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06章 别忘了我是谁

    “真是大快人心!破5的收视率啊!光头汪现在心里肯定在滴血吧?”

    “这几天光头汪挖空心思帮那什么江山暴风公司弄了个‘水晶杯’的网络事件,原本想以周五的《非诚勿扰》做个完美亮相,结果……被封杀了!全部白忙活了!”

    “hypn公司这下傻了吧?请谁不好请汪谦这个祸害过来!他做什么封杀什么!”

    “做人不能太汪谦!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一封杀,hypn公司的损失至少在四千万以上!还不算上各方面的索赔,hypn公司一夜之间破产啊!”

    “先前谁说要回hypn公司去的?现在打不打脸?”

    “徐导过来了!”

    “晚上我请大家吃饭!”徐亚恒红光满面地走了进来。(看啦又看小說)

    “徐导万岁!”

    整个《歌王争霸》节目组陷入了欢乐的海洋。

    ……

    “我靠!《非诚勿扰》被禁播了!”

    “低俗?拜金?怎么没看出来哪里低俗了?女嘉宾没露胸吧?男女嘉宾没**吧?就是正常的沟通交流,说起来言语上比央视的相亲节目谨慎多了!至于拜金,主持人对马糯的言论是持批评态度的吧?这也能称为拜金?”

    “老百姓喜欢的,就是某些人要禁止的!”

    “好容易找到个喜欢看的节目,这就禁播了?光腚肿菊我lgb!”

    “怎么感觉是楠浒电视台的阴谋?”

    “什么阴谋?有大能解释一下不?”

    “我围观了全过程,刚开始的时候楠浒电视台不看好《非诚勿扰》,整个电视台什么宣传都不给,没想到汪谦把《非诚勿扰》给做火了,而且是大火,冠名费就卖了两个亿!楠浒电视台发现情况不对,于是动心思想要强抢《非诚勿扰》的经营权和版权。汪谦不肯吃亏,于是和冠名商一起摆了楠浒电视台一道,弄了个鸳鸯合同,把冠名费改成了两元。”

    “楠浒电视台这下一分钱的便宜也占不到了,于是动用手中的权力,和光腚肿菊合谋禁了《非诚勿扰》,用霸王合同条款强行霸占了《非诚勿扰》,一个月以后放出来就光明正大成了楠浒电视台的节目了,hypn公司被打劫只能干瞪眼。”一位了解内情比较多的网友在网络上普及了一下这次的封杀事件。

    “贵圈真乱啊!”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楼上,农村已整改,套路深似海。”

    “楠浒电视台这吃相也太难看了吧?光腚肿菊不至于做这样的帮凶吧?”

    “也是,光腚肿菊应该不至于为了楠浒电视台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可能是这节目真有问题。”

    “狗咬狗一嘴毛!都不是好东西!”

    “楼上几位别搅浑水!”

    “这事儿明明是楠浒电视台和光腚肿菊做得不光彩!”

    “空口无凭,证据呢?有本事拿证据出来啊!”

    网民们对《非诚勿扰》的封杀令各种评论。

    ……

    “今天是华国电视综艺史上最黑暗的一天,身为一名电视人,身在这个体系内,我不该在这时候发表什么言论,只是感到无比地失望、寒心。”沈琳翔发了微博,言语显得很含蓄,但是却掩藏不住内心的愤怒。

    “我lgb!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徐继超不点名地大骂着。

    “呜呼哀哉!这世界没救了!汪老师不让我们发微博,怕影响我们未来的前程,但是我真的很想和徐老师一起骂啊!”薄荷也发了微博。

    “……”张萌迪发了一堆哭的表情。

    “我能骂人吗?不能?那算了,我没什么好说的了。”刘小溪发表了微博。

    “唉……”姚承洲只发了一个字。

    ……

    hypn公司。

    “《非诚勿扰》被封杀了!”

    “还有没有天理啊?”

    “我们的奖金呢?不会没有了吧?”

    “节目都封杀了,赞助商马上会冲进公司来要求赔偿,公司倒亏四千多万,哪有钱发我们的奖金?工资能不能发都成问题。”

    “那我赶紧把这台电脑和转椅搬走,损失能挽回一些是一些。”

    “别!先看公司怎么说,然后再一起去劳动部门吧!强行搬东西的话,被监控拍下来了会对我们很不利。”

    “我就知道姓汪的很不靠谱,现在惨了吧?当初应该跟着徐亚恒他们走的。”

    “白忙了一个多月啊!”

    “做节目的时候我们已经很小心了,男女嘉宾说的话只要稍有越界的,都重录了,怎么还是被禁了呢?”

