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01章 汪老师的教导

    “握草,吓我一哆嗦!”

    “妹子还敢睡,神经够粗!”

    “恐怖气氛还不错,有点吓到我了。(www.k6uk.com)|”

    “夜里看节目,恐怖属性增加,吓我一大跳!”

    “赶紧用shǒu jī来张自拍,看看背后是否有人!”

    “今晚完蛋了!不敢关灯睡觉了!”

    “汪胖子当了广电领导就是不一样,这么恐怖的节目也敢放!”

    “会不会被学生家长投诉?说孩子被吓成了神经病?”

    “应该让小孩子练练胆,这也不让他们接触、那也不让他们接触,以后长大了都是玻璃心,受不了半点挫折。”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感觉汪胖子这样干下去的话,做不了久还是会滚蛋。”

    “同感。”

    “……”

    正在看电视的薄荷也被吓了一大跳,身体下意识地向身边的张萌迪靠了过去,当她感觉着有些不太对,转头向张萌迪看过去的时候,却是发现身边坐着的根本不是张萌迪,而是一张黑青色的脸。

    “啊!!!!”

    薄荷尖叫了起来。

    “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张萌迪取下了黑青脸miàn jù,一脸得意的神情看向了薄荷。第四期《真相》,薄荷把她吓了个半死,今天终于报复回来了。

    “居然吓唬我!打死你个小贱人!”薄荷把张萌迪推倒在了沙发上。

    ……

    楠浒电视台放映室。

    “《真相》一期比一期吓人!”

    “尺度越来越大了,这种节目也能过审?”

    “汪谦自己拍自己审,当然能过审,换我们台肯定就不行了。”

    “从头到尾就没有什么恐怖镜头吧?”

    “干尸还不恐怖?”

    “博物馆里很多干尸啊!”

    “但博物馆里的干尸没有到处走来走去吧?”

    “《真相》是个科学节目,故事都编成这样子了,我看汪谦到最后怎么圆回去。”

    “都解释成张萌迪做的梦不就行了?”

    “那也太无聊了吧?前面不是已经玩过这个梗了?再重复就没意思了。”

    “哪一期?”

    “汪胖子亲自出演的那一期啊!太平洋荒岛那期。”

    “时间太久了差点儿忘了,确实,那次是做梦,这次不可能再做梦了吧?看他怎么圆!”

    ……

    电视镜头切换回了节目现场,几位主持人和嘉宾争执得面红耳赤。

    “大半夜里,萌迪妹子到底遭遇了什么?为什么会有一具黑青脸的干尸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这与我们的日常经验完全不符,我们知道,能正常行走的只有活着的人类,而死人、干尸是没办法四处行走的。可是为什么这具干尸能四处行走?还伸手摸萌迪妹子的脸、甚至开口说话!为什么这一切与我们的经验背道而驰?这时候,一位从事神秘现象研究的嘉宾的猜测引起了我们的深思。”旁白里汪谦继续解说着。

    “一般情况下,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然而在我们专业人士看来,出现这种现象有三种可能性。”神秘现象研究嘉宾很严肃地讲解着。

    “三种!当时的情形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然而在专业人士眼里却是司空见惯,至少会有三种可能性!究竟是怎样三种可能?请锁定《真相》,广告之后马上回来。”

    “微米shǒu jī,shǒu jī中的战斗机……”

    ……

    “为什么每个所谓的专家都要说三种可能性?难道就没有两种或者更多种的可能性?”

    “这个桥段快看吐了!汪胖子你能不能换一换?”

    “汪胖子你老实交待!请来的这些嘉宾究竟是真正的行业专家,还是你在影视城找的群演?都特么什么水平啊?他们幼稚园大班毕业了吗?”

    “预言帝呢?快猜一猜专家的三种可能性!”

