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章 路阻

    有着郭龙真的提醒,车队不敢走得太快,唯恐被可能出现的黄巾贼看出破绽杀奔而来,十几个护院在前方几里不断的来回巡视,以免遭到伏击。(www.k6uk.com)

    “这个地方四周都是山丘树林,倒是一个埋伏截杀的好地方!”郭龙真打量着路上的环境,不由得感叹一声,常年的战乱,道路两旁的草木丛生,仔细的观察甚至能在草木中找到饿殍的尸骸。

    并且道路旁山丘起伏,这些山丘虽然不高,但草木茂密适合隐藏,几百号人藏进去,轻易发现不出踪迹。

    甄尧苦笑一声,“子烈兄还是不要开玩笑了,说实话我的修为不怎么样,传闻中黄巾贼子中的头目渠帅,能够施展一些术法符咒,让麾下的贼子疯狂无比,如果真的遇到黄巾贼子,一切就靠你了。”

    “术法符咒?黄巾还有这样的手段?”郭龙真闻言有些好奇,在主世界以武为尊,虽然有着术法但那些都是旁门小术,据说武者只要修炼到精气如虹的地步,便能免疫大部分的术法,所以这些在主世界流传很少。

    说到法术,甄尧脸上便浮现出忌惮的神色,“如果我们是绝顶武将巅峰人仙,当然不怕这区区邪门术法,但你要知道,寻常人可没有那么强大,他们可以轻易的被术法所影响,据说张角将邪门术法修炼到前无古人的程度,一式法术施展,就能影响数万大军,他刚刚起事的时候,使用法术将麾下十万黄巾力士训练的悍不畏死。”

    “凭着强大的法术,前期他屡战屡胜,大汉无数忠臣猛将居然在他手中屡屡折戟,还好他长时间施展大规模的法术折损了寿命,早早的死了,不然大汉未必能平定黄巾叛乱!”

    这种秘闻寻常人根本无从知晓,也只有甄尧这样出身士族的豪门子弟了解一些内幕,如果初次遇到黄巾贼,寻常人不知道这些情况,肯定会在贼寇手中栽一个大跟头,甚至还会丢掉性命。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黄巾军中没有什么猛将却掀起了这么大的波澜!”郭龙真恍然,甄尧的话也算解了他心中隐藏已久的一个疑问。

    郭龙真神色也变得认真一些,“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要小心了,这里距离前方的武邑县还有三十余里,如果真的有黄巾贼寇,那他们肯定会在这附近动手!”

    武邑县中驻扎着数百郡兵,如果附近有贼寇出没肯定会出来剿贼,如果距离再近一些,那些贼寇肯定不敢动手。

    甄尧神色一惊,从怀里取出一张羊皮卷,上面画着简易的山川河流,这是甄家众多的商队在冀州行商之时暗自记下的地图。

    “前方是赵家坡,过了赵家坡就到了武邑县的地界,难道贼寇会在这里动手?”

    “传令下去,所有人戒备!”甄尧连忙高呼一声,众多护卫仆人连忙打起了精神,眼神开始警戒起来。

    张豫依旧没有将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在他看来,一具黄巾余孽的尸体而已,就让三兄如临大敌,还大动干戈的让手下警戒,实在是有些夸张。

    这时,两个在前方探路的护院急匆匆的纵马赶回,他们背上还插着几根竹箭,脸上惊慌失措,看到这情景,郭龙真和甄尧脸色一沉,便知道事情不妙。

    果然,一个护院拉起缰绳准备停下,却不料刚才跑的太急,一下子就被甩了下来,这个护院没有理会身上的擦伤,连滚带爬的冲了过来。

    “少爷,大事不好,前方果然有黄巾贼子!”这个护院脸色苍白,被吓得不轻。

    甄尧闻言顿时脸上泛起苦涩,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饶是刚才已经做好的心理准备,此时也有些受不了,看了一眼郭龙真,希望他能够不负重托,解决当前的麻烦。

    “这位兄弟,前方的详细情况还请你说一下,那些黄巾贼子有多少人?”郭龙真冷静的问道,这个问题很是关键,如果前方有一万人马,那他直接转身就走,最多带上甄尧和张豫两个人,什么万担粮草直接就可以扔在这里了。

    他是突破了到了荡髓境界,成为二流武将,但面对一万黄巾贼寇还力有未逮,人数到了一定的程度,也能堆死高手。

    探路护院缓了口气,这才说道:“约莫有一千多人吧,不过这一千多人都是青壮,没有老弱妇孺,其中还有一个头目,刚才我和弟兄们在前面探路,那个头目出手,一下子就杀死了几个弟兄,只有我们两个逃了回来!”

