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九章 阵前交锋

    此时,郭龙真神色平静,和高彬两人呆在大军正中,身后四个屯长一字排开,神色各异,他打量着对面的黄巾大军,这些黄巾贼寇阵型不整,但人数太多,一眼望去便看到黑压压的一群,让人心惊胆战。(www.k6uk.com)

    渠帅黄龙带着手下缓缓压来,约莫接近了弓箭手的射程,便停了下来,和这群衣不蔽体的黄巾贼寇相比,郭龙真这方至少能保证每个人都拥有武器,大军整齐的阵列,人数虽少,气势却比对方强大。

    经过几天突击训练,昨天又经过一场大胜,这两千士兵也有了一丝精锐的气质,除了原本的手下之外,昨天俘虏的那几百青壮主动请求投靠,只要有一口饭吃,他们不介意投靠任何人,反正他们的亲人早就在青州大旱之时就被活活的饿死,已经没有了后顾之忧。

    “这些黄巾俘虏挣扎求活为了生存什么都干,如果传给他们一些简单的功法,把他们编为破军营,每战必先,定能发挥出极强的作用!”

    郭龙真心中念头闪过,但见到对方大军逼近之后,王式便拉起缰绳,手持长柄大刀来到两军阵前。

    “黄巾贼子,谁敢和我出来一战?”长刀一指,王式大吼一声出言挑战,昨日他纵马在黄巾军中如入无人之境,让他信心倍增,下意识的便看低了对方不少。

    王式叫阵之后,对方也不甘示弱,立即出来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大汉,这个大汉身体高大,手中提着一杆宽刃大斧。

    “狗贼休得猖狂!让俺魏鸾来会会你!”

    这个自称魏鸾的大汉一出来,高彬脸上变了颜色,“这个魏鸾力量强悍,我手下的两个屯长就是折在他的手中,此人有着炼筋圆满的境界,也不知道王式能不能取胜。”

    郭龙真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魏鸾气势爆裂,看起来不是易于之辈,便对身后单豹和庄武吩咐道:“你们两个且上前去,为王校尉压阵,如果王校尉不敌,你们便出手相助。”

    王式好歹也是一军校尉,如果在两军阵前被杀,官兵便折了锐气士气大降,昨日商量的对敌之策就没了作用。所以郭龙真必须保证王式的安全,如果有必要,甚至会亲自出手。

    在郭龙真安排吩咐的时候,王式和魏鸾已经在两军阵前交锋起来,王式冷然一笑,拖着大刀便冲锋而去,近到对方身前之时,人借马力,一刀横空劈下,气势惊人。

    “天火燎原!”王式使出了家传的五火焚神功的招式,浑身气息爆裂如火。

    “来的好!”魏鸾狂吼一声,迎身扑了上去,只听得咔嚓咔嚓连声爆响,他的双臂筋骨暴涨,抡起斧头以攻代守。

    当!

    长刀和大斧在空中狠狠的交击在一起,发出刺耳的金属撞击声,王式只感到一阵强大的震颤传来,双手差点握不住兵器,连人带马被震退三步。

    魏鸾也不好受,硬生生的接了对方人马合一的一招,胸中烦闷欲死,不过他毕竟久经杀戮,经验丰富,很快就压下这种感觉,再次狂吼一声,疯狂的向王式攻击着。

    “这是大力神魔功!这魏鸾居然也修炼了这门武学,看样子他已经将这门武功修炼到小成,如果修为再有所突破,就能成为炼骨境的三流武将!”

    郭龙真辨认出了魏鸾力量强悍的原因,大力神魔功不逊于虎啸金钟罩,能列在太平天书中的武学,有着独到之处,这王式怕是要败了!

    转眼便是十几个回合过去,此时王式狼狈的躲闪着对方的攻击,脸上带着气急败坏的神色,咬牙切齿恨的发狂,连连施展家传的刀法,可是和对方手中的大斧一碰,强大的力量就将长刀荡开,再精妙的刀法遇到这一力降十会的武功,也无可奈何。

    “受死!”魏鸾越打越是兴奋,眼神发红,大斧突然向下一劈,噗嗤一声,砍断了王式坐骑的前腿,马声嘶鸣,痛苦的倒在地上,王式被摔得头昏脑涨,还未反应过来,大斧带着呼啸的劲风再次劈来。

    “将军饶命!”王式面色惊惧,手脚发软根本无法抵挡,下意识的求饶起来,浑然不顾自己官军校尉的身份。

    “哈哈哈求饶也没用!谁也救不了你!”魏鸾狂笑着,手中大斧去势更急,眼看就要立下大功,心中欢喜。见到魏鸾大占上风,黄巾大军气势暴涨。

    “贼寇住手!”就在王式落马之时,已经有所准备的单豹庄武二人已经催马赶来,一人持枪一人持刀,敢在紧要关头挡住了魏鸾的攻击。

    “岂有此理,官军竟然如此无耻,单挑不过,竟然围殴!你们两个上前助战,定要取下官军校尉的人头!”黄龙神色一怒,也派出了两个黄巾头目出去。

    郭龙真和高彬两人耳聪目明,听到了王式的求饶声,顿时面色森冷。

    “王式此人出身渤海王家,身为官军校尉竟然向贼寇求饶,简直是败坏门风,此战过后,我定要修书一封传于太守!”高彬心中十分的不满,王式救援章武的那一点恩情也无法打消心头的愤怒。

