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73.香饽饽

    防盗章~订阅到30%可正常显示~晋|江  “夫人, 你不是出门了吗?这婴孩又是?”

    柳氏把方才的情形描述给柳相公听,柳相公越听神色越发严肃, 手往后背, 来回踱了几步, 柳氏不免有些着急——

    “相公, 这孩子想是被人遗弃, 可怜不已,而且我一见这孩子便很是投缘,我们留下这婴孩可好?”

    话语里有试探之意, 柳相公一听,便知柳氏可能是误会了——

    “夫人可是以为我不愿?非矣,孩子是要留下的。(www.k6uk.com) 只是此事需从长计议, 考虑完善。你我从未有带孩子的经验, 一会你去同村里的胡大娘打听打听,我也去翻找一下书籍, 把这孩子周身物品收好, 如若以后这孩子的家人找上门来,也好比对比对。”

    话毕,还凑过去看了眼钟彩,戳了戳她的小脸,眉头虽还微皱,但眼角的善意藏不住。

    之后那头一两年, 对于钟彩来说, 惊心动魄也不为过。

    新手爹娘上任, 总是有那么三把火,只是有些火烧眉毛了。

    比如柳氏夫妇听说刚出生的婴儿可以喝羊奶,而钟彩又特别不待见那股羊骚味,但每次都架不住柳氏那殷切的眼神,生生喝了半年的羊奶,才结束这种噩梦般的日子。

    比如钟彩早已辟谷,却因为老不出恭,总要被柳氏盯着,饶是她活了几百年,却也是红了脸。

    比如……

    反正,钟彩的前两年就是在适应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婴孩。

    但钟彩看如今的柳氏夫妇,偶尔也会流露出怀念的神色。

    柳氏看着文静,其实是个急性子,最不耐烦等人,所以每次出门的时候都有一个数数的小习惯,这一世这个习惯也保留了下来,每次柳氏在等柳爹爹的时候,钟彩总能在柳氏怀里听到熟悉的数数声。

    而且柳氏厨艺奇差,当钟彩吃到相同的味道,不由想落泪,但不想让父母担心,便忍住了。柳爹爹却还是一如前世的捧场,钟彩有时候都怀疑柳爹爹的味觉是不是消失了。

    不过父女俩微妙的都没有点破,所以柳氏一直觉得自己的厨艺还不错。

    柳爹爹除了圆了自己上辈子没实现的读书梦,护短和宠孩子的特性也一点都没变,有一次父女俩上镇上采买,钟彩也只是多瞧了一眼那小贩卖的蜜饯,柳爹爹先时不语,待采买完所有东西后,剩余的钱全买了蜜饯,让钟彩吃了一路。

    还有一次,村里的王小虎笑话钟彩同她父母长得不像,不晓得是从哪被捡回来的,说她是没人要的货,柳爹爹不知如何得知这个消息,第二天,在他开办的习字院上,平时好脾气的他,拿着王小虎狗爬似的字,第一次对人说了重话,心性不佳,字如其人,他这习字院不收此等人品恶劣之人。

    只是很遗憾,这一世,沈芊芊的父母依旧没有修行灵根,如此钟彩也只能陪他们须臾几十载。

    事情的变故,发生在钟彩五岁左右。

    这日,钟彩如同往常一般去书房寻柳爹爹,路上偶尔看见空中飞过几只乌鸦,也没多想,柳爹爹此时正在房里练着大字,看着钟彩蹒跚的翻过门槛,连忙放下笔,上去帮扶,生怕摔着她。

    五岁的钟彩为了在柳爹爹面前争表现,投其所好,每日都会同柳爹爹习字启蒙,偶尔没藏住,柳爹爹还觉着钟彩是个小神童。

    正当钟彩同柳爹爹讨论今日的习作,柳氏端着一盘水果进来,笑着对父女俩说——

    “你们爷俩忙了一上午了,且先休息会,来,吃点水果。”

    钟彩听着声,正准备笑着迎回去,可当看到柳氏时,目露惊疑,如遭雷劈,愣在当场。

    “不会的,为何会如此?!”

    钟彩心里波澜起伏,为何柳氏会有将死之相。

    到了沈芊芊这个修为,已可辨凡人气运,但先前柳氏并无异常,还是长寿之相,可如今却突兀的黑气聚顶,钟彩当下心神不宁。

    钟彩敷衍了柳氏两句,便回了房门,思考起对策。

    等她再次出现在柳氏夫妇面前时,却听到了一个好消息,柳氏怀孕了!钟彩先是惊喜,复又疑虑,下意识的把这事同柳氏先前的异常联系在一起,莫非是难产?