    “一、外婆变丧尸了;二、外婆没死;三、张萌迪做梦。结论,张萌迪做梦。”预言帝发了言。

    “等验证。”

    “同等。”

    ……

    “欢迎回来,这里是国际shǒu jī领导品牌微米shǒu jī赞助播出的《真相》节目,我们来听一听神秘现象专家是如何解释的吧。”

    “第一种可能性是湘西赶尸现象,赶尸作为苗族一种民俗事项,是巫术的一部分。赶尸与蛊毒、落花洞女一起,并称为湘西三邪。红衣老司行法事念咒语,再由青衣老司将辰砂,也就是最好的朱砂置于死者的脑门心、背膛心、胸膛心窝、左右手板心、脚掌心等七处,每处以一道神符压住,然后用五色布条绑紧。”

    “相传此七处是七窍出入之所,以辰砂神符封住是为了留住死者的七魄,之后还要将一些朱砂塞入死者的耳、鼻、口中,再以神符,比如辰州符堵紧。相传耳、鼻、口乃三魂出入之所,这样做可将其魂魄留在死者体内。最后,还要在死者颈项上敷满辰砂并贴上神符,用五色布条扎紧;再给死者戴上粽叶斗笠,封面而戴。诸事办妥,红衣老司念毕咒语,大喝一声‘起!’死尸便会应声站起。”

    “外婆有可能被赶尸人控制了,所以变成了干尸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电视镜头切入了一部不知道哪里拍摄的民俗片,一名身穿红衣的男子正指挥着一群戴着粽叶斗笠帽子、身穿白衣的尸体一起举着手向前蹦跳着,画面看起来很是诡异恐怖。

    “第二种可能性,是恶灵附体,不知道大家注意了没有,萌迪妹子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而镜子里的她根本不是原来的她,而是黑青脸的干尸,这说明黑青脸的干尸正在逐步占据萌迪妹子的灵魂,下一步就是占据萌迪妹子的身体了。”

    镜头切入米国科幻diàn yǐng《恶灵驱赶者》的画面。

    “恶灵附体?又是一个常人难以理解的原因。然而假如真有恶灵附体这种现象,这世界就太恐怖了。只是现在仍然不能断定这就是最后的理由,我们来听听专家的第三种可能性。”汪谦的画外音。

    “第三种可能,这一切只是萌迪妹子的一个梦,我们知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人在做梦的时候什么都可能梦到,萌迪妹子白天的时候和小丽一起守棺材,看遗像,内心里对死去的小丽外婆肯定有很深的恐惧感。我们可以想象正屋里放着一具棺材,一个人单独在侧屋里睡觉的那种感觉。至于梦中的外婆为什么黑青脸,原因很简单,遗像都是黑色笔调绘制的,再加上萌迪妹子的一些想象,最终在她梦中成为了这样一种形象。”

    镜头切入米国科幻diàn yǐng《恶梦现身》的画面。

    “专家tí gòng了这三种可能性,然而我们还是不能认为这就是最终的dá àn。正当我们的探索漫无头绪的时候,有位从事尸体美容行业的嘉宾又提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观点,让我们再次感到毛骨悚然。这观点究竟是什么呢?”现场主持人徐继超接过了话头,镜头转向了另一名现场嘉宾。

    “我?啊?意想不到的观点啊?那个……我……我暂时还没想好。”从事尸体美容行业的嘉宾一脸的慌乱。

    “好吧,我们等她想好之后再问她。”现场主持人徐继超连忙转移了话题。

    ……

    “没想好就毛骨悚然?也是醉了!”

    “你们就没看出来吗?老套路了!不管嘉宾说什么,他们都会毛骨悚然。”

    “太恐怖了、大吃一惊、毛骨悚然……他们来来去去就这几个词。”

    “这一段快过去吧!我们要看萌迪妹子怎么被吓尿。”

    ……

    电视镜头切回了小丽外婆家。

    张萌迪打开shǒu jī的闪光灯,对着自己来了一张自拍。

    打开刚才拍出的zhào piàn,看到zhào piàn里熟悉的自己,张萌迪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看起来刚才确实是在做梦,她怎么可能变成小丽的外婆呢?而且还是一具干尸!

    又看了一眼刚才拍出的zhào piàn之后,张萌迪突然神情大变,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zhào piàn里,她身后床上躺着的不是小丽!而是那具黑青脸的干尸!

    zhào piàn里那干尸显然是醒着的,它的眼睛正从背后死死地盯着她!

