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05章 地下实验室

    周峰背着干尸,张萌迪和小丽帮他拿着工具包,三人一起弯弯绕绕地走出了墓洞,向村子的方向走了回去。(www.k6uk.com)

    “好多蚊子啊!咬死了。”张萌迪在手背和脸上抓挠着。

    “嗯,今年蚊子特别多,而且出现得特别早,真是奇怪。”小丽也在手背和脸上抓挠着。

    周峰家所在的院子距离村子其他人家很远,最近的一户人家和他家的院子都隔了七、八十米的距离,周家的院子三面都是山丘,院门处有一个天然的入口。

    周家院子里有些房屋是砖石搭建的,还有些房屋直接就是挖开山洞进行了内部装修。

    “为了搞研究,我这两年偷偷从外面运了大量的仪器设备进来,还买了汽油发电机,建了一个很现代化的地下实验室,目前最缺的就是样本。”周峰把张萌迪和小丽带进了院子,锁好院门来到了地下实验室的入口。

    看着地下实验室的入口,张萌迪突然有些害怕了。

    万一……这个周峰是个变太狂,喜欢玩地牢囚禁什么的,把她和小丽关在地下实验室里用铁链锁起来,然后各种虐待……

    想着就可怕啊!

    而且真这样的话,就算汪老师发现她失踪了,想来救她都难啊!

    什么事情都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对了,他把院门都锁了,不会是想对她们下手了吧?

    “我不想去实验室了,你把院门打开,我累了,要回去了。”张萌迪向周峰提了出来。

    “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小丽有些不情愿的样子。

    “没什么,就是特别累,不想继续下去了。”张萌迪当着周峰的面,有些话不好对小丽说,只能扯谎说自己累了。

    “我实验室里有休息的床铺,你累了就在那里睡吧。”周峰向张萌迪提了出来。

    “对啊!说不定我外婆会托梦给你呢?拜托了!”小丽向张萌迪哀求了起来。

    “别站在这里了,蚊子很多,我下面实验室有防蚊门帘,里面驱过蚊,没有蚊子。”周峰又劝了张萌迪几句。

    “今年出现的都是黑花蚊子,感觉黑花蚊子特别厉害!就像轰炸机一样往身上扑,咬上就起个大包还特别痒。”张萌迪扯开了话题,就是不去下面的实验室,她想扯开话题之后再找机会看能不能离开这里。

    万一被地牢囚禁就麻烦了!周峰是个法医啊!医生如果变太起来就太可怕了!他们可是玩手术刀、小电锯的。

    别说手术刀和电锯了,就算是打针,张萌迪都无比害怕。

    “啪!”小丽伸手打死了一只趴在她脸上的蚊子,确实是一只黑花蚊子。

    ……

    “黑花蚊子学名叫白纹伊蚊,又称花蚊子,花脚蚊,花斑蚊、黑白蚊等,在亚洲以外的地方,他还有一个更常被人们叫到的名字,叫亚洲虎蚊。之所以用虎来形容它,是因为这种蚊子生性凶猛、见到人或动物趴上就咬,特别喜欢叮咬人类,隔着裤子都能咬到里面的皮肤,而且它身上又有黑白相间的花纹,所以这个名字还是很形象的。”镜头切换到了节目现场,一位从事昆虫研究的嘉宾向众人讲解了起来。

    “刚才咬小丽的蚊子就是白纹伊蚊,是近些年来才入侵华国的蚊种,它的原产地是东南亚,是随着贸易的增多才传进来的,由于这种蚊子很小,又可以飞行,所以它可能飞到飞机的机舱里,轮船的船舱里进行长途跋涉,在我国沿海地区这种蚊子出现的时间比较早,内陆地区则通常是飞机场附近先出现后开始向四面蔓延,我们小时候并没有见过这种蚊子,九十年代末在邶京机场附近才发现它,如今几乎已经遍布全国。”

    “不单是我国,这种蚊子目前几乎已经蔓延到全世界,先前有报道说这种蚊子于二十年间蔓延七十余国,已在澳大利亚、欧洲、非洲、南北美洲等地形成传染病危害源,米国人甚至形容这种蚊子的入侵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医学昆虫事件。”

