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52章

    知道大哥心中一样忐忑, 陈潇新奇的同时,那种不安反倒减轻了, 取而代之涌起的是一起努力的勇气。(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修仙界婚礼要行的孰三礼太难了!这个名称不可考的仪式,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传下来的,延续了修仙界历史那么长的年头。

    据闻以前还没有这么难, 是慢慢完善到至今的程度,才导致难度直接呈现了噩梦模式。

    孰三礼全部下来有三百个动作,拆分步骤达到一千多个。

    这些涉及到的动作, 涵盖修仙者的生活和修炼, 象征着对日后生活美好的景愿。

    不仅要做的好看标准,还要有一定的韵律。更让人崩溃的是期间会有编钟、鼓、排箫等乐器组成的配乐来伴奏, 每个动作要合乎节拍不说, 还要和结婚对象的动作完全一致!

    怪不得当初吴新志会选择凡俗的婚礼,而放弃了修仙者的典礼。要是换了二顺,光是记熟这些动作,就足够让人发疯了。

    在陈潇来说, 让他快速的记忆下所有的动作,分毫不差的做出来, 多练习个几天, 还是能够做到。

    把它想成复杂的大型舞蹈表演, 踩着音乐节拍做动作,也不难理解。

    最让陈潇没有把握的就是要跟席云霆两个人的动作完全一致了。

    他不敢保证所有的动作都能跟大哥做出来的角度,摆出来的姿势都能一模一样。

    因为给俩人的时间太短了,他们还要挤出时间来进行修炼, 以备战婚礼后的风水改造。

    其实也没有人强求新婚夫夫的孰三礼动作全程一致,稍微差那么一点,只要不是太严重的失误,也不会有人苛责。

    可偏偏陈潇这人有那么一点完美主义的倾向,一旦要做,他就想要做到最好。

    更何况这是他跟席云霆两个人的婚礼,他也想要给席云霆呈现一个完美的仪式,留下美好的记忆。

    陈潇只套上一件单薄的罩衫,简单的系上绳带,掏出柳韶光给的玉简,一边看一边和席云霆练。

    他那么认真虔诚,原本只是为了安慰开解他的席云霆,也不由心生感动,沉浸在动作的练习当中。

    俩人一夜没睡,才完完整整的做完了一整套的动作。

    陈潇愣是出了一身大汗,又洗了一遍澡。

    一夜没睡,陈潇却是神采奕奕,脸上也透出光彩,唇边还露着微笑。

    席云霆见他情绪好转,亲昵的抱着他蹭了蹭他光滑有弹性的脸蛋,带着笑意说:“到时候真出错也不要紧,我会配合你,叫人看不出来就是了。”

    这么一晚上的练,也让陈潇知道席云霆是安慰他了。

    大哥说是担心出差错,可他早就已经把所有的动作都做的娴熟,一星半点儿的错误都没有,还每每发现他做错的地方,提出改正的建议。

    陈潇不好意思的抿了下唇瓣,小声说:“大哥再多陪我练练,我争取全程不会错。”

    席云霆一笑,低头覆在他唇上,俩人深深的接了个吻。

    取了礼服,确定了妆容,再没什么要在这边做了,两个人就动身返回了九昆山。

    这一次回来,九昆山已经大变样了,到处张灯结彩,为即将举办的典礼把整座山脉都妆点一新。

    柳韶光看俩人讶异的样子,笑着悄声对俩人说:“这些建筑以后都要重建,这次也是让它们最后焕发一次光彩。”

    九龙池风水局下,山脉都要大动,好多不能移动的建筑都要损毁,需要重建。

    尤其是前边三个山的大型建筑,都是没有法阵的,并不是永久建筑。

    后边两座山就不一样了,但凡是有法阵的,都可以整体移动。待九昆山整形过后,山体稳定了,就可以重新找地方安置了。

    席云霆背着手,看着往来的人忙碌,周围的弟子经过,看见他们都一一行礼问候。

    视线的尽头,远远的能看到后边的几座高峰,席云霆忽然想起什么,转而对柳韶光传音:“后山的凶兽,在重塑地形的时候可能会受惊暴动,师兄千万记得约束一下,不要造成兽潮,形成灾患。”

    柳韶光不露声色,回话道:“你放心,到时候渡虚道君会在九昆山外围形成屏障,这里暂时就变成小秘境,那些凶兽跑不出去。”

