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章 恨意

    随后郭龙真不再多说,跟着东阳琛进了太阳神宫的核心之地,他此时心中有些沉郁,表妹守孝的对象,肯定是自己的亲人,此时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当初他前往封神世界后,家人所遇到的一切事情。(www.k6uk.com)

    东阳琛是太阳神宫的老宫主,是这个强大势力的定海神针,只要有他在,太阳神宫就算再怎么衰弱,也没有任何人敢小看,神宫的弟子大部分都来自东阳家族,对于他这个老宫主十分的恭敬,有他在带领,两人很快就来到了一处阁楼之前。

    “拜见老祖!”阁楼不远处有几个青年男女正在说笑,勐的看到东阳琛,身体顿时一颤,连忙上前来拜见。

    东阳琛淡淡的点了点头,东阳家族的子弟太多,他不可能一个个全部认识,他转头对郭龙真笑道:“郭兄弟,这处阁楼就是璇儿的住所,这些年她一直住在这里!”

    旁边的几个青年男女悄悄的打量了郭龙真一眼,老祖居然和眼前这个青年称兄道弟,难道这个人也是一个境界高深的武道前辈,能以强大的实力保持容颜不老?

    郭龙真无暇理会这些人好奇的目光,大步的向阁楼走去,正在此时,阁楼中的人像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主动走了出来。

    “璇儿!”郭龙真轻声叫道,出现在他面前的正是十年不见的表妹林璇儿,十年前她还是一个可爱俏丽的少女,如今已经变成了清丽绝美的女子,她的眼神带着一丝倔强,即使在快要成亲的时候,腰间也悬挂着一柄利剑。

    林璇儿看到前方有些陌生但又十分熟悉的身影,不禁愣在原地,将近十年的时间,她终于再次见到了表哥,可是,这个时候见到他又有什么用呢?当初要不是因为他的原因,自己的父母也不会遭到那样的噩运。

    想到这里,林璇儿轻咬银牙,右手紧紧的握在剑柄上,转身就走,速度极快,瞬间就回到了阁楼,碰的一声将门关的死死的。

    郭龙真连忙追了上去,来到阁楼的门前,推了推房门,不方便硬闯,便站在门外叫道:“璇儿,我是表哥……”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里面传来声音:“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

    林璇儿的声音当中带着恨意,郭龙真如今神魂力量强大无比,微微转动,心中便知道了大概情况,根据姜萦所说,当初自己催动轮回金盘脱身而走,家人却遭到了太阴教的攻击,林璇儿这是怪自己给家人带来了灾难?

    郭龙真微微苦笑,说道:“表妹,当初我被强敌追杀,躲了将近十年才回来,你要是怪我连累的家人不想见我,我能理解,可是你总该告诉我,舅舅和我母亲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吧?”

    里面沉默片刻,这才恨声说道:“你母亲在海州城,至于我父母,当初为了救我,都被太阴教的高手害死了!这一切都是你害的……自己惹了麻烦一走了之,却让我父母为你受过……”

    说道这里,林璇儿的声音越发的冰冷,当初父母被害的时候,她是那么的无助,每时每刻都在想着,要是表哥出现就好了,他一定能为家人报仇雪恨,保护自己,但是十年的时间过去,期盼出现的保护神一直了无音讯,当初的期望已经慢慢变成了恨意,期望有多大,恨意就有多浓!

    郭龙真听到这话浑身一冷,舅舅和舅母居然已经不在了?还是受到自己的连累!他刚才虽然心中有了一丝不妙的预感,但没有听到具体的信息,总归有着一些期望,现在听到林璇儿亲口所说,顿时身体冰冷,深入骨髓。

    当初要不是舅舅收留了他和母亲,郭龙真根本没有去真武宗拜师的机会,还有他小的时候,林天远对他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将他视为镖局的继承人!

    谁知天不从人愿,郭龙真如今身为炼虚大宗师,以后纵横天下无人敢惹,林天远却在十年前就已经身故,根本看不到郭龙真现在的成就。

    “太阴教!”

    郭龙真从未像现在一样,痛恨过一个门派,他心中杀意难耐,身上的气息忍不住泄露一丝,轰!仿佛血海一样的气息出现在上空,冰冷的杀气冲击到空中的云朵,竟然直接将云朵凝成冰霜,飘飘洒下。

    片刻之后,郭龙真才强压了心中的杀意,转过头看向身后,一个金袍青年正站在那里,青年的瞳孔紧缩,似乎被刚才的杀气震慑,心有余悸。东阳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那几个青年男女也不见踪影。

    阁楼的前方,只剩下郭龙真和这个金袍青年。郭龙真打量了对方一眼,突然感觉到这个青年好像有些熟悉,皱眉一想,说道:“当初在东海的时候,我好像见过你……”

    金袍青年长相俊朗,风度绝佳,闻言微笑道:“在下东阳嘉木,是太阳神宫的少宫主,郭大哥想的不错,当初我也在东海,进入了武神传承地!”

    东阳嘉木是未来太阳神宫的宫主,有着雄厚的家室,武道修炼也没有一丝的放松,当初在东海的时候修为还不够看,如今却已成为炼神天人境的宗师高手。

    郭龙真吐了口闷气,表妹要嫁的就是眼前这个少宫主,也不算所托非人,但是一想到当初经常缠着自己的可爱表妹就要嫁人,他心里总是感觉有些不舒服。

    郭龙真没有和东阳嘉木多说什么,看着紧紧关着门的阁楼,长叹一声,转身离开。等到他走后,嘎吱一声,林璇儿眼睛泛红,带着泪痕走了出来。

    东阳嘉木沉默一下,这才说道:“璇儿,你表哥已经是炼虚境界的大宗师,刚刚只凭着一丝杀气,就把我震慑的不敢动弹,这样的实力,足以完成你的心愿!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喜欢我,答应嫁给我,也不过是为了借助神宫的力量为伯父伯母报仇,明天才是婚礼,现在你还来得及反悔……”

    林璇儿望着郭龙真消失的方向,眼神有着依靠、不舍还夹杂着恨意,情绪复杂难明,死死的咬着嘴唇,没有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