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三三章 冤枉

    这时候元均身边有个副将为朴将领解围道:“元将军,老朴他也是口误,您就多担待。(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这元均真有点像疯狗见谁咬谁,转身就对那副将道:“李亿旗你是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的份吗?再说了什么叫我多担待?凭什么让我多担待?”

    李亿旗好歹也是个副将,被元均这么一呛,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心里当然有气,可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低头认错,“元将军是我错了,我不会说话。”

    元均瞪着他,竟然说出了让在场所有人都吃惊的话,“说错话就该掌嘴!”

    朴将领此时抬起头看着李亿旗,知道他是个立过战功的人,当着如此多人的面要是被掌嘴那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这等羞辱换做是谁都无法接受。

    众人都看着李亿旗,心说这下元均惨了,在军营待久了的将军哪个没点脾气和血腥?真要是逼到绝路上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他们认为李亿旗会反抗,有可能扇元均两个耳光,最不济也是甩袖离开。可谁也想不到李亿旗竟然抬起手打了自己两个耳光,用力很大,声音很响,“啪啪”两声敲在众人心中,打得围观之人都没了脾气。

    齐楚观察着发生的一切心知事情绝不像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他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不了解情况。

    李亿旗这两个耳光打完,元均脸上才露出了笑容,好像侮辱李亿旗能让他非常快了,最后还非常不要脸的说道:“李副将,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你做的很好。”

    李亿旗竟然也甘心被羞辱,真是丢尽了军人的颜面,“元将军,是你带兵有方。”

    这拍马屁的功力还真是强,元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他,最后还有心思夸元均两句。真不知道此人脸皮到底有多厚。

    朴将领知道李亿旗是为了自己才被羞辱,脸上露出歉意,但当着元均的面也不能说什么道歉的话。只能转移话题道:“元将军,我们从海州城马不停蹄的赶来,现在战事如何了?”其实他想说我们来支援你们,但元均气势凌人,朴将领只能换种说法。

    众人已站在议事堂门前许久,元均始终没有请他们进去的意思,只道:“打仗的事不劳你们费心了,既然赶路辛苦,那就请李副将带你们先去休息。”这么一说意思非常明显,就是不想告诉朴将领关于战事的任何情况。

    可是朴将领带着两千兵马就是为了支援,听说前线打了败仗,他一路上非常焦急,但元均对战事只字不提,这让他很是尴尬。

    “元将军,要不我们进去说?”朴将领试探着,虽然是询问元均的意见,但这无疑有点强硬。

    “我说的话你没听懂吗?叫你们先去休息!”元均怒目而视,有几分居高临下的意思。

    朴将领还不死心,“可是我们……”

    “服从命令!”这句话几乎是喊着说的,元均双手叉腰,鼻息渐重,“你如此急于打探战事,是不是另有企图?”

    这么一问可把朴将领吓坏了,“没有企图,我只是关心。”

    “我是指挥官,还轮不到你来关心!我现在怀疑你是倭寇派来打探军情的奸细,来人啊,给我拿下!”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齐楚这边的孙、陈两位大人已经要气炸了。明明是前来支援,刚才被斥责和羞辱也就算了,现在竟然冤枉朴将领是倭寇的奸细,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元均这分明就是血口喷人,孙陈二人已经看不下去了,就要站出来替朴将领说话,可是被身后的齐楚抓住手臂,回头一看发现齐楚摇头。二人目露疑惑,牙关紧咬,用力想要挣脱齐楚。可是齐楚那如铁钳般的双手把他们扣的死死的,二人根本动弹不得。

    这时候从议事堂中跳出四名带刀护卫,两人拔刀架在朴将领脖子上,另外两人从后面压着他的两只手臂,竟然真当成倭寇的奸细给带下去了。

    李亿旗用余光撇着元均,不敢再替朴将领求情。忽听元均道:“李副将,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带大明友军下去休息?”

    “属下遵命!”李亿旗走上前,拍了拍孙陈二人的肩膀,“两位将军,跟我来吧。”

    朴将领已被带走了,齐楚松开双手,孙陈二人眼中流露出的目光恨不得把他杀了,但还是跟着李亿旗走了。

    从始至终元均的兄长元世尊一句话也没说,这时候看着众人离开的身影,冷哼道:“真是自不量力!”看了自己兄弟一眼,二人对视而笑,转身进了议事堂。

    李亿旗带着齐楚三人先把他们的部下安排好了。与其说安排倒不如说找一片空地让他们自己搭帐篷。

    朝鲜士兵们发现朴将领没回来,纷纷跑来询问自己大人的消息。孙陈二人也不知如何解释,要是跟他们说朴将领被怀疑是倭寇的奸细关系来了,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相信。

    其实二人心里清楚,只要不是个傻子,都不会相信。最后只能说朴将领正在和元均商量军机要务,暂时不能回来。

    安抚好朝鲜士兵后,这边已经搭好了一些帐篷,二人随意找了一个帐篷,撩帘而入。

    齐楚跟了进去,刚想说话竟被二人抢了先。

    陈大人急道:“我说齐老弟啊,你为什么要拦着我们?”

    孙敬也道:“就是啊,这不明摆着冤枉朴将领吗?”

    陈大人又道:“被羞辱也就算了,这要是真给朴将领定了通敌之罪,那可是要杀头的!”

    孙敬骂道:“他奶奶的,元均是瞎子,还是傻子?是敌是友还分不清吗?”

    陈大人火气也上来了,“谁说不是呢,这狗娘养的,脑袋肯定进水了。”

    二人虽然都是将军,但军中生活,说几句脏话再正常不过。有时候对待下属就是要骂,而且很多兵就喜欢被骂,越骂越高兴,越骂越起劲。甚至着急发狠,还会踢上两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