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39章 有话好好说

    ♂!

    停在院子外的两辆车子,一辆金色的凯美锐、一辆黑色的苯田,就象被重物辗压过一样,被压挤成了铁皮瘪在了地上!

    胡子男的货车则侧翻在了地上,车上的各种货物摔落了一地。(www.k6uk.com)

    刘小星显然是被这样的场景吓坏了,所以不停地尖叫着。

    “草!谁把我的车弄翻了?”胡子男目瞪口呆,他车上的货物超载得厉害,正常停在这里想要弄到侧翻可不太容易!

    黑色途瑞、白色奥迪、和白色凯第拉克倒是没什么事。

    “谁干的?”医生向四周看了看,又向远处追跑了几步,但是什么也没发现。

    “小星你没事儿吧?”刘小星的妈妈把刘小星抱在了怀里。

    “车子没了,怎么送爸爸回去看病?”刘小星哭了起来。

    医生的电话响了,是120急救中心打过来的,说已经来到了他们说的地点,但是没有见到伤员,也没见到任何人。

    “不可能啊!我们就在这里啊!你们是不是走错了地方?”医生很有些着急的神情。

    “进去让店老板夫妻二人说地点。”刘小星的妈妈连忙向医生催了一句。

    医生走回了院子里,但是却没有见到店老板夫妻的身影。

    其他人也走了回来,帮着一起寻找,但到处都没有能找到店老板夫妻二人。

    “会不会回房子里睡觉了?”刘小美猜测了一句。

    众人到这里来停车吃饭,但都是在院子里的餐桌那里,没有进过店老板的家门,店老板家的木门也一直紧闭着没有打开过,夫妻二人就是在院子里给众人做的餐食。

    现在店老板夫妻二人突然失去了踪影,众人只能猜测是不是躲进了房子里。

    “有人吗?”医生走到木门边使劲拍了拍。

    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强行破门吧?”胡子男向医生建议了一声。

    “不太好。”医生摇了摇头。

    “什么好不好的?我看这对夫妻很有问题!吃了他们的食物会中毒,他们还砸坏了我们的车子!我看他们是心虚躲起来了!”胡子男一脸的不高兴。

    医生还是没有砸门,而是皱着眉头退了回来,他走去灶台边研究起了那些食材。

    “你们谁有车的帮帮忙啊!帮着把我老公送回市内医院去好吗?求求你们了!”刘小星的妈妈走过来向每个人哀求着,最后走到了刘小美和楚云嫙面前。

    “云嫙,要不我们让小张把他们送回市内去吧?我们也一起先回市内酒店里好了,明天早上再赶过去,到时候和汪老师说说,问题应该不大。”刘小美和楚云嫙商量着。

    “帮他们没问题啊!只是我觉得我们今晚肯定是没办法离开这里了。”楚云嫙叹了口气。

    “什么意思?”刘小美很纳闷的神情。

    “你这大条的性格……算了,说什么你都不会懂,我们走吧!”楚云嫙帮着刘小星的妈妈扶起了昏迷中的刘小星爸爸,刘小美则让小张去把车子发动。

    “谢谢你救我爸爸!”刘小星向刘小美表示了感谢。

    “我们不是姐妹吗?当然要互相帮助。”刘小美摸了摸刘小星的脑袋。

    “谢谢你们!好人啊!”刘小星的妈妈也不停地向楚云嫙表示着感谢。

    “别谢,能回市内再说吧。”楚云嫙现在也很急于离开这个很诡异的地方,但是,高速路上似乎更加诡异。

    众人来到院外,小张准备前去发动那辆黑色途瑞suv的时候,却是看着那车子目瞪口呆……

    刚才还好好的黑色途瑞suv,现在车子侧面被撞烂了,整个驾驶室完全毁了!根本就没办法驾驶了!

