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失落

    于心玉确实在家里备有电台,就藏在客厅的落地收音机里。(m.k6uk.com手机阅读)她在家的时间,比朱慕云长得多。况且,这是备用电台,只是以备紧急情况使用。

    今天,就是紧急情况了。朱慕云一走,她到二楼窗口,拉开一线窗帘,仔细的观察着外面的情况。朱慕云是一个人回来的,李邦藩根本就没想到,朱慕云身边,竟然会潜伏着军统的人。

    朱慕云拿上换洗衣服后,迅速赶到了宪兵队,这是他与李邦藩约好的。独自一人去古星,当然要有自己的底线。并且,汪清海做了这样的事,也得做出惩罚才行。主动给新四军写信,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都是不行的。

    “很快嘛,没安慰于小组几句?”李邦藩见到朱慕云后,看了一眼时间。他是掐着时间的,从朱慕云离开陆军医院,再到宪兵队,就算朱慕云是开车,恐怕他在家里待的时间,也不到十分钟。

    “正是为皇军效力的大好机会,岂能错过?儿女情长之事,留到以后再说,战事紧急,不能多耽误一分钟。”朱慕云郑重其事的说。

    其实,他在家里待的时间,只有五分钟左右。他走家门,与于心玉聊了几句,拿上换洗衣服,写了一份给猎手情报小组的紧急情报,马上就走了。在来的路上,还去取了猎手情报小组的情报,并且留下了自己的情报。

    原本,朱慕云应该与许值见个面,可是,为了不引起李邦藩的怀疑,他只能争分夺秒。在情报里,他告诉猎手情报小组,日本人已经知道,第六师中了新四军的反间计。只是,并没有最后确定。现,政保局派朱慕云去古昌,此人眼高手低,无能无力,组织上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加大第六师与日本人之间的矛盾。

    因为董广宁并不知道朱慕云的身份,因此,朱慕云将自己名字列入其中。此事,将由他一个前往,如果不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董广宁以后肯定会怀疑自己的身份。现在,还没到与董广宁开诚布公的时候了。

    “走,我带你去见本清课长。”李邦藩对朱慕云的回答很满意,要不是对皇军的忠诚,以朱慕云惜命的性格,他岂敢孤身一人前住古昌?

    据孙明华回来汇报,汪清海对调查人员,已经动了杀机。这个时候再去古昌,哪怕就是朱慕云,也是很危险的。

    本清正雄见到朱慕云后,很是勉励了一番。他告诉朱慕云,第六师的停战事件,必须调查清楚。另外,此事必须惩处。

    “如果在第六师发现异常,可到八铺街古昌宪兵队找草岛信夫,他现在是古昌宪兵队长。我已经跟他打了招呼,会全力配合你的行动。”本清正雄说。

    “有草岛信夫队长的保护,我的古昌之行,一定会顺利。”朱慕云坚定的说。

    “为了古昌之行更加顺利,局里决定,让杜矶陪你一起去。他对古昌的情况很熟悉,到古昌后,你们就分开办事。你有事情,可以与他联系,在古昌,他是你的手下,听你指挥。”李邦藩突然说。

    让杜矶跟着朱慕云,并非不相信他,只是为了更好的保护朱慕云。作为自己最信任的手下,他不能让朱慕云一个人去涉险。况且,杜矶对古昌的情况确实很熟悉,身手矫健,枪法很好,正好暗中保护朱慕云。

    “多谢局座关心。”朱慕云感激的说,他要求孤身一人前往,只是不想给古昌带去援兵。如果带几个像杜矶这样的人,他还是很乐意的。

    不管如何,古昌之行,都不会平坦。朱慕云之所以愿意去古昌,也是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作为一名党员,为了抗战,随时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朱慕云虽然很惜命,任何时候,似乎都将自己的性命放在第一位。

    可实际上,当他加入中国,从事地下情报工作,潜伏在政保局和军统时。他就作好了随时为党、为革命、为抗战牺牲的准备。每一天,当他睁开眼睛后,就提醒自己,今天有可能暴露。

    只是,朱慕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杜矶有可能已经加入了军统。罗泽谦下达了暗杀自己的命令,李邦藩让杜矶陪自己去古昌,岂不是变相的落入了杜矶之手。如果杜矶执意要执行罗泽谦的命令,自己就成了送上门的倒霉蛋了。