    “和我国早前就有的蚊子不一样,白纹伊蚊是白昼huó dòng、见人就叮,是十分凶猛吸血的蚊虫,只要人走近白纹伊蚊的孳生或栖息地,很快就会引来雌蚊吸血,而只要是阴凉的地方就有这种蚊子,特别是在阴凉的树下,草丛边,河边等,所以这种蚊子现在几乎剥夺了人们夏季在树荫下凉快的权利,并且严重影响了人们的正常生活和工作。”

    “白纹伊蚊是多种疾病的传播媒介,特别是登革热和乙型脑炎,最近登革热在我国不少地区爆发,这种传染病的主要传播媒介就是这种白纹伊蚊,也就是说不断出现的登革热出现事件都是由这种蚊子引起的,所以消灭这种蚊子已是一种当务之急。”

    “那么怎样消灭这种蚊子呢?我们每个人也都可以尽自己的能力去做,由于这种蚊子的幼虫主要在小面积静止的积水中生长,如水缸、花盆、罐子、轮胎、竹筒、树洞等等,在室外,几乎所有能够集聚雨水的物件都可能孳生白纹伊蚊,另外污水和下水道中也容易滋生这种蚊子,所以要尽量去倒掉这些东西中的积水。

    “在室外这种蚊子经常出现的地方要多穿衣服,也可以在蚊子经常出没的地方喷洒杀虫剂。但要想彻底的消灭这种蚊子,可能还需要国家动用科技的力量去消灭了,比如基因改造技术,或许可以让这种蚊子彻底绝迹。”昆虫行业嘉宾结束了他的讲解。

    “我不支持你的观点!世间万物都是一物降一物,生态平衡的。如果没了蚊子,那么蜻蜓可能就会减少,吃蚊子的小鸟会减少,影响生态链。现在人虽然寿命长了,但是各种疾病也多。不说和转基因有多大关系,但是和农药、化肥、各种激素也都有关系。违反自然规律的事还是少办为妙,否则人类离灭亡越走越近!”另一位动物保护行业的嘉宾立刻反驳了昆虫行业嘉宾的观点。

    “其他嘉宾的看法呢?”徐继超向其他嘉宾进行了采访。

    “不支持,短时可能高兴一时,长期看来呢?那些专吃蚊子的昆虫,小鸟会饿死吧?上一级食物链会破坏,最终的结果可能危害社会!”

    “每一种生物在自然界中都可以找到自己的角色定位,这就像人体中的每一种细胞类型都有它特定的作用。消灭蚊子是不理智的,会导致严重的生态灾难。这是最基本的生态学原理。”

    “蚊子叮咬可增强人类的免疫力,打蚊子可增加人的运动量有利健康,想办法消灭蚊子可开发人的智力打鬼子的时候可占据主动。如果你实在不堪蚊子的骚扰,建议你去华国的西部工作和居住,高原上没蚊子。冬天再返回中东部,这样你就见不到蚊子了。”

    “蚊子可以驱赶动物,使草场和森林受到间接保护。”

    “蚊子的种群数量巨大,而且遍布全球,比人类存在更久,应该来说是一种非常适合自然的一种昆虫。很难想象能够全部消灭,让这个种群从此退出历史舞台,就算是修改它的基因,成功的可能性不大,我想,它的存在必然有它的道理。”

    其他嘉宾纷纷发表了他们的看法。

    “我就知道这个问题会引发很多‘有识之士’的抵制。我一生都在研究这些昆虫,我可以说,你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消灭蚊子几乎不会带来全球影响。”昆虫行业嘉宾当场辩驳了起来。

    “说说你的看法。”徐继超向昆虫行业嘉宾示意了一下。

    “蚊子代表了地球上一种巨大的生物群体,它们影响着所有生物的行为。蚊子充当着昆虫捕食者的丰富食物源,而且刺激着所有防御机制的进化。事实上,我们或许一点都不会注意到它们的减少。这事实上源自于蚊子的娇小体型和行动迅速的本质,甚至那些捕食蚊子的物种通常也只把它们当做补充食物,很少有动物会因为蚊子的减少而挨饿。”

    “在许多情况下,都会有一种竞争的昆虫比如飞蛾,很乐意取代蚊子的生态位置。但是我们必须承认,有时候当飞蛾无法解决温饱的时候,蚊子的消失最终会导致以蚊子为食的鱼类或者鸟类灭亡,这会导致当地的生态系统产生连锁反应。然而,蚊子并未真正控制任何种群,因此我们不太可能看到任何受到蚊子牵制的危险物种出现问题。”