    本来按照昨天的计划,在斗将的时候尽量斩杀贼首,打击黄巾的士气,谁曾想王式如此的不堪,刚出阵便遭遇败绩。

    “情况不妙,王式被贼寇打败,我军的士气肯定受到影响,接下来必须斩杀贼寇,挽回士气!高兄,你连场大战身体还未恢复,就在这里替我压阵。”

    郭龙真心中怒气稍稍压制,右手从得胜钩上取下玄星枪,两脚一夹马腹,催马朝着两军阵前赶去。

    “哈哈哈哈你们这两个狗贼根本不是我们弟兄的对手,还不快快下马请降?”这时魏鸾和两个赶来助战的黄巾头目大占上风,单豹和庄武护着王式,根本没有还手的力气,眼看就要战死沙场。

    “休想!”单豹喘着粗气,手中大枪一扫,避开对方的攻击,庄武却躲闪不及,被一枪戳在了肩膀上,惨呼一声,手中一颤,武器当啷落地。

    “男儿战死沙场,死得其所!岂能向贼寇屈膝!”单豹嘶吼着,心中绝望,但依旧奋起抵抗,长枪呼啸连连,根本不顾及对方的攻击,想要以命换命,魏鸾三人可不想和一个必死的人拼成两败俱伤,不由得放缓了招式,给单豹留了一息残喘的机会。

    不过庄武却没有单豹这样的运气,手臂受伤,便丧失了大半的战斗力,勉强躲了几招,便被魏鸾一斧劈在脑门之上,直接扑通倒地,战死沙场。

    “好!”黄龙大叫一声,猛的一拍大腿,右手一挥,两个精壮的力士提着巨大的鼓锤,擂鼓助威,黄巾大军气势达到了顶点。如果这个时候他下令全军进攻,说不定能一举破城。

    不过他心中虽然有这个心思,但当他看到郭龙真催马而出,便按下心思,准备等魏鸾三人将这个校尉击杀,再行出阵,倒是必定万无一失。

    “魏鸾,官军的校尉冲过来了,还不快快结果了这厮!”一个黄巾头目看到了冲锋而来的郭龙真,心中一紧,连忙大声提醒。

    魏鸾哈哈大笑,一柄大斧左右挥砍,将单豹死死的困在原地,“什么狗屁校尉,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

    “你这贼厮,说什么也不能让你把所有的功劳都抢了!”另外一个黄巾头目冷哼一下,一把将手脚酸软的王式扔到后面,啐了一下,手中长枪一震,抢着纵马而出,朝郭龙真迎去,准备挡着渠帅的面立下功劳。

    “我还没去找你,你居然就送上门来!”郭龙真失笑一声,他此时恢复到炼精第五重的修为,虎啸金钟罩将身躯强化到极限,如果放手冲锋,横扫千军也是等闲,像眼前这些黄巾头目,在他的眼里如同草芥。

    “给我去死!”这个黄巾头目吼叫着,手中长枪急刺,枪头乱舞,如同道道幻影,将郭龙真全身上下笼罩,显出一手不俗的枪法。

    郭龙真面色不变,也不躲闪,这样的枪法对付普通士兵还行,对付他那就是笑话,淡淡一笑,手中玄星枪直接向前一扫。

    咔嚓一声,强大无匹的力量一下子就将黄巾头目的长枪震碎,随后不可阻挡的轰击在他的胸膛,这个黄巾头目像是个破布麻袋一样,在马上被一枪扫飞十几米,浑身冒血,筋骨尽碎,扑通摔在地上不再动弹。

    “什么?这怎么可能?”

    “这个校尉怎么如此厉害?竟然一招就杀了老宁?”

    魏鸾和另一个黄巾头目都大吃一惊,尤其是魏鸾,他和老宁向来不合,但不管如何看对方不顺眼,他也不得不承认老宁有和他当对头的实力,这样的实力在对方手中竟然走不出一招,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啪,黄龙折断了手中的马鞭,双目血红:“竟然杀我手下,可恶,饶你不得!来人,取我兵器来,我要亲自出手!”

    自从北上冀州以来,手下的大军折损不少,但黄龙不以为意,乱世之中流民遍地,性命最是低贱,折损的再多随时都能补充,但五个手下可是他仗以指挥全军的心腹,折损一个就让他心痛不已。

    郭龙真速度不快不慢,斩杀黄巾头目之后,朝着魏鸾而去。

    魏鸾两人如临大敌,先护住周身,不再去管单豹和王式的死活,这两个人加起来给他们带来的威胁,也没有眼前这个校尉十分之一。

    单豹本以为这次必死,谁知道就这么脱身而出,他神色复杂的看了郭龙真一眼,忍者浑身的伤势将王式扶了起来,随后将庄武的尸首搬到马上,朝着城池方向行去。

    被郭龙真身上凌厉无匹的气势锁定,魏鸾两人额头冒汗,无暇顾及他们。

    “校尉!庄武他、、、、、哎!”郭龙真迎面而来,单豹看了马上的尸首,脸上苦涩,庄武这个几天前还和他比斗的对手,就这么死了,让他心中十分的不痛快。

    郭龙真点了点头,先是冷眼扫了委顿在后面的王式一眼,声音之中蕴含着杀意,冰冷的说道:“这次你救下王校尉,功劳不小,先回去好好休整,我会为庄武报仇的!”

    和王式相比,悍不畏死的单豹刷新了他在郭龙真心中的印象,郭龙真本来还想着以后找机会把他这个刺头清理掉,但看到刚才他的表现,不由得对单豹刮目相看。准备真正的接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