    “怎么,你还有事?”李邦藩见朱慕云脸色突然一变,问。

    “局座,既然派了一个杜矶,能否再多带几个人去古昌?我也不多带,就开两辆车。”朱慕云说,他越想越害怕。他确实随时作好了牺牲的准备,但那是牺牲在敌人手里。

    如果死在杜矶手里,那就太冤枉了。如果只是与杜矶单独相处一会,他相信杜矶不会起杀心。可是,从古星到古昌,好几十里呢,一路上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以杜矶的身手,他将自己干掉,再栽赃给抗日分子,都未必能看出破绽。

    “怎么,不逞强啦?”李邦藩似笑非笑的说,朱慕云在医院的时候,表现出来的“英勇献身”精神,确实令他感动。

    但现在,朱慕云明显觉得害怕,这才让李邦藩觉得真实。他心里暗笑,恐怕朱慕云此时也后悔了吧,在医院表现得那么勇敢,只是为了讨自己欢心。

    “为了完成本清课长交待的任务,不能懈怠。”朱慕云讪笑着说。

    “此事你自己安排吧。”李邦藩点了点头,现在的朱慕云,才是他所熟悉的朱慕云。

    “朱处长,请上车。”杜矶看到朱慕云走出来的时候,马上恭敬的打开了车门。此次去古昌,他是朱慕云的司机兼保镖。

    接到任务的时候,杜矶心里暗喜。他加入军统后,还没有立过什么功。今天军统在太古街路口所谓的袭击,现在看来,完全失败了。如果自己在路上,能替组织完成这个任务,岂不是大功一件?

    他甚至都想好了,只要造成遭到军统袭击的模样,绝对不会有人查出来。朱慕云一死,古星又少了一个替日本人卖命的铁杆汉奸了。

    杜矶在二处二科待了一段时间,对朱慕云有所了解。表面上看,朱慕云对手下不错,在他手下做事,待遇那是相当不错。但是,朱慕云对日本人,那比对亲爹亲妈都好。宪兵分队的日本人,不管大小,朱慕云都是阿谀奉承,生怕得罪了他们。有些行为,连杜矶都看着恶心。

    “再等等,还有人跟我们一起去。”朱慕云抬腕看了一下时间,他刚才已经给周志坚打了电话,让他马上带人开车赶到宪兵队。

    朱慕云想来想去,能对付杜矶的,也就只有周志坚了。

    “还有人一起去?”杜矶诧异的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刚才的计划,就没办法实施了。

    “今天晚上人手虽然紧张,但抽几个人出来,还是没问题的。”朱慕云微笑着说,晚上的行动,李邦藩已经安排好了。他只希望,于心玉能迅速把消息传回总部,再让总部通知罗泽谦。

    “今天晚上有行动?”杜矶更是诧异,此事他怎么没听说呢。

    “你不知道?晚上局座准备对军统收网。今天晚上,军统在古星的力量,怕是要被一网打尽了。”朱慕云意味深长的说。

    “真的?不能参与,太可惜了。”杜矶心中大吃一惊,但脸上,还得装出一副遗憾的模样。

    杜矶上午去了古昌,天黑才回来。在情报处待了一会,只知道今天军统在太古街路口有行动,原本是针对朱慕云。没想到,朱慕云却逃过一劫。

    但是,晚上要收网,他却是不知道的。这样的行动,为了保密,历来都是在行动之前,才会把命令下发到他这一级。朱慕云是李邦藩最信任的人,提前知道内幕也是正常的。

    “为皇军效力,不分功劳大小。不要因为我们去古昌,就觉得错失良机。说不定,在古昌的行动,更能令皇军刮目相看呢。”朱慕云劝说。

    “朱处长,我没烟了,能去买包烟吗?”杜矶突然一摸口袋,问。

    “还有点时间,给我也带两包三炮台回来。”朱慕云随口说道。

    等周志坚带着二科的人到了宪兵队后,杜矶也终于回来了。朱慕云接过三炮台的时候,看到他眼里很失落。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杜矶并没能及时通知军统。

    朱慕云没与杜矶坐同一辆车,他让杜矶坐在后面的车上。就算杜矶大开杀戒,至少也阻止不了自己逃跑。另外,他也没让别人开车,他以自己熟悉路况为由,在前面开车带路。

    其实,朱慕云想的是,一旦后面的车子出现意外,自己一脚油门,就能溜之大吉。如果换成其他人开车,见后面的车子出现异常,必定会停车,还会下去看看。

    “处座,你亲自开车,这怎么敢当呢。”周志坚与朱慕云同一辆车,晚上的收网行动,是李邦藩亲自布置的,二处并没有具体任务。这个时候,周志坚也不知道,晚上会有针对军统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