    虽不确定是何种灾难,但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护好柳氏,看着一脸幸福的柳氏夫妇,钟彩坚定的想。

    此后,钟彩几乎寸步不离柳氏,弄得柳氏猜测,是不是钟彩以为有了弟弟或妹妹,她就便失宠了?

    于是,柳氏时不时就同钟彩诉衷肠,表示自己绝不会偏颇任何一个孩子,来安抚钟彩的心,搞得钟彩有些哭笑不得。

    钟彩这几个月草木皆兵,但也没发现有何奇怪之处,柳氏的胎相也极稳,可是柳氏头顶越来越浓厚的黑气,就像扎进钟彩心里的一根刺,让她时刻警醒。

    等到临盆的日子将近,钟彩越发坐立难安。

    正当钟彩还在挣扎就母时,已经有人夺了第二关的头名,居然是同段和景一起进入的那貌不惊人的黑衣少年。

    古道派议事堂内。

    众位高阶修士,此时正在翻看那黑衣少年的问心试炼,不禁齐齐吸了口气——

    “这少年竟对自己如此狠厉!”一名修士说道。

    “此子之道,已初具雏形,只是总归太过残忍。”那紫玉束发的修士叹了口气道。

    另外一身背玄铁大刀的修士却眼前发亮,对着那紫玉束发的修士说——

    “掌门此言差矣,若是能好好引导,许是能成为我派的一把利刃。我们古道派也沉寂的够久了。”

    众人听到最后一句,眼神一凝,纷纷不再言语。

    钟彩意识虽回转,但洗髓池还在做最后的冲击,她望了望周遭,跟她同一批清醒的试炼者,也只有几人起身,想来其他人都同她情况一致。

    钟彩看了下眼前雾气腾腾的洗髓池,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对了!

    钟彩猛一醒神!

    金字评论去哪了?

    她记得她昏睡过去之前,并没有关闭直播,好像是让阿雪自己控制镜头了?

    钟彩四下寻了寻,就见金字评论排着队出现在钟彩右后方一青衣少年背后,远目望去,如果忽略那些字,也许还能嚼出点仙气,但钟彩现在有些哭笑不得——

    “欢迎萌新来到修真场版非诚勿扰之洗白白啪啪啪特辑!”

    这是有新观众来时的开场白。

    “修真界出品自我消化环保洗污池,采用高科技脚下排污功能,即刻起飞,让你享受火箭般的待遇!”

    “洗髓山泉,有点甜!”

    这两条介绍洗髓池的评论同时刷出,众人默,真是两条有味道的评论。

    “我没有去过主播的世界——”

    “——也好,省的还招待你吃饭!”

    “有美自远方来——”

    “——没带特产!”

    这是神回复系列。

    “投票,青衣受x黑衣攻!青衣受x毛笔攻!”

    “逆楼上cp,青衣攻x黑衣受!”

    这是歪楼的。

    钟彩睡着的这几日,观众们已经彻底放飞自我了,她召回阿雪,关了直播。

    待钟彩体内再无污秽排出,原本周身飘荡的水波纹也静止,钟彩洗髓完毕,也就是同时,岸边站着的监督弟子倨傲地指了下钟彩,又点了点她旁边的鞋,示意上岸,眼神可真利的很,那监督弟子说了句——

    “通过第三关试炼,一旁等待。”

    死板冷酷的声音,连句恭喜都吝啬。

    虽在钟彩的预料中,但听到这句,钟彩心里的大石才算放下,她倒不像先前那样畏怯,身板直了直,不卑不亢地看了那监督弟子一眼,起身走向岸边。

    那监督弟子看钟彩不若其他试炼者那般对他唯唯诺诺,再加上钟彩外貌过于出色,想着这小子入门后,那些个女修不知道会迷成什么样,倒是有些不爽了,只他现在没时间同钟彩纠缠,等入门了,再好好收拾他。

    钟彩倒是没想到那监督弟子心思狭义至此,她自顾自上了岸,但湿衣贴身,怪不好过的,她手刚触及衣袖,正准备拧一拧,一阵暖意缓缓从脚底传来,流过小腿肚,向上蔓延至全身,不过几息,钟彩浑身通透干爽,好不神奇。

    这古道派也想得周到,知道众人从洗髓池出来后,浑身湿冷难受,便在那池子周围布下了能烘干身体的阵法。

    那洗髓池虽被郁郁葱葱的树林包裹,却在旁边,空落落的留有一块铺满鹅暖石的场地。

    方敏学笑眯眯地站在那块场地上,凹凸不平的鹅暖石弄得他的脚底有些痒,清晨的阳光抚慰着他分外舒服,若是再支上一方软塌,以天为被,以塌为席,想想都让方敏学心动,身后的弟子却是了解方敏学的慵懒性子,有些站立不安,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