    “你还不明白啊?被禁与低俗、拜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是hypn公司和楠浒电视台分赃不均导致的大乱斗,hypn公司这细胳膊怎么拧得过楠浒电视台那大腿?汪谦也太不自量力了!把我们所有人的辛苦都搭进去了!”

    “我们都被他害了!”

    《非诚勿扰》节目组的众人听到节目被封杀的消息之后,一个个如同末日来临一般惶惶不可终日,然后对汪谦各种抱怨。

    ……

    “小溪,别哭,没到世界末日。”姚承洲安慰着趴在他办公桌上哭泣的刘小溪。

    “太气人了!楠浒电视台还真敢这么做啊!”刘小溪抬起头来抹着眼泪。

    “冯仁坤那个老奸巨滑的家伙什么做不出来?这结果我们应该早就料到了,只是……”姚承洲叹了口气。

    “只是汪老师太过于自信,觉得节目不可能被封,可能汪老师对这个行业的黑暗程度还是预计不足。”刘小溪眼泪又下来了。

    “汪老师确实才华过人,但在情商方面有些不足,性子过于刚烈,要知道过刚者易折,善柔者不败,我们还是太大意了,以后有些事情不能任由他一意孤行。”姚承洲摇了摇头。

    “有没有什么办法补救?劝说汪老师向楠浒电视台方面妥协吧?不然公司只能倒闭。”刘小溪向姚承洲提了出来。

    “事到如今没有任何办法补救,被光腚肿菊封杀的节目,一般情况下没有三个月的时间是不可能解封的,就算是楠浒电视台通过内部关系疏通,也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放出来,不然光腚肿菊的威信何在?”姚承洲摇了摇头。

    “那我们岂不是真的完蛋了?”

    “可以这么说,神仙都救不了hypn了。”

    ……

    综艺微信群。

    “哈哈哈哈……《非诚勿扰》居然被封杀了!”

    “一开始谁都没有料到这个结局。”

    “瞎说!我就想到了这个结局,而且这里面就有我贡献的一份功劳!我可是请了十几位朋友一起对《非诚勿扰》进行投诉,光腚肿菊这次真给力!说禁就禁了!毫不拖泥带水!”

    “光腚肿菊千秋万代!永垂不朽!”

    “一个个这么幸灾乐祸!等某一天事情降临到自己头上的时候,恐怕就笑不出来了。”

    “那谁啊?不是说要退群的吗?怎么还在?这么不要脸?”

    “是啊!我们这么高兴关你屁事?”

    “我不退群,我就看你们一群小丑表演,表演人性有多么阴暗。”

    ……

    “汪老师,节目还是被那帮鸟人封杀了,公司预付的两千多万广告费不用还了,汪老师的创意已经值那个价了,我们的水晶杯目前正热卖呢!”邵杰锋打了个电话过来安慰了汪谦几句,节目被禁,邵杰锋的损失是最大的,但他不想在这时候对汪谦雪上加霜。

    “邵总别担心,明晚节目会正常播出的。”汪谦回答了邵杰锋。

    “哦,那就好。”邵杰锋听汪谦这么说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多问什么。

    汪谦挂断邵杰锋电话的时候,刘小溪正好红着眼睛走进了汪谦的办公室。

    “汪老师,我刚才向我表哥了解了情况,节目被封杀之后,一时半会儿估计是出不来了,下一步楠浒电视台肯定会找我们谈判,一些细节我想先和你沟通一下……”刘小溪开了口。

    “不用担心,节目明晚会正常播出的,封杀节目的人注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汪谦没让刘小溪继续说下去。

    “汪老师……”刘小溪欲言又止,都到这一步了还怎么翻盘?

    “别忘了我是谁,我是战斗汪!真以为我好欺负?是看我最近几天很闲么?”汪谦一掌拍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这一次,他是真的被激怒了。

    战斗汪之怒,必有人血溅当场!

    ……

    “姓汪的那小子卯足了劲,搞了个水晶杯的广告创意出来,还在周五晚加播一场,他大概做梦也想不到,周五晚的这期《非诚勿扰》根本就播不出来吧?哈哈哈哈哈……”李良一脸的狞笑。

    “敢得罪李司长,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冯仁坤也是一脸的狞笑。

    “你们二位,怕是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吧?”汪谦看着手机里冯仁坤和李良对话的视频冷笑了起来。

    从刘小溪那里得知是李良在整他之后,汪谦在一个合适的时候,使用了道具千里眼锁定了李良。

    “千里眼:使用之后可以根据目标的姓名以及他(她)所做的事情查找到他(她)的地址,并且可以对目标远程使用道具。”

    在锁定了李良之后,汪谦对他使用了‘记忆视频探测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