    “子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甄尧听到前方有一千多黄巾贼,顿时有些惊慌,几百号贼寇这些护院还能应付,一千多人实在超出了车队抵挡的极限。

    他身旁的张豫此时也被这消息吓傻了,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危险,前些天在常山遭到贼寇他不过一笑了之,浑然无惧,但前方的敌人实在太强。

    郭龙真心念电转,他没有学过什么兵法战策,就算学过也不可能凭着眼前这百多个护院在千余人马的进攻下护住车队的万担粮草。

    “此时只能凭着武力解决问题了!”

    郭龙真下定决心,腰悬战剑,手提玄星枪,对甄尧说道:“甄兄,你安排车队先在这里停下做好防御,我去会会前方的黄巾贼,看看他们到底有多么厉害!”

    不过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人马嘶鸣声,一阵闷雷响动,十几个身披简陋铠甲手持长枪大刀的贼寇纵马而来,他们身后,近千头戴黄色汗巾手持木枪木矛的精壮呼啸着紧跟而来。

    这些黄巾贼寇本来在前方埋伏,被探路的护院发现之后,知道自己的行踪泄露,便直接正面迎了上来。

    “都给大爷听好,识相点就乖乖的不要动,不然休怪大爷我手下无情!”

    领头的贼寇黑脸上残留着几道伤疤,手中提着一柄大铁枪,看到车队上堆的麻袋,顿时哈哈大笑,舔了舔嘴唇,十分的兴奋。

    看来面前的这个车队还是个大肥羊,把他们杀了,抢来的东西肯定能吃上几天。

    被千余黄巾贼寇围着,车队中的护院纷纷露出惊慌之色,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武器,希望手中冰冷的武器能给他们带来一丝安全感。

    这些黄巾贼寇一个个露出狞笑,不怀好意的看着他们,只要黑脸头目一声令下,他们就要上前将这些护院撕碎。

    甄尧和张豫手脚有些发软,哆嗦着指挥着手下做好防御,心中有些后悔,早知道会遇上黄巾贼寇,就再多等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郭龙真能不能应付眼前的局势。

    郭龙真催马上前,冷冷的注视着这个黑脸贼寇,从他身上的气息可以推断出,面前这个贼寇头目约莫有着三流武将的实力。

    “何方贼人,也敢大言不惭?”郭龙真冷笑一声,心中对敌人的实力有了大概的估计,他便放心不少。

    看到车队中走出一个少年,竟然无视他手下千余人马,黑脸贼寇先是一愣,随后仰头狂笑,笑声一收,厉声喝道:“好生狂妄的小子,竟敢和大爷我这么说话,大爷乃是人公将军帐下校尉何超,你到了黄泉路上,别忘了杀你的人是谁!”

    说完,何超左手一挥,“左右,给我先杀了这个狂妄的小子!”

    他一声令下,四个骑马的黄巾精锐便呼啸而出,挥舞着刀剑,朝着郭龙真劈砍而去。

    “张梁死了都多少年了,你还打着他的旗号?”郭龙真大笑一声,就这么提着枪等着,当四个黄巾精锐的马刀砍下的时候,手腕一翻,长枪横扫而出。

    咔嚓咔嚓!

    连续四声爆响,强劲的罡风扫过,长枪带着无匹的力量直接将四个黄巾贼寇扫落下马,四个人鲜血狂喷,像是被玩坏的破布娃娃,落马倒地,眼见不活。

    “小畜生你敢动手?”何超见状,狂怒大吼一声。

    “这样的货色也敢在我面前卖弄!真是不知死活!何超是吧,遇上我算你倒霉,你也陪着你的弟兄下黄泉吧!”

    郭龙真哈哈一笑,提着玄星枪,英姿焕发,一举一动,都恍如猛虎巡视山林,苍鹰搏击长空。充满了豪气。

    左手在马背上一拍,郭龙真催马奔驰,枪尖微微扬起,直指何超,居然孤身一人朝着一千多贼寇冲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