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三十八章 郭北县

    还剩下三个气息精悍的青年神色无比的凝重,组成一个前后掩杀的简单战阵,准备抵挡高冠剑客的剑气,不过他们三个人实力最强的也才炼精四重左右,根本不是剑客的对手。(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关大哥,你先走吧,我们两个替你殿后,如果你能逃过此劫,别忘了杀死那个狗县令替我们报仇!”其中一个山贼神色决然,低声的说道。

    被称为关大哥的山贼就是三人的首领,他闻言一愣,随后脸上冒出怒火,“我们三兄弟同生共死,今天我关龙要是抛下你们独自逃命,以后还有什么面目活在世上?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只要我们齐心协力,肯定有脱身的办法!”

    郭龙真和高冠剑客都是练气巅峰的高手,五感十分的敏锐,他们说话的声音低沉,却也逃不过他们两人的耳朵。

    高冠剑客双眼闪过一丝赞赏,竟然直接收剑入鞘,来到了草棚之中,三个山贼在暴雨中淋了片刻,这才有些不敢相信的认识到,对方竟然放过了他们兄弟。

    缩在一旁的宁采臣见到高冠剑客杀人如杀鸡犬,心中惊惧,手脚有些发颤,幸好有郭龙真和庞勇两人挡在前面,让他有了一丝的胆气,不至于转身就逃。

    “剑法如疾光电闪,快如流星,难道阁下就是天下剑法前三的追星剑客夏侯林?”庞勇双眼一眯,就认出了对方的来历。

    天下间用剑的高手多如繁星,但剑法有如此威力的并不多见,庞勇走南闯北,早就听说夏侯林以追星剑法闻名于世,对敌下手狠辣无情,但心中又有一股侠义之风,并不滥杀无辜。通过年龄和剑法特征的对比,很容易知道对方的身份。

    高冠剑客夏侯林,被认出身份之后看了庞勇一眼,通过气息的感应,他知道这个手持长刀的武者虽然不是他的对手,但实力也相当的不错,在整个天下的高手中,能排在靠前之列。不过当他将目光移到郭龙真身上的时候,瞬间身子一紧,眼前的少年仿佛酝酿着岩浆的巨型火山,离得稍近就会被火焰烧成灰烬。

    “不错,我就是夏侯林,不知两位阁下来自哪里?”夏侯林说话的时候,将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郭龙真身上,他对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高手有些好奇。

    郭龙真微微一笑,上前一步,“在下郭龙真,这是我的兄弟庞勇,我们两人准备前往郭北县有事要办,今日能见到传闻中鼎鼎大名的追星剑客,真是三生有幸!”

    “郭龙真?他就是在太原城斩杀千年鬼王,最近铲除妖魔无数的少年高手。果然名不虚传!实力非同一般啊!”夏侯林脸色微变。

    三人互通姓名之后交谈了几句,由于刚刚认识不便深交,所以寒暄两句之后,就各自沉默,郭龙真眼神闪烁,心中暗道:“没想到夏侯林的修为达到了练气九重,如此看来,实力远超他的燕赤霞定是炼神宗师!”

    “能一招杀死夏侯剑客的树妖姥姥,比燕赤霞的实力稍逊,以我现在的实力,勉强能挡住树妖的攻击,但要是遇上黑山老妖……”

    根据郭龙真脑海中的记忆,树妖姥姥被燕赤霞消灭之后,黑山老妖以元神穿过轮回通道,降临兰若寺,燕赤霞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这么算来,黑山老妖的实力最起码也处于炼神三境中的神魂境!

    想到这里,郭龙真心中有些沉闷,自己单枪匹马肯定不是树妖姥姥和黑山老妖的对手,唯一的办法,就是结交燕赤霞,借助他的力量。

    并且这个夏侯剑客,身为练气巅峰的武者,实力不弱,是可以利用的对象,当然,前提是他不被聂小倩诱惑,没有被树妖姥姥一招杀死。

    三个山贼没有留在这里,而是向着县城方向离开,等了许久,暴雨连绵不止,庞勇和夏侯林都打开了行囊,取出干粮果腹,郭龙真的万气归元功修为渐深,不经催动也可以缓缓运转,抽取天地间的元气入体。可以代替食物的作用,支撑身体的消耗。

    咕咕!宁采臣见到两人手中的馒头,再看看自己手中坚硬如铁的窝头,腹中泛起酸水,肚子忍不住咕咕叫。

    夏侯林见状,也不说话,把一个馒头扔在了宁采臣的怀里,冷眼一扫,宁采臣顿时心中凛然,连忙抓起馒头咬了一口。

    这时,暴雨渐停,经过洗涮之后的天空清澈无比,夏侯林见状,对郭龙真拱了拱手,道声告辞,随后纵身一跃,就消失在草棚之中。

    “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走吧!”

    郭龙真和庞勇飞身上马,准备前行,宁采臣见到三人全部离开,周围横七竖八的倒着一地尸体,神色一慌,连忙张口吐出馒头,抓起破烂不堪的纸伞,也准备离开。

    “这个书生,饿死不出嗟来之食,倒是有几分骨气!”庞勇不经意的转头,见到了宁采臣的举动,不由得赞叹一句,随后嘿嘿一笑,纵马来到对方的身边,一把将他抓了起来。

    “难得遇上一个顺眼的人,要是在路上被山贼盗匪杀了,有些可惜,书生,抓紧了,我今天带你一程!”

    庞勇哈哈大笑,将宁采臣横在马背上,纵马狂奔。

    过了大半个时辰,郭龙真一行三人终于看到了郭北县的轮廓,这个县城的城墙破旧,城门摇摇欲坠,年久失修,守护城门的一队士兵也穿得破破烂烂,实力还算不错,就是眼神油滑,气息不正,官衣也掩饰不住那一身匪气。

    “我们到了!”庞勇勒马止步,将宁采臣放了下去,刚刚下马,宁采臣就一阵干呕,将近一个时辰的震荡,差点把他的五脏六腑给震出来。

    郭龙真走上前去,随手扔了一点碎银当做入城费,这一对士兵顿时眼前一亮,其中的士兵队长抢身上前将银子捡了起来,嘿嘿一笑,殷勤的放开了城门。宁采臣也被他当成一起的,没要入城费就放了进去。宁采臣当即大喜,连忙朝庞勇道谢一声,飞快的向城内奔去。

    县城之内,只有核心的两条街道有些人气,其余的地方破破烂烂,遍地泥泞,地面之上,还有许多污秽之物,城内的百姓恍若未见,踩在地上,黑色的泥水飞溅。

    郭龙真眉头一皱,干脆也不下马,直接骑在马上缓缓前行,众多百姓见到骑着马高高在上的少年,连忙分开一条道路,不敢堵路。

    走了几步,前面出现一个客栈,郭龙真说道:“庞大哥,我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吧!等气完神足后,再打探兰若寺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