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七十二章:北方的预言「3/3」

    在澳阔泷迪发生的亲族残杀,让泰勒瑞族死伤惨重,悲愤的欧威只能求助于欧西,但是没有得到回应。(www.k6uk.com)维拉们不允许神灵参与,同样迈雅也在其中,他们是从属于维拉的次级神!乌妮为泰勒瑞族的水手悲伤而哭泣,大海因此发怒对付那群杀人者,许多船只被汹涌的波涛击碎。船上的人也悉数葬身于海底,关于在澳阔泷迪发生的亲族残杀,在哀歌“诺多兰提”诺多的堕落中有更详细的描述。意为“诺多的堕落”,是一首由费艾诺的次子、著名的诗人与歌者玛格洛尔所著的哀歌。它讲述了费艾诺的叛离与诺多族的流亡,玛格洛尔自身就曾参与其中。哀歌还讲述了发生在澳阔泷迪的第一次亲族残杀!

    即便如此,大多数的诺多精灵依旧逃过一劫,当风暴过去,他们继续前行。有些走水路,有些则走陆路。但是,他们越往前行,前面的道路便越来越险恶。在他们向前迈进了无数个黑夜之后,他们终于来到了这片防御疆土的北界,竖立在光秃荒凉的阿瑞曼边界上的,是绵延不尽的山脉与寒冷。就在那里,他们突然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站在俯视着整片海岸的岩石高处。

    有些人说那是曼督斯亲临,曼威不可能派出比他更大的传令官了。他们听见一个宏亮的声音,庄严可畏,命令他们止步聆听。于是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诺多族的大批百姓,从这一头到那一头,每个人都听见了这声音所说的咒诅和预言,这事后来被称为“北方的预言”,又称为“诺多的厄运”。预言的内容相当黑暗隐晦,诺多精灵当时全不明白,他们要等到那些祸患临到他们头上时,才会明白过来但是所有听到这咒诅降临的人,既不能延缓也不会寻求命运和维拉的原谅。

    “汝等将洒下无数眼泪,维拉将把维林诺围起,你们将永远被阻绝在外,就连你们哀歌的回音也无法穿越这些山脉。维拉的愤怒将笼罩着费尔诺家族,以及所有跟随他的群众,从西边直到东方的尽头。他们所发的誓言将会驱逼他们,同时又出卖他们,甚至夺走他们发誓要追回的那项珍宝。所有他们起初立意良善的行事,到最后都会以灾难邪恶收场亲族彼此背信忘义,并且时时活在遭遇背叛的恐惧里,这一切必会实现。费尔诺家族将永远流离失所,遭受剥夺,一无所有。”

    “汝等以不义的方式流了亲族的血,玷污了阿门洲的大地。因此,血债血还,汝等离开阿门洲之后将活在死亡的阴影下。虽然一如已经命定你们在一亚中不会死亡,也没有疾病会侵害你们,然而汝等仍会被杀,而且必定被杀:或死于刀剑之下,或死于折磨之中,或死于悲伤哀痛你们那流离失所的魂魄将返回曼督斯,岁岁年年永居该处,不断渴望着你们所失去的躯体,就算所有被你们所杀之人为你们求情,也绝对得不到怜悯。至于那些仍然存活在中土大陆,没有来到曼督斯的人,将随著世界的衰老而愈来愈疲惫,仿佛有千斤重担压身汝等也必衰微,在随后而来那支年轻种族的面前,变得宛如一群懊悔的幽灵。众维拉如是说。”

    维拉们的诅咒于预言,许多人变得害怕且沮丧,但费尔诺是铁了心肠继续前行。而费纳芬在那个时刻放弃了前进,选择了回头。他的内心之中充满了懊悔于对费尔诺家族的恼恨,因为澳阔泷迪的欧威是他的岳父。许多人跟着他回头,在满怀悲伤中一步步往回走。直到他们再一次的返回维林诺,并且也获得了维拉们的原谅。费纳芬续接了在维林诺治理诺多残族的责任,但是他的儿子们却没有选择回头,而是继续跟随着。

    诺多精灵们最后终于来到了阿尔达的极北方,他们首先看见了漂浮在海面上的坚冰利牙,因此知道自己逐渐靠近了西尔卡瑞西海峡。至今尚无任何血肉之躯胆敢行走其间,除了维拉之外,只有乌苟立安特走过。

    因此,费尔诺只好暂停前进,一群诺多精灵开始争辩他们现在该走哪条路。但是他们同时也开始尝到寒冷的痛苦,凝滞的浓雾完全遮蔽了望见天空星辰的可能有许多人开始后悔走这条路,开始低声抱怨,尤其是那些跟随芬国昐的人,他们咒骂费尔诺,认为埃尔达所有的灾难都是他引起的。费尔诺也知道群众在窃窃私语什么,他召聚他的儿子们一同商议要逃离阿瑞曼去到思乡尔,他们看见只有两条路可行走过海峡,或搭船离去。