    “怎么回事啊?谁这么缺德破坏了我们的车子?”刘小美大骂了起来。

    “还不明白吗?这里……一定有什么超自然的力量!”楚云嫙声音颤抖了起来。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刘小星的妈妈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刘小星也跟着一起大哭了起来。

    “警察叔叔会来救我们的。”刘小美蹲下去安慰了一下刘小星。

    楚云嫙摇了摇头,又走回了院内。

    院子里吊着的大灯发出了滋滋的声响,变得忽明忽暗起来,不知从哪里起了一阵阴风,吹得树的影子在地上不停地摇晃着,远处似乎有玻璃落碎在地上发出了‘砰!’的声音,四周的气氛变得越来越诡异了。

    “开门啊!开门啊!你们躲在房子里不出来就当什么事也没有了?我们的车子是怎么回事?”胡子男使劲拍着房间的木门。

    房子里没有任何动静。

    胡子男退后几步,看了木门一会儿之后,突然冲上前去向木门狂踹了几脚,‘砰!砰!砰!砰!’连续几脚终于把木门给踹开了。

    “人呢?下药毒我们,找同伙砸我们的车子,想要坐地吃黑是吧?老子这一车货物要是没了,也就不用活了!我要跟你们拼命!”胡子男冲黑暗的房间里大吼大叫了几声,然后拿出手机照着亮向里面走了进去。

    其他人正准备跟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却是听到胡子男一声惨叫,就象被什么撞出来了一样,他退出房门十几步之后倒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用手掐着自己的脖子一脸惊恐的神情。

    “快帮帮我!拉开他的手!别让他自残!”医生向另外几名男子叫喊了一声,几个男人一起分别拉住了胡子男的手臂,用力把他的手从脖子上拉开了。

    “吓、吓、吓死我了!”胡子男脸色惨白,口中不停地喘着粗气。

    “怎么回事?”众人连忙向他问了一声。

    先前自己掐自己脖子的光头司机、刘小星的爸爸,都把自己掐到昏迷、口吐白沫的状态,这一次医生早有防备,及时让人拉开了胡子男的手臂,似乎是把他抢救了回来。

    “刚才我的手就象不是自己的一样,使劲掐我自己的脖子!我根本没办法控制它们!真是活见鬼了!”胡子男一脸的惊恐,他还心有余悸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这地方……有鬼吗?”刘小星颤声问了一句,躲进了她妈妈的怀里。

    “没事儿的,我们这里这么多人,不要怕。另外,世上没有鬼,鬼只是我们害怕而幻想出的某种恐怖物而已,你不害怕了,就什么事也不会有了。”刘小美向刘小星安慰了几句。

    “可是,我爸爸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掐自己?”刘小星哀哀地向刘小美质问着。

    “这个……”刘小美显然无法回答刘小星的问题。

    “医生,先前光头昏迷,你说是吸毒加喝酒,后来她爸爸昏迷,你说是没休息好太劳累,我这自己用手掐自己又是怎么回事?总不是因为我的肝病吧?我们三人不同的病因,但都发生了相同的症状?你怎么解释?”胡子男向医生半开玩笑地问了起来。

    医生没吱声,看起来他也没办法解释清楚今晚这是怎么回事了。

    “医生!我又没办法控制我的手了!快救救我!”胡子男再次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脖子。

    医生连忙凑了上去,想要拉住胡子男的手,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胡子男突然伸手掐向了医生的脖子!医生猝不及防被掐了个正着,想要推开胡子男,但没想到胡子男的力气很大,根本推不开!

    其他人连忙想要帮着拉开胡子男的手,但都拉不开,万般紧急之下,还是医生自己从地上摸了块石头,猛地砸在了胡子男的脑袋侧面。

    鲜血染红了石头,顺着胡子男的头顶流了下来,染红了胡子男的衣领,胡子男也终于松开了掐住医生脖子的手。

    医生连忙扶住了即将倒地的胡子男,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被掐疼的脖子。

    “我……好象……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胡子男眼神变得有些涣散起来。

    “你想起了什么?快说!趁着还清醒快说!”楚云嫙连忙凑过来向胡子男大喊了起来。

    今晚发生的一切太过诡异,光头司机在自掐昏迷之前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刘小星的爸爸刚刚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自掐错迷了。现在胡子男也想起了很重要的事情,但他神智还有一丝清醒,楚云嫙觉得这可能是最好的解决今晚所有疑团的机会了。

