿子一眼,有点恨铁不成钢。

    这都多长时间了,还没个眉目!

    “芳芳?孙姐?”

    林微有些后知后觉,看着程姥姥,有些迷茫,“之前不都喊小孙的么?”

    啥时候换了个这么亲密的称呼?

    “不是她还能是谁?你看她啥时候有空,让她来吃饭啊。”程姥姥叹气,“我每次留她吃饭,她都说忙。”

    要不是女儿女婿那边天天忙到很晚,家里没有人,估计那孩子也不会来这边。

    她活了大半辈子,心里明白着呢,这孩子就是不想跟儿子有啥牵扯。可又把自家闺女当成亲的,只能来这边送点东西了。

    “说忙啊?”

    林微说着,看了自家舅舅那边,见他神色晦暗,笑道,“那我问问看。她要是不愿意,我也不能逼着她。”

    舅舅这是做了什么孽?以前看着还好好的,都是正常往来,现在都避着他了……

    “好好好,你放心上啊。将心比心,她对咱家好,身边有没有长辈在,咱得对人家更好一些。”

    程姥姥说着,有些心疼,有些烦躁,又有些堵气,“就你舅舅那个没用的,他干脆打一辈子光棍好了!”

    程亮:“……”

    这是亲娘!

    林果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有些迷糊,但说出口的话,也算是正中靶心。

    “孙芳姐姐来吃饭和舅舅打光棍有啥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