    席云霆眸子动了动,一想这些凶兽就算有什么异常,有渡虚道君在,也构不成什么影响。

    重玄派上下齐心合力,一起动手干了足足二十天,才算是筹备好了这次的盛大婚礼。

    这不只是席云霆一个人的喜事,也是重玄派的喜事。

    众多修为高深、名动天境的修仙者们,从四面八方,从各个天境,向着重玄派汇聚过来。整个罗辰大天境,都因为这场婚礼而热闹起来。

    因为这些人们的出席,重玄派的弟子们与有荣焉。能在自家门派里,一下见到这么多的知名人物,无不是一件大幸事。

    更何况,根据惯例,婚礼举行完之后,宾客们并不是一下就全都走光。

    不少人会留下来,跟难得聚在一起的道友们谈经论道,切磋功法。

    他们这些人近水楼台先得月,能侍候在一旁,耳闻目睹,比外出历练十次都要管用。

    不只是本门的弟子有这种想法,来观礼的各个掌门们也有这种心思,往往随身都跟着得意的弟子。

    一群一群的人来到九昆山,被井然有序的安排住下,这些人也很少宅着不动,跟居住在附近的其他门派称兄道弟一番,就交流上了。

    这是住的近的,本身就在罗辰大天境,后边还有住的远的,要抵达要赶很多天的路程。

    不爱跟人交流的也不无聊,不是在演武场切磋,就是结伴去往后山探险。

    这九昆山在罗辰大天境的名气很大,后边四座山又是一处极好的历练圣地。只可惜这里被重玄派视为后花园,禁止外人涉足,他们也没有机会来。

    也只有在像这种开放式的盛会时,外门的弟子能有机会进入后山寻宝,无论寻到了什么样的好东西,都被允许带走。

    以太玄为首的高层都以为按照身份地位和修为,渡虚道君会在婚礼开始前夕到场。

    却没有想到,渡虚道君会提前四五天就低调的抵达了九昆山。

    接到通知的时候,柳韶光还有点不敢置信,反复确认了值守弟子不是把渡虚宫主跟渡虚道君弄混了,才赶忙带着人去迎接。

    原本接待这个活不是柳韶光干,可谁让现在客人这么多,掌事院的掌事们都忙翻了,他也不得不暂时加入接待。

    柳韶光对这位渡劫期大能可谓是如雷贯耳,又指望这位出手相助,帮忙布置九龙池风水,他一点不敢怠慢,速度快的直接甩掉了来报信的弟子。

    等赶到了一看,面对着一群人,他反倒不敢确信哪个是渡虚道君了。

    渡虚宫跟重玄派、金禅宗学,弟子们也是有制式服装的,这一次出门又是道君亲自带队,为了表现他们渡虚宫的精神面貌,自然是齐整整的一群人穿着一样的服装。

    来重玄派的人太多,穿校服也是大多数门派的选择,有的门派没有制式服装,也会选择颜色相同的衣服暂时对付。

    站在这块地方的目前就有三波客人,其中两波人跟前都陪着内门的高等弟子,只有中间的一波人没有人相陪。

    渡虚宫弟子们不仅没有不悦,反而隐约透着骄傲的神色,时不时的偷瞄当前一人的背影。

    柳韶光的眼神多犀利,一下就注意到了。

    他不注意不行,这人太个别了,就他没有穿渡虚宫的制服。

    这人生得模样很普通,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四十来岁的普通男子,身上穿的甚至不是修仙者惯常穿的材料制作的衣物,而是一身再普通不过的棉布道袍。

    这,已然是返璞归真,丝毫不见烟火气息了啊!

    柳韶光内心震惊 ,脸上却是镇定,他快步走到男子跟前,行了一礼,道:“晚辈柳韶光,见过道君。道君驾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渡虚道君没什么架子,修为那么高,却一点不傲慢。他冲柳韶光点点头,堪称和气的说:“是我们来早了,多有打搅,勿怪。”

    柳韶光放下了一半的心,直起身,说:“不敢。贵方的住处早就已经安排好了,还请道君移步。”

    渡虚道君直接对他传音道:“不用客气。我提前过来,除了弟子们想要去你们后山一游外,也是想要见见贵派弟子席云霆。听说,跟我配合的这位小道友,百年来很有有名气,我们三派大比的时候连夺了筑基期、金丹期的头名,是一位少见的天才。”

    柳韶光谦虚的说:“能劳前辈惦念,是我那师弟的福气。一些虚名,不过是同道们抬爱。”

    渡虚道君笑笑,平淡的传音道:“柳道友不必过谦,若不是有过人之处,这次重玄派重塑门庭,重任也不会交给他。”

    柳韶光没再说这个话题,转而说道:“道君不如先带弟子安置下,待我传讯给席师弟,等他过来再相见?”

    渡虚道君没有坚持,从善如流的跟随柳韶光来到了少昆山。

    这时太玄已经得到了消息,提前赶到划给渡虚宫住的大殿门外。

    “渡虚道君,欢迎啊。”太玄目露激动,大步流星的向渡虚道君迎来。

    渡虚道君说:“有劳掌门亲自迎接。”

    “道君,入内说话。”太玄见外边渐渐的有人围观,当机立断的换了场所。

    作者有话要说:  下雨降温快,有点着凉拉肚子,今天晚上就一更了。明天再双更吧,晚安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