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章 剑气

    想到这里郭龙真就有些无力,万幸的是,此时风云大幕还没有彻底拉开,天下会还在崛起之中,还有时间增强实力。(Www.K6uk.Com)

    眼下最要紧的,是师父郭雄所担心的事,如果无双城真的开始争霸南方,铁剑门该何去何从。

    恐怕师父还不知道,天下会和无双城已经暗自结盟了,一南一北,准备各自成为南北霸主之后再一决上下。

    郭龙真暗自叹息一声,有时候知道的越多,就越是烦恼。

    “铁剑门祖师训诫,门下弟子宁折不弯、一往无前,无双城如果兵临城下,为师一定力拼到底,不堕师门威名!绝不会让师门武功,成为无双城的收藏。”

    师父这话让郭龙真心中一沉,无双城的独孤一方乃是不逊于雄霸的绝顶强者,岂是铁剑门这样的小宗派能够抵抗的,但他知道郭雄的性格,劝说的话无法出口。

    郭雄锐利的目光从眼前的三个弟子身上缓缓扫过,“铁剑门三百年的基业,不能毁在我的手中,这次我找你们三个来,就是准备把铁剑门的镇派武学铁血气剑诀传授给你们,给铁剑门留下再起的希望!”

    “师父!”

    “爹爹!”

    郭雄这番话,仿佛在交代后事一般,顿时让连云、李茵红了眼眶,郭蓉蓉这个萝莉也扑到他的怀里哭闹起来。

    铁剑门近千弟子,能让郭雄信任的人不在少数,但只有连云、李茵以及郭龙真,才是郭雄眼中铁剑门的希望。

    其他铁剑门的弟子,哪里又能想到,自家的师门刚刚达到巅峰,正是如日中天之时,掌门人已经开始安排铁剑门的后事了。

    “你们不要做这种小儿女姿态,无双城的人还没到,还有时间周旋,为师只是做了最坏的打算,或许事情还有转机呢?”郭雄连连安慰怀里的萝莉,有些无奈的说道。

    勉强把郭蓉蓉安抚,郭雄连忙将铁血气剑诀传下,将几个人赶了出去,宣布闭关。

    “以身养煞,以煞洗剑,以剑养气,气剑交感,剑破无极!”

    传下铁血气剑诀之后,郭雄就宣布闭关,力求尽快恢复伤势来应对可能是敌人的无双城,郭龙真回到自家的院子,开始参悟这门镇派武功。

    将铁血气剑诀的口诀粗略的看了一下,他不禁对创出这门武功的铁剑门祖师有着几分的敬仰。

    风云世界以练气为主流,每一个知名的高手,都有一身浑厚之极的真气,而郭雄这个铁剑门掌门的真气比较起来还略逊于大江派掌门,能击杀对方,郭雄靠的就是铁血气剑诀这门武功。

    修炼这门武功的第一步,就是利用真气刺激身体,产生一种至阳至刚的阳煞之气,之后用阳煞之气淬炼精钢所制的铁剑,武者和长剑会产生一种玄妙的感应,体内的阳煞之气受到长剑影响,逐渐的蜕变成至阳至刚无坚不摧的剑气。

    这门武功修炼到最高程度,可以徒手发出数丈剑气,切金断玉,犀利无匹。由于受阳煞之气影响,剑气呈血红色,故称为铁血剑气。

    郭龙真研究了半天,他好歹是真武宗的弟子,耳濡墨染之下各种武道的基础知识了解的十分全面,根据大胆的推测,这所谓的阳煞之气就是武者自身的精气凝聚而成。

    人之三宝,精、气、神。

    武者的修炼基本上就是围绕着三者做文章,只要是修行武道的世界,就不会超出三者的范畴。

    但铁血气剑诀这种强行以精化气,以气炼神的修炼之法郭龙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门功法充满了奇思妙想,不得不让人赞叹。

    “不过,强行催化身体的精气实在是太过摧残肉身,这门武功如果练成,身体定会千疮百孔,根本无法承受体内的犀利剑气,怪不得自铁剑门祖师之后,再也无人将这门武功练到巅峰!”

    真武宗的武者修炼一直是一步一个脚印,是再正宗不过的正派作风,铁血剑气则充满了急功近利的魔道风格。

    郭龙真参悟了之后,有些不喜,不过却没有放弃修炼,无论是主世界,还是这个风云世界,他都需要拥有强大的力量,并且越快越好,铁血气剑诀来的正是时候。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扬州城都风平浪静,铁剑门逐渐的接收了大江派的所留下的势力之后,越发的兴盛。

    郭雄这个掌门人并没有出现在大众之下,铁剑门对外放出的消息则是掌门在和大江派掌门战斗中有所感悟,需要闭关来使实力更上一层楼。

    连云和李茵作为大师兄和大师姐,只是偶尔出面,接待一下来访的江湖前辈和各路闻风而至的散人,将门派的大权分别交给了信任的弟子处理,唯一做出的命令,是全力的搜集各种增益气血补充精元的药材。

    没办法,修炼铁血气剑诀太过消耗精气,修炼一次就仿佛大病一场,没有海量的药物支撑,根本无法修炼。

    一个月之后的一天,一个满脸焦急的弟子打破了院子的宁静。

    “三师兄,大事不好,大江派的余孽带人打上门来了!”