    “楚……楚小姐……我想起来了,我们……五辆车一直在一起……是因为……是因为……因为你……你……”胡子男说到这里突然身子一软,再也说不出什么来了。

    “是什么啊?因为我?因为我吗?为什么?因为我什么?你想要说什么啊?今晚发生的这一切是因为我吗?”楚云嫙很抓狂地向胡子男问着,但胡子男显然已经没办法回答她的问题了。

    “你们还有谁想起来了吗?你们五辆车一直走在一起,是因为我吗?为什么因为我?你们什么也不记得了吗?快告诉我!为什么因为我?”楚云嫙向医生和其他人大声质问着。

    所有人面面相觑,似乎都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因为我?我做了什么?我做了什么错事导致了现在的结果?”楚云嫙抱着头蹲在了地上,她实在想不起来这一路上她有做错过什么,但胡子男为什么说因为她?

    “他的话没说完,后面应该还有半句才是最关键的。”医生帮着分析了一下。

    “救护车和警察现在都还没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刘小星的妈妈向医生问了一声。

    “还有一辆奥迪、一辆凯第拉克的一辆大货没事,我们把三个伤员放在里面,找两个人开车把他们送回市内,你们看怎么样?”医生向在场的人征询了一下意见。

    “不行!我的车子不外借。”生意人的小三突然开了口,拒绝了医生的提议。

    “你的车子?真有脸!那车子你出一分钱了吗?”生意人的原配一脸的不屑。

    “现在就是我的车子,你气啊?气死你!”小三立刻反唇相讥。

    “我现在才不气呢!不知道现在是谁在生气!”原配进行了回击。

    “不要脸!”小三骂了起来。

    “你骂谁呢?”原配不爽起来。

    “骂你怎么了?你得意不了多久了!”小三继续骂。

    “我得意不了多久了?上次吃饭的时候你是不是对我下了药?”原配向小三指责了起来。

    “呃呃呃……别吵吵了!说好一起做朋友的呢?”生意人连忙劝起了架来,把小三和原配拉到了一边去。

    “他们的车子不外借,只一辆车的话,也没办法送三个人回市区。”医生有些为难地向其他人说着。

    “我们的车子也不外借。”光头司机的两位朋友象是想起了什么,也向医生声明了一句。

    “算了,一辆车也没有了,不用考虑送他们回市内的事情了。”医生摇了摇头很失望的表情。

    “你们这些人啊!也太没人性了。”刘小美有些看不惯地向不借车的人说了几句。

    “你说谁呢?”光头医生的混混朋友凶巴巴地逼近了过来,伸手想要打人的样子。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刘小美的司机小张连忙走过来拦在了刘小美的身前。

    “有话好好说?她骂我们怎么算?尼玛的什么叫没人性?行啊!老子今天让你们真正见识一下什么叫没人气!”混混很嚣张地把小张向旁边推了过去。

    “啊……”小张仰面倒在了地上,然后伸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又来了!快帮帮他啊!”刘小美连忙伸手抓住小张的手臂,想要拉开他,不让他自残。

    “没用了,你阻止不了他昏迷,说不定还会被他掐死。”医生走了过来,却没有伸手帮刘小美的意思。刚才他差点儿被胡子男掐死,现在还心有余悸。

    “你们怎么这样见死不救?”刘小美只好自己用力去拉扯司机小张的手臂,楚云嫙也过去帮忙,两个女人爆发出很大的力气,居然把小张掐自己的手臂拉开了。

    “你没事儿了吧?”刘小美很不安地向司机小张问了一声。

    “我……我刚才怎么回事?”司机小张一脸恐惧的神情。

    “你想到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吗?赶紧告诉我!”楚云嫙连忙向司机小张追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