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43章 空气是如此的新鲜甜蜜

    “这件事情不光光是死去一个华国女孩而已,它关乎到我们整个民族的名誉。(www.k6uk.com)”

    “好好的华国你不呆,非要去德国,德国法律保护德国人,连这个也不懂,华国法律虽然也有些不太完善,但这种情况肯定能保护你,在舆论监督之下处决了行凶之人。”

    “这就是西方法治民主国家怎么对我们的,杀我们的人、不公正的审判,说句不好听的,你华国人的命不值钱!反过来华国人把这些洋鬼子当成祖宗,崇礼膜拜,丢个自行车都要满城通缉,醒醒吧国人!”

    “三人那方面的行为?死了还要遭到灵魂的玷污!搞不懂,为什么那么多人对华国不自信,国外的教育就好吗?国外的环境就好嘛?至少再华国不会有这么耻辱性的帽子!”

    “绝不可能是自愿的,不然不会被打死。真是岂有此理!”

    “全世界哪里都有草蛋的事情,不要每天喷击华国了,号称世界最发达的德国居然也干这种断子绝孙的事情!”

    “德国居然敢这样大张旗鼓的欺我华国人!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诛个毛线!只见到我们被诛!”

    “我只想说,国外不是华国,千万不要晚上随便出门,很危险,听说连男人在那边都不安全。”

    “夜跑的女孩子,请提高你们的安全防范意识。”

    “杀人了还要给受害者泼污水!人渣!”

    “派军舰杀过去吧!”

    “在死无对证的情况下,试图以一面之词诋毁死者道德与人格,达到减轻甚至解脱自身的罪孽,显然是一种卑鄙的行径,罪上加罪。”

    “这就是某些人吹嘘的洋人的严谨法律。”

    “联系到德国大众汽车的排放作弊,德国给人的感觉就是伪君子!幸亏没买他们的高铁!”

    “德国司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了,不要脸的狗男女和检察官,去死吧!”

    “他的父母还是警察,教出这样的儿子,这父母也不是什么好鸟!”

    “发生过三人关系你就可以杀人,就可以脱罪了吗?原谅我实在想不通这为何会成为脱罪理由?”

    “德国嫌疑人家属竟然可以进去案件调查组,这也太光明正大了吧,还有居然连新闻发言人检察官都特么那逼样,德国真的让我真真切切失望了一次,在华国只要捅到网上,就算嫌犯有天大的关系都得掂量掂量了。归根到底,他们是根本没把华人受害者放在眼里!”

    “总有华国人认为外国的月亮比华国圆!我看应该和网络上境外势力假扮的华国网民每天挑拨老百姓和政府的矛盾有很大关系,我们该采取行动了!”

    “无耻的钠粹暴行!”

    ……

    “在德国的各大华文论坛里,当地华人纷纷对此案给予极大关注,同时商议组织‘为遇难同胞争取公正’的游行。华国驻德国大使馆也对此案发表了最新声明。华国大使馆在声明中表示:自案发以来,大使馆多次向德方提出严正交涉,并对德国某检察官不负责任的言论表示强烈不满,要求德方公正调查、审理此案,还遇害者以公道,给公众舆论以交代。”汪谦继续着他的节目。

    “在国内外舆论、特别是华人团体和华国大使馆的压力下,德国方面终于开始重视此案,并公布了警方的验尸报告:李同学生前被强歼,死因是头部遭暴力袭击。”

    “出席作证的是两位法医。第一位是来自哈雷大学研究所的男教授,第二位是三十五岁的年轻女法医。教授在他的报告里详细的介绍了整个案发现场的血迹分布图记录,以及血迹是如何或以什么方式产生的。他并没有分析血迹是属于谁的。”

    “教授表示一共在三百多个地方发现血迹,有些血迹能用眼睛便能看到,某些血迹要通过特殊技术才能识别。另外,案发现场还有十三个痕迹复合体。每个痕迹复合体不是指单独一个血迹,而是多个血迹联系在一起,或者彼此距离很近。”

    “教授还说,在很多地方都有留下被清洗过的痕迹,比如男嫌犯的靴子,抹布和塑料扫把等等。在案发现场的地板上,沙发前面有靴子的鞋印,在通往后院的墙上也有手印。甚至在案发现场的天花板上也有血迹。”