    但是他们的船只太少,在海上遭遇风暴损失了一部分。剩余的船只无法一次性将所有人运走,而因为遭受背叛的预言,诺多精灵现在根本不放心让别人登船而自己等在原地。最终,费尔诺决定抛弃芬国昐一行,乘船离开。因为,对舰队的控制权依旧掌握在他的手里。而操船的桨手也一直是对他忠贞不二的心腹,他们瞒过芬国昐率先登船离开,抛弃了芬国昐一行。

    他们最后,是在深入埃瑞德罗明山脉的专吉斯特狭湾,北岸的出海口洛斯加登陆,并且下令烧毁了泰勒瑞的白船。美丽的白船就这样被烧毁了,猛烈恐怖的大火染红了半边天。芬国昐和他的人看到远方云端下闪烁不停的红光,便知道他们遭受到了背叛。这是“残杀亲族”于“诺多的厄运”所结的第一个苦果。

    于是,芬国昐明白费尔诺将他们一行人弃于阿瑞曼,让他们自生自灭,或充满痛苦难堪地返回维林诺但是现在他反而前所未有地想要寻路前往中土大陆,想要再次见到费尔诺。于是他和大批的跟随者展开了一段漫长的悲惨跋涉,他们的勇敢与坚忍随着艰困的环境与日俱增别忘了他们是一群大有能力的子民,是一如伊露维塔头生的、不死的儿女,并且他们才刚刚离开蒙福之地,尚未随着阿尔达的衰老而疲乏。

    他们心中的火正旺,在芬国昐与他儿子亦芬罗德与凯兰崔尔的带领下,他们有胆量深入酷寒的北方最后,当他们发现前无去路时,他们坚忍不拔地渡过了可怕的西尔卡瑞西海峡与残酷的冰山。诺多族精灵日后所立下的诸多功绩中,少有超越这项在刚毅与痛苦中的涉渡。特刚失去了他的妻子埃兰薇,另外还有许多人丧命当芬国昐终于踏上对岸的陆地时,跟随他的人减少了许多。这些后来踏上岸的人,对费尔诺和他的儿子们厌憎至深他们在月亮第一次上升时,吹响了成功登上中土大陆的号角。

    在诺多精灵被流放离开维林诺,来到中土以后。在维林诺,维拉们相聚在一起,他们在判决圈上的宝座内沉坐不动了许久。但他们不是费尔诺在心思愚昧时所宣称的,坐在那里闲着发呆。对于许多事情的处理,维拉们可以只动脑而不动手,他们不需要开口便能彼此互相交流。迈雅们也有这种能力,强大的昆迪同样具备这样的能力。

    因此,在黑暗的维林诺中他们彻夜不眠,他们的思维来回穿梭在一亚之中,直到宇宙的尽头但是没有任何力量或智慧,能减轻他们在亲眼目睹邪恶存在的那一刻所涌起的悲伤。他们哀悼费尔诺的折损尤胜哀悼双圣树的死亡。毕竟,在昆迪之中,从他们苏醒到定居在维林诺至今,也仅仅出现过两位如此惊采绝艳的天才!

    伊宁维尔与费尔诺!

    两位昆迪,不论是心智还是体魄,都是最强大,最优秀的。他们是最英勇,最有耐力、最俊美、最聪明、最有才能、精力最充沛、心思又最敏捷的昆迪。维拉们从未在任何生灵的身上,见识过这般优秀的生命。而费尔诺的事情,毫无疑问是米尔寇肆虐之时做的罪恶的一件事。他的离去,他的“堕落”使维拉们感觉到痛心。可以说,如此优秀的一位昆迪离去,使得维林诺变得更加的黑暗,同样也折损了阿门洲的生威!同样,令维拉们稍微感到满意的是,伊宁维尔并没有被米尔寇所蛊惑。也没有听从米尔寇的谣言,更没有被动摇过。

    甚至,在双圣树被推倒的那一刻,他以令维拉们都感觉到震撼的勇气一举击退了两大强敌。为维拉们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同时也保住了双圣树的光芒!他无愧于伊露维塔子女的名号,他以自己的智慧与武力,挫败了米尔寇的阴谋奸宄!保住了属于维林诺的荣耀!这也是令维拉们稍有快慰的一件事,但是对于费尔诺的离去,始终是维拉们心底的一根刺!据说,当日曼威的使者回来陈述时,曼威曾为费尔诺的离去,而潸然泪下!但是,当他听到费尔诺最后的一句话:至少诺多族所创的功绩将在歌谣中传颂千古时,曼威抬起头,仿佛听到了暮鼓晨钟,于是他说:“理当如此!这些歌谣可是花了昂贵的代价,不当等闲而视之,因为都是无价之宝!就像一如曾经告诉我们的,那不包含在我们先前构思孕育中的美,将被带入一亚,如此一来,邪恶的存在反倒是好的了。”

    不过曼督斯依旧说道,“但是邪恶依旧是邪恶!对我而言,费尔诺很快就要来报到了!”曼督斯的话仿佛如同一记重锤,敲击在曼威的心脏处!那是因为维拉们早就在诺多精灵离去时,就为他们做出了预言,而这些预言后来也都一一实现了。而曼督斯的话,毫无疑问的表明了,费尔诺死期将至!而这一天,很快就会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