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章 镖局

    阳山郡,阳山城。(看啦又看小说)

    几天的时间很快过去,郭龙真快马加鞭,很快就看到了熟悉的城池,

    阳山城外边,沿路上有许许多多的村落,一些身穿粗布麻衣的乡野村夫扛着农具,在山野田地之中摆弄着农田,农田之中,一片青绿,一条七八米宽的小河从东至西,蜿蜒流动横穿村落,滋养着一方水土。

    看到这熟悉的画面,感受着浓郁的乡野之气,郭龙真心中感慨,离家将近一年,家乡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不过当他看到许多壮汉在侍候庄稼的时候,不忘呼喝几声修炼一下拳脚,看到陌生人经过的时候,自觉的聚集到一起,警惕的看着陌生来客。

    眼神有些恍惚,察觉到这些人目光中的戒备,郭龙真心中叹息。

    “终究还是不一样了,以前阳山郡民风淳朴,但随着野外山贼流寇越来越多,饱受其害的百姓也开始自发的组织起来了。”

    随手扔给守门士兵一块碎银,郭龙真牵着马,朝着城西走去。脚步匆匆,带着几分焦急,一路毫不停留,前往城西的威远镖局。

    一路上,不少人看见一个俊秀少年金冠束发,白衣劲装,腰悬长剑,只当是哪家的少爷经过,一个个都低着头,不敢打量,唯恐冒犯。

    几个身穿粗布的汉子壮着胆,悄悄的看了两眼,都咂舌不已,“真是威风,光是这个人身上的长剑,卖出去都能值十几亩田了!”

    其中一个大汉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又不敢确认,“这个人,看起来怎么像威远镖局林总镖头的外甥郭龙真?”

    “郭龙真?他不是前往真武宗拜师学艺去了吗?嘿,也不知道他在真武宗学到了什么武功!”另一个壮汉提及真武宗的时候,语气中有着说不出的羡慕和嫉妒,能拜入真武宗,对于他们这些没有多少习武天赋并且还没钱没势力的人,这简直是一个不可企及的梦想。

    “难道是郭龙真听到他舅舅出事回来了?”

    “真的是郭龙真,没想到将近一年的时间不见,我都快认不出郭龙真的样子了,这个小子的变化也太大了吧!”一个大汉轻呼一声,他以前曾经在威远镖局当过趟子手,所以认出了容貌大变的郭龙真。

    他并不知道,有了轮回金盘,郭龙真已经脱胎换骨,身上再也没有一点懵懂少年的气息,浑身流露出一种凌厉的气势。

    他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以前他手脚不干净,被威远镖局赶了出来,心里有过后悔,有过怨恨,但此时心中却突然升起一丝希望。“有他回来,威远镖局想必不会倒下了吧!”

    青山县东城郊区,一座占地十余亩的大宅矗立,大宅门口两侧,两尊巨石雕刻而成的石狮须发怒张,环视着四周,大宅门口上方悬挂的牌匾上,写着威远镖局四个大字,字迹潦草,却有一种开山裂石,刚猛无比的气势。

    此时一群商人正围在大门,群情激奋着叫嚷着。门口两个劲装大汉满头汗珠,大叫着大家冷静,拼命的把一群人挡在门口。

    “让我们进去,我们要见林夫人!”

    “我们信任你们镖局,才把货物托付给你们,现在货丢了,就要按照规矩赔偿!”

    “对!赔偿!”

    听着耳边不断的叫喊声,两个大汉脸色像是吞了一个苦瓜,他们两个筋骨强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种彪悍的煞气,但此刻两个人轻手轻脚,唯恐一不小心用错了力,把这些实力只是寻常的商人弄得筋骨折断。

    丢了押送的货物,是他们自己本事不够,对不住这些信任镖局的商人,如果再出手打伤他们,不说内心的愧疚,阳山郡的巡城司也会前来过问,镖局已经够艰难的了,不能再惹出什么是非来。

    “如果总镖头还在,就算运丢了货,这些商人也不敢在威远镖局的门前撒泼!”两个镖头心中无奈的想着。

    阳山郡第一大镖局的威风和霸气整个郡府无人不知,胆敢招惹镖局的毛贼已经用生命付出了代价。可是现在总镖头居然失手被山贼给擒了,威远镖局的名声一下子就毁了大半。

    就算林天远平安无事的回来,镖局以后也很难再达到往日的巅峰。

    不少聪明人都看出了这点,这些天,威远镖局的趟子手和镖师有不少人悄悄的离开,还有些人干脆直接投靠了其他镖局,现在整个威远镖局,除了十几个老妈子之外,就只剩下两个镖头五个镖师和十几个趟子手。

    林天远是威远镖局的主心骨,也是整个林家的顶梁柱,他出了事,郭龙真的舅母林夫人顿时慌了神,手足无措,面对眼前的困难,想不出一点办法。

    林家大厅,林夫人坐在椅子上面,无助的垂泪,玉手死死的捏着手绢,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乖巧的伏在她的身边。女孩十三四岁,有些青涩,但从容貌可以看出,将来长大以后肯定是一个大美人。

    “妹妹别太伤心了,天无绝人之路,我们一定会有办法度过难关的!”林若云轻声的安慰着林夫人,她年纪约莫三十余岁,身姿绰约,容貌秀美,眼角有着几丝皱纹,这才显示出岁月在她身上雕刻的痕迹。

    “如果表哥在就好了,他一定会有办法的!”一旁的女孩眼神中充满着期盼,对小时候经常带着她到处玩的表哥十分的崇拜。

    林若云闻言一叹,真儿前往真武宗拜师的时候,还只是个脸上带着稚气的少年,现在才不到一年的时间,真武宗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把他培养成材,这个时候根本没有办法指望他。

    小女孩握着拳头,眼珠转动,看向大门,“表哥,你可一定要快点赶回来,赶跑那些欺负妈妈和璇儿的家伙!”

    “不行,堵不住了!”

    威远镖局的门前人越来越多,还有许多人围观看着热闹,两个镖头心道不好,前来讨要赔偿的商人根本没有那么多。

    他们在拥挤的人群中,看到了城中其他几个镖局的人,他们这是落井下石,想要一棍子把威远镖局彻底打死啊!

    “今天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不然就休怪我们不讲情面!”

    “对!林夫人再不出来的话,我们就冲进去了!”

    几个心怀不轨的家伙在人群中叫嚷着,趁势起哄,将局势搅得更加混乱,真正想着讨要赔偿的商人反而被挤到了人群的边缘。

    “这些可恶的家伙,如果不是今天把手下全部派出去打听那货山贼的下落,人手不足,他们也敢这么嚣张?”两个镖头气得牙痒,想要大声稳定局面,却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