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一章 张济家眷

    “这人是谁?年纪和少将军相差不大,实力却如此恐怖!”郭龙真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一向见多识广的张管事也吓住了。(看啦又看♀小说)

    “少将军,夫人!我们有救了!”张管事长啸连连,白须白发飘扬激荡,手中长槊带着爆炸般的气劲横扫,长槊和空气剧烈摩擦,风声呼啸,惨烈雄浑。

    他施展的招式,是张济所传的杀伐武功,最适合在千军万马中施展。精钢长槊翻江倒海,引得周围罡风四起,扬起漫天沙尘。

    没有同境界的武者牵制,张管事顿时如过江猛龙,深入这些飞熊军骑兵之中,长槊挥舞之间,众多西凉骑兵被刺穿胸膛,惨叫连连。

    这时候,张绣反应过来,也冲了上去,经过刚才的战斗厮杀,他成长迅速,枪法招式变得精炼起来,一枪刺出,迅捷如风,连续将几名西凉骑兵刺落马下。

    “队正死了,我们快走!”

    “把这里的事情禀报李将军,让他替我们报仇!”

    剩下几十名西凉骑兵见到长官被杀,没了主心骨,顿时有了退意,调转马头,准备逃走,不过郭龙真既然出手,就不会坐视。和张辽一起左右分击,轻描淡写的出手几招,就将这群飞熊军精锐全部击杀。

    “多谢公子出手相助!”张绣和张管事走了过来,连连道谢,守护马车的护院死伤狼藉,只剩下十几个人,赶着马车也靠了过来。

    这时,一双欺雪赛霜的玉手掀开帘子,露出一张妩媚动人的绝美俏脸,这个女人一出现,仿佛空气中传来一阵香气。

    “婶婶!”

    “夫人!”看到这个女子出现,张绣和张管事连忙行礼,这个女人就是飞熊军想要抓走的张济妻子,也是张绣的婶子。

    “贱妾乃是中郎将张济之妻,这是张绣和张管事,不知公子可否告知姓名,贱妾也好禀报将军,报答公子的恩情!”张夫人柔声说道。

    郭龙真淡淡一笑,心中有些异样,张夫人凤眼含情,气质妩媚,容貌绝美,姿色不在甘薇之下,一身华贵的丝绸裙衣,更添三分丽色,让刚刚尝到男女滋味的他忍不住心神荡漾。

    不过,郭龙真的心神坚毅,眨眼间就恢复了平静,笑道:“在下真定郭英,刚才只是适逢其会,举手之事,岂劳张夫人挂齿。”

    张夫人轻轻抿嘴一笑,动人的风姿让周围的护院脸上一热,连忙转过头不敢观看,“郭公子也是准备前往长安么?不如和我们一起,等到了长安,也让贱妾尽一下地主之谊?”

    郭龙真思索一下,如果现在跟着他们前往长安,张济定然会重金相谢,以偿还援手之恩,这样一来,在长安再有什么事情需要找张济帮忙就不好开口了。

    “不错,在下有要事前往长安,需要马上出发。只能多谢夫人美意了。”郭龙真婉言拒绝了她的邀请。

    “郭公子,现在我们的护卫损失惨重,要是再有飞熊军袭击,我们很难挡住,还请公子施加援手,送我们一程,只要安全到达,将军定有重谢!”张管事突然说道。

    郭龙真稍稍考虑一下,眼前的马车的确难以抵挡再一次的袭击,也罢,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准备卖人情,就好事做到底。

    “好吧!我就送你们一程!”

    张管事和张夫人露出喜色。现在只剩下十几个护院,距离长安城还有二三十里,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飞熊军前来袭击,有了郭龙真和张辽的保护,他们终于可以安全到达长安和张济汇合了。

    郭龙真和张辽走在最前,一路上,张辽沉默不语,似乎怕暴露自己的身份,也是,他刚刚从长安城突围而出,现在又要进去,如果遇上认识的敌人,十分的麻烦。

    张管事和张绣跟在郭龙真的身后,不断的交谈,拐弯抹角的想要知道两人的来历,张绣的言语中,也对郭龙真的实力十分的钦佩。

    后面,十几个护卫护着马车,朝着长安城缓缓而行。

    路上没有再发生什么危险,几个时辰之后,一行人平安的抵达长安,和张济派来迎接的人会和,而这时,张管事和张绣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郭龙真和张辽已经悄悄的不见了。”

    长安城内,大街上行人寥寥,偶尔有人出来,也是一脸的紧张,一看到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瑟瑟发抖。

    现在这座城池已经属于李傕郭汜的西凉大军,占据了长安之后,由于粮草紧张,他们便放纵士兵劫掠,长安城内无论百姓还是官员,对这些乱兵畏之如虎。

    “将军,前方就是皇甫将军的府邸!”张辽之前在长安城的时候,和皇甫嵩见过面,杀死董卓的时候,皇甫嵩还担任过他的上司,所以知道郭龙真想要见皇甫嵩之后,便直接带着他来到这里。

    郭龙真放眼看去,眼前的府邸有些简陋,不太符合皇甫嵩的身份,想到即将见到对方,心中有些踌躇,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说服对方,从他那里得到地卷天书的下落。

    院落之中,皇甫嵩、皇甫俪叔侄两人和上次前来报信的左中郎将刘范跪座软塌之上,各个眉头紧皱,气氛压抑。

    “陛下已经下诏,封李傕为车骑将军、池阳侯,领司隶校尉、假节钺,郭汜为后将军、美阳侯,樊稠为右将军、万年侯,张济为骠骑将军、平阳侯!这四个贼子威胁天子,把持朝政,真是肆无忌惮,让人怒火冲天啊!”刘范神色郁郁,他身为大汉宗亲,眼见朝廷名器落入奸贼之手,有心杀贼,却实力不足,难以成事,心中十分的郁闷。

    皇甫嵩身形枯瘦,跪坐在软榻之上,紧闭双眼,须发颤动,显示出内心的不平静。

    “李傕郭汜手握十万大军,欺凌天子,放纵乱兵劫掠百姓,可恶之处更甚董卓,可惜我们手中无兵,没办法反抗!”皇甫俪叹道。

    听到这话,刘范突然眼中一亮,说道:“我们手中没有兵马,但别人有,我听说董卓在时,曾拉拢西凉马腾命他带兵进京,李傕郭汜前些天为了拉拢他,还封他为征西将军,现在马腾屯兵郿县,此人向来以大汉忠臣自居,又是伏波将军马援之后,不如我们派人说服马腾,让他领兵进攻长安,我们和他里应外合,定能剪除奸贼!”

    皇甫嵩睁开眼睛,摇了摇头,“马腾麾下只有一万精骑,其余都是羌人,不是李傕的对手!”

    刘范顿时丧气,皇甫嵩身经百战乃是大汉擎天之柱,王允死后,长安城内百官诸卿便隐隐以他为首,他不赞同自己的意见,说再多也没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