    院子正中,郭龙真手持长剑,闭目站立,手中长剑轻微的颤抖,剑刃的边缘,闪过一道道暗红色的流光。

    听到这个弟子的声音之后,郭龙真眼睛睁开,旁边弟子浑身一紧,身上猛的除了一层鸡皮疙瘩,眼前仿佛一道犀利的剑气闪过。

    “大师兄和大师姐呢?”郭龙真问道,他的年龄在铁剑门的众弟子之中并不大,遇到这种事情,出面的往往是连云和李茵,还轮不到他。

    这个弟子来不及思考刚才的异像,连忙回答:“大师兄和大师姐三天前宣布闭关修炼了,我们不敢前往打扰,只能先来找三师兄!”

    郭龙真上次在与大江派的战斗中虽说受伤不轻,但战绩也不小,所有的铁剑门弟子也十分佩服他的实力,所以这时就想到了他。

    “先把事情和我说一下吧!”郭龙真也有些无奈,只得停下修炼,和前来报讯的弟子一起前往铁剑门在扬州城内的总堂。

    “连云和李茵呢?怎么不敢出来?郭雄受伤做了缩头乌龟,怎么他的两个弟子也当起王八了?”

    还未走进,郭龙真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个嚣张的声音。

    铁剑门的总堂位于扬州城南,占地极广,此时总堂的大门那里,数百铁剑门弟子将大门牢牢的围了起来,十几个白衣男女和铁剑门隐隐对峙。说话的是处在最前的一个男子。这个人郭龙真也认识,是大江派掌门的六弟子方世杰,一个月前在和大江派的战斗中没有出现,没想到现在竟有胆量出现在这里。

    随着消息的传出,不少江湖散人市井游侠也赶到这里,在外围看着热闹。

    “放屁!”

    “竟然侮辱师父,你们这群畜生找死!”

    “一起上,我就不信他们十几个人还能挡住我们数百人的围攻!”

    方世杰的嘴巴太毒,一下子就将铁剑门上下全部激怒,群情激奋,准备围殴他们,看到这种情况,十几个大江派弟子不禁色变,站在他们中间的一个身穿白袍留着小胡子的中年剑客也有些不自然。

    “且住!难道铁剑门就没有一个人敢和我刘师叔单独比试吗?还是你们铁剑门无人,准备不顾江湖道义以多取胜?”方世杰见状也不敢再出言侮辱,大声喝问。

    铁剑门的弟子左右对视,有些犹豫,这十几个大江派弟子前来挑战,按照江湖规矩,铁剑门应该同样派出弟子和他们一对一,不然就是不顾江湖规矩,影响铁剑门的名声。

    但和大江派的人一对一,大师兄大师姐不在,他们真的不是那个中年剑客的对手,刚才已经有十几个门中好手伤在他的手上了。

    “方世杰,是谁给你的胆量,让你敢在我铁剑门总堂前出言不逊?”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

    人群散开道路,一个金冠束发白袍翻飞的俊朗少年飘然而至,手持三尺青锋,不过十七八岁,显露出一股勃勃英气,锐气逼人。

    “三师兄到了!”

    “郭师兄,大江派的这帮人欺人太甚,陈师弟赵师弟就是被他们打成了重伤!”

    郭龙真一来,这些弟子像是有了主心骨,顿时凝聚起来,右手一摆,铁剑门的弟子顿时安静下来。

    “一个月前你逃过一劫,现在还敢送上门来,说吧,方世杰你想怎么死?”郭龙真冷冷的说道。

    方世杰闻言一慌,看了身后的中年剑客一眼,这才哈哈笑道:“这次是我刘景明刘师叔上门挑战,想要杀我,先在刘师叔手下活过来再说吧!你师父郭雄受伤,这次看谁保得住你!”

    “原来是打听到师父闭关养伤才敢上门挑衅,方世杰,你们大江派也就剩下这点出息了,无需师父出手,我也能教训你们,就先从你开始吧!”

    郭龙真说着,身子一闪,迅捷无比,一步就来到了方世杰的身边,右掌一挥,真气涌动,洁白如玉的手掌,仿佛翻天之印,狠狠的压了下来。

    “小子好胆!”大江派的那个刘师叔刘景明没想到眼前这个白衣少年说翻脸就翻脸,动手干脆利落,惊怒无比,同样一掌击出,大江门秘传的真气汹涌而出,宛如大江波浪,蕴藏强大的暗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