    张萌迪闭着眼睛厉声尖叫了起来,片刻之后,她睁开眼睛向四周看了过去,结果发现自己躺在小丽的床上,全身都被汗水浸湿透了。

    很显然,刚才只是她做的一个梦。

    虽然确认了只是做了个梦,但张萌迪此时紧张的心情却是丝毫也无法放松下来,因为,她无法确认现在的她到底醒过来了没有。

    梦中有梦,梦中套梦,到底什么才是梦境中的?什么才是真实的?

    “对了,在演diàn yǐng《异形》,闲暇下来的时候,汪老师曾给我们讲过一个《诡电脑》的故事,里面就有很多这种梦中有梦、梦中套梦的情节,当时有人向他请教如何从这种梦中有梦、梦中套梦的困境中醒过来,他告诉了我们一个办法。”

    “那就是让自己睡熟过去,不管周围情况有多么的凶险,只管闭着眼睛睡,等睡醒了,天亮了,一切自然都过去了。”张萌迪在黑暗中自言自语着。

    “汪老师还教导我们说,那些恐怖的东西就是靠吞噬人内心的恐惧能量而存活、并逐渐变得强大,一开始的时候它很弱,只能吓唬阳间的人,当它吸引了足够多的恐怖能量之后变得强大了,就可以杀死阳间的人了。但当你什么也不怕的时候,内心也就没有了恐惧能量,它得不到能量的补充,无法变得强大,自然而然就衰弱了下去,也就无法伤害到你了。”

    就在张萌迪自言自语的时候,一只滑腻腻的手摸在了她的脸上,张萌迪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原本下意识想要睁开眼睛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在摸她的脸,想起汪谦说的话之后,她决定不睁眼,不管周围发生了什么,只管闭着眼睛睡觉。

    虽然这样睡觉很难睡着,但张萌迪仍然强迫自己尽快入睡。

    迷迷糊糊之中,房间里有人走来走去,甚至眼前出现了强光,还感觉着有人压在她的身上、掐她脖子之类的,张萌迪虽然无比害怕,但就是不睁开眼睛,而且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恐怖情绪,不让任何东西可以吸收到她的恐惧能量。

    就这样,天慢慢亮了起来。

    太阳也出来了,驱散了黑暗中所有不干净的东西。

    小丽也醒过来了,她去了院子里,又走了回来,不知道是不是发现张萌迪还没起床,于是进到了张萌迪睡着的房间里来,发现张萌迪正坐在床头发呆。

    “睡得怎么样?”小丽走过来向张萌迪问了一声。

    “很好。”张萌迪苦笑了一声。

    “你眼圈都是黑的,怎么回事?”小丽显然发现了什么。

    “可能有些累吧?”张萌迪叹了口气。

    “多谢你陪我,我现在在世上已经没有亲人了。”小丽在床边坐下拉住了张萌迪的手,感受到她的手冰凉滑腻,张萌迪本能地甩开了她的手,并下意识地看向了她的脸。

    不会……还在梦里吧?

    “你怎么了?”小丽一脸的奇怪神情。

    “你的手……好冰。”张萌迪看向了小丽的手。

    “刚才出去用冷水洗了把脸。”小丽有些抱歉的表情。

    “我也要去洗个脸。”张萌迪下了床,快步向院子里走了过去,虽然阳光不是很暖和,但明亮的世界还是让张萌迪感觉内心温暖了很多。

    看起来昨晚的恐怖之夜确实已经过去了。

    ……

    “今天我就要请人把外婆下葬了。”早饭的时候,小丽的神情有些哀伤。

    “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你还有我们呢!还有汪老师和薄荷姐,我们都是你的亲人。”张萌迪安慰着小丽。

    “谢谢。”小丽勉强笑了笑。

    “对了,你……见过外婆最后一面吗?”张萌迪向小丽问了起来。

    “没有,得到消息回来的时候,外婆已经过世了,她提前买好了棺材,族里的人帮着把她放进了棺材里,而且已经钉死了。”小丽摇了摇头。

    “哦……那……你确信棺材里一定是你外婆吗?就这么下葬?”张萌迪向小丽确认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经过昨晚的梦境之后,张萌迪总觉得外婆的死有些蹊跷,先前她听小丽说过,外婆才六十岁出头,身体一直很硬朗,不知怎么的就过世了。

    而且,梦境里出现的是干尸!shǒu jī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