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八十四章 道观偶遇 上

    他们到达光明顶时,天色渐明,居高而望看见整个黄山云雾缭绕,连他们周围都被薄雾轻霭包围着,迷迷蒙蒙得。(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等了好一会,就看见橘红色的太阳从东边云雾中喷薄而出,天地一下都亮堂起来,世界有了色彩。

    杜家人排列整齐,在杜渊之的带领下,就在山顶上开始演练整套的拳架。他们每个人脸色肃穆,动作缓慢,面对着旭日东升的太阳缓缓地抬腿挥拳,没有呼喝,没有丁点的声响,像是在进行一种祭祀仪式那样虔诚和专注,朝霞映射在他们的脸上是那么生动,让旁观的几人都有些动容。

    姚先生看出了门道,嗯,这是一门高深的修养功夫啊。

    范斯远想:这样练好像也不累哦,我可以试试看。

    耿家辉则有些疑惑,杜家人的武功难道都是这样练出来的吗?会有威力吗?

    待到卯时,太阳已经升到半空,耀眼辉煌,人眼已经无法直视。他们一行人吃过些干粮稍微休憩后就开始下山。这回他们从后山下去,可以再看一些不同的风景。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真是不假。等到他们走得腿肚子都要抽筋的时候,看着山坳里一座巍峨的道观时,忍不住都欢呼起来。

    道观名为“白云观”,观里云烟缭绕,香火旺盛,捧着香烛的香客熙熙攘攘,杜玉清不一会就和大家走散了。她也不着急,自顾自地往前走,她知道家人会回头找到她的。结果因为读大殿两边的楹联,被一个回头顾着和自己丫鬟说话而没有看路的小姐给撞上。

    “哎呀,小莲,你就别抱怨了。我们来都来了,你就让我好好地为三姐烧支香吧,你再埋怨下去菩萨听见可要不高兴,那还怎么灵验?哎呀,”

    “对不住,”那小姐连忙道歉说,她不顾自己胳膊上的疼痛,先关心起杜玉清来。“我光顾着说话了,没有看到你,没有撞疼你吧?”杜玉清摇摇头。这位小姐十五六岁的年纪,穿着鲜艳的黄色衣服,头上珠钗耀目,表情生动,明显是开朗活泼的性子,很招人喜欢。

    这位小姐见杜玉清这被人撞了也不计较,年纪比她还却是一副老成稳重的模样,不由地就十分喜欢。看她们身边没有跟着大人,就关切地问:“这位妹妹,就你们俩吗?你家大人呢?外边坏人多,你们这样乱跑容易给坏人抓去的。”

    “父亲他们就在前面,待会他们会来找我的。”

    “那就好,在你家大人没有找来之前,你就先跟在我们吧。我会保护你的,我姓白,你就叫我白姐姐吧。”白小姐不由分说拉住杜玉清的手,自来熟地就掏心掏肺起来:“我给你说,这里拜神很灵验的,我在路上都听说了,特地过来的。听说他们的道长已经一百六十多岁,餐风饮露根本不食人间烟火。哎呀,你说这不就是神仙吗?今天有幸能够见到就好了,我就求他帮帮我三姐。”

    她的话语活泼,就山涧上的泉水一样轻快跳跃,让人的心情也会变得愉悦起来。杜玉清就这么听她一路不停地说话,到了殿前下安静下来。

    道观分为前后两个殿堂,前堂主殿是药王殿,东侧供奉财神、文昌帝君,西侧供奉南海观音和送子娘娘。杜玉清走进殿堂时不由地皱了皱眉,这些神像都是泥塑,色彩黯淡毫无光彩,这不是岁月褪色的痕迹,而是人为疏懒的关系,显见着长时间没有人好好打扫了。比较莲池大师云栖寺里的洁净真是天差地别。

    白小姐从左自右在每座神像前都虔诚地跪拜了一遍,最后停留在送子娘娘面前双手合十口中喃喃地祷告,起身时在功德箱里投下足有十两的碎银子,杜玉清不禁咂舌,这可够一个普通家庭生活半年的了。

    一位小道士走到她们面前,稽首后微笑请白小姐在功德簿上留名,说是会放在天师尊前同天师一起享受早晚的供奉。看见白小姐欢喜地写下自己的名字和地址后,小道士说:“白小姐,我师父说您品貌不凡,将来必定大富大贵,还说他和小姐有一善缘,特命我过来相请。”

    “真的?你师父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见?”

    小道士得意地说:“我师父在隔壁,他老人家有大神通,能隔墙观物,根本不用面对面。”

    白小姐欣喜异常,“真的?你师傅真有神通?”

    “那是当然的,我师父已经修道一个多甲子,道行高着哪。人打他面前一过,你不用说话他老人家就把你看得透透的。去年,开化那里有一个大富人家,三代单传,到了这一代,连娶了五位妻妾还是没有生育,父母着急啊。一来,我师傅就说:你们家门后有口池塘吧?埋了,改在前门。还要他们家儿子再娶一位妾室,说他们的后代就落在这第六位的妾室上,五无不吉,六溜顺啊。果然,第二年就生下一个大胖小子,你说我怎么知道的?他们前几天来还愿,还给观里捐了不少钱哪。”

    白小姐兴高采烈地说道:“那太好了,如果这次真的如你所说的灵验,我也给你们捐钱。”

    “那您就等好吧。”

    杜玉清觉得这小道士眼神油滑不定,说话自相矛盾,让她感觉有些不舒服,但实在又好奇这道士还有什么下文就不做声地继续跟着。她们同小道士来到侧边的一个房间。房间里坐着三个人,中间一位道士头戴玄巾,身着青袍,怡颜悦色,面色红润,没有道士的超凡脱俗仙风道骨的味道,倒是有种大和尚的慈悲为怀的气质,年纪看上去四五十岁,杜玉清纳闷了,难道他就是那位已经修行了一个多甲子的道长?看他的容貌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位老人,难道他真的已经得道修仙了?

    道长的身边侍坐两位年轻的道姑,一位眉清目秀,但眼光有些呆愣,一位像村姑一样朴实,一直用崇拜的目光追随着道长。

    看见她们进来,道长微笑颔首,他的声音浑厚,透着令人信服的魔力。他对白小姐说:“天尊昨晚托梦于贫道,说今天有位福泽深厚的小姐要来观里烧香,命我援之于手。我观你面相仁慈,十分亲切,应该就是天尊要授福之人,你且报出八字,贫道与你测算测算。”

    白小姐不疑有他,竹筒爆豆子噼啪噼啪全说了,“我姓白,在家中行七,我生在四月十七,我娘说生我的时候梦见天降大雪,算命的都说我命好,瑞雪兆丰年嘛”

    道士始终微笑着听着,挨到白小姐好不容易说完才掐指算起来。一会儿便开口说道:“白小姐,你乃水命,水主智,其性聪,其情善。说明你天生聪明善良,你本姓白,名字应该有个雪字,雪乃水之固,这都对你的水命十分有意,你的四柱上父母、兄弟、婚姻、子女都很好。你从小受父母宠爱,家中哥哥姐姐对你都十分爱护,你们关系和睦。你未来的婚姻也会非常顺利,如果找到一个金命的人,将来必定大富大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