    “我们消灭蚊子最可能的wǔ qì就是遗传学,药雾不太可能获得成功。研究人员已经提出一项重大的提议,将经过基因改造的超级蚊子释放到野外来控制种群。一旦成功,我们将毫无怜悯的利用增加到它们基因中的弱点来快速消灭它们。”

    “现在就是因为很多象你们这种无聊的人辩称,无论蚊子是否是生物群落中的必需物种,消灭蚊子都有太多的风险、无法真正了解那样一种工程浩大的huó dòng所产生的长期效果,所以世界各国在关于消灭蚊子方面的研究一直很滞后,这导致蚊子越来越猖獗!特别是白纹伊蚊,近几年的疯狂繁衍到了令人忍无可忍的境地,已经严重影响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了!”昆虫行业嘉宾进行了有理有据的辩驳。

    ……

    “天天被蚊子咬得恶痒的小老百姓支持基因改造的方法灭绝蚊子!”

    “蚊子咬不到这些养尊处优的专家嘉宾,所以他们不支持灭绝蚊子。”

    “真是一群圣母婊!真没想到灭绝蚊子都有人反对!”

    “应该把这群圣母婊放到野外,黑花蚊子特别密集的地方,把他们剥光衣服咬上几天几夜,看他们还当不当圣母!”

    “你们不觉得节目已经跑题了吗?这是《真相》好吧?讨论蚊子干嘛?”

    “对啊!扯蚊子干嘛?”

    ……

    现场关于蚊子的讨论只持续了几分钟,电视镜头很快就切回到了周峰家的院子里。

    “你外婆变成的这种黑青脸的干尸,其实,我有些怀疑与这些蚊子有关。村子里最早出现这种干尸是在二十年前,差不多是黑花蚊子出现在村子里的时间。”周峰听张萌迪和小丽提到了黑花蚊子,于是开口说了几句。

    “以前就出现过这种事情?”张萌迪瞪大了眼睛。

    “都被隐瞒下来了。”周峰苦笑了一声。

    “对了,强叔家的小儿子也出现了这种症状,他们家不愿意外出就医,小家伙好可怜……”张萌迪想起了什么。

    “不会是蚊子传播的某种传染病吧?我们也被蚊子咬了,会不会也变成干尸?”小丽听周峰这么一说,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惊恐。

    “你怎么知道强叔的儿子出现了这种症状?”周峰向张萌迪问了一声。

    “我们……刚才进坟场前经过他们家,从他们家窗子看到的。”张萌迪看了看小丽。

    “你们看到他出现了变成干尸的症状?”周峰的神情有些兴奋。

    “是的。”

    “我现在需要很多样本,在实验室里分析之后,才能确信我的观点是否正确。有活的样本就更好了!如果能采集到强叔小儿子的血样,应该可以大幅加速我的研究。”周峰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我们快下去实验室里吧!有什么话到下面去说!被蚊子咬死了!我可不想成为干尸!”小丽向周峰催了几句。

    “我们下去吧。”周峰向张萌迪说了一声。

    张萌迪又犹豫了一会儿,她感觉着周峰似乎不太象那种变太狂,应该是真的在从事某方面的研究。今晚风停了,周家的院子里雨后蚊子特别多,站着不动能感觉到大量的黑花蚊子往脸上扑,只要身上有露出的部分,都被咬得奇痒无比。

    算了,还是下去吧,应该不会那么倒霉,遇到个搞地牢囚禁的变太狂吧?

    周峰带着张萌迪和小丽进到周家院子其中一个房间里,点燃房间的煤油灯之后,他掀开了房间地面上的一块盖板,里面是狭窄的木制楼梯,通往黑幽幽的地底。

    “我先下去开灯,你们下来之后记得把盖板关上,以免村子里的人发现我们用电。”周峰向小丽和张萌迪交待了几句,然后扛着小丽外婆的尸体向木制楼梯的下方走了下去。

    “走了!”小丽拉了拉张萌迪的手臂,跟在周峰的身后走了下去。

    张萌迪又犹豫了好一会儿,这才跟在小丽的身后,踩着发出吱呀声的木制楼梯,一步一步走向了地底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