    “当男嫌犯被拘捕时,也是这位教授给他做的身体检查,当时并没有发现男嫌犯身上有任何伤痕,男嫌犯身高一点九五米,体重一百零八公斤。当教授给他检查的时候,男嫌犯情绪表现的非常暴躁,还不停地抱怨说他没有吃饭。”

    “第二位出席作证的女法医针对李同学身上的伤痕作了详细的描述,她称受害者的头部是肿的,血迹都干了,全身上下都有被抓伤的痕迹。头部,脖子和下面都留下了被施过暴的痕迹。由于死者面目全非,根本无法辨认出准确身份。”

    “女法医描述了受害者身上的种种伤痕,先是头部、额头、眼睛、嘴、脖子、身体、肚子、下面、大腿、小腿、胳臂、手、手指、背部、腰……有些伤痕甚至长达十四厘米。可以这么说,除了李同学的脚以外,尸体上没有一个地方是完整的。”

    “法官询问女法医:你能说说受害者额头上的伤痕是怎么产生的吗?”

    “女法医回答,理论上讲有很多种可能性。比如行凶者紧紧地抓着受害者的头发,使劲把她的脸往地板上砸。又比如用拳头使劲地打在她的脸或额头上,解剖结果显示,受害者在临死之前曾长时间被殴打、被掐、被咬、被虐待、被强歼,尤其是脸部上的伤害格外严重,整个脸完全变形。”

    “女法医称,造成李同学的死因是由于脂肪油流入肺,堵塞通向心脏的血管,最终导致心跳停止。女法医也因此得出结论,李同学在临死之前承受着长时间的、令人无法想象的非人煎熬和折磨。”

    “女法医在讲述到这里的时候,整个法庭鸦雀无声,但两名嫌犯却是摆出一副‘不关我的事’的模样。”

    “和在米国失踪的张同学一样,在德国失踪的李同学在给父亲打电话的时候说过和张同学几乎一样的话:爸爸,德国是个美丽的国度,天很蓝、空气很清新、人们都很友善,到处都很安全、这里的人们充满了爱。”

    “然后,李同学就以生命为代价,被‘友善’、‘充满爱’的德国人好好地上了一课。”

    “国人,特别是我们国家的很多年轻女生,她们无比向外国外的生活,从读初中时就刻苦学习英文,高中、大学时更加努力地学习英文、甚至法文、德文、西班牙文……然后考托福、各种考、想办法考到国外、留学到国外、千方百计地移民国外。”

    “这里我要再说一件事情,就在今年,米国马里兰大学的毕业典礼上,一位名叫杨舒平的华国女留学生作为全校学生代表上台发表毕业演讲。对于在台下,乃至在美国各地留学的中国学生而言,这本该是一件十分骄傲,自豪的事情,可这位杨同学接下来演讲的内容可让大家高兴不起来,甚至让台下的中国同学们尴尬不已。”

    “我们来看看她演讲的内容……”

    “各位家长、同学、朋友们,下午好!我很荣幸,也很感激能够在马里兰大学2017届毕业典礼上发言。”

    “人们经常问我:为什么你选择来马里兰大学?我总是回答:新鲜的空气。”

    “五年前,我从华国来到米国,出了达拉斯机场航站楼,呼吸到在米国的第一口空气后,我就丢掉了正准备戴上的五层口罩。这里的空气是如此的新鲜甜蜜,尽管说起来奇怪,但这对我来说很奢侈、很意外。我在华国的都市中长大,每次外出都必须戴口罩,不然的话,我可能会生病。”

    “所以,当我在机场外面呼吸到第一口空气的时候,在机场外深呼吸的那一刻,我感到了自由。不再有蒙在眼镜上的浓雾,不再有呼吸困难,不再有压抑的生活。每一口呼吸都是一种愉悦的体验。今天站在这里,我情不自禁地回忆起这种自由的感觉……”

    “后面的发言全都是对米国的赞美,对华国的诋毁,我已经念不下去了,请容忍我先呕吐五分钟。”

    “杨舒平的事情不是个例,很多华国女生在踏上米国的土地时,都有着类似的狂热,我们可以想象她们当时那种兴奋的心情,在她们的眼中,国外的一切被无限美化,她们就象发情的母狗一样热情地迎接她们在国外的新生活。”

    “可惜,国外,特别是西方世界,真的没有她们想象的那么好、那么甜。西方男人是未进化完全的生物体,他们的变太程度远超她们的想象,这些变太的西方人不敢对自己身边的同胞动手,看到华国很傻很天真的小女生,当然立刻把她们当成了发泄他们变太心理的目标。”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