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六十六章 杀贼立威

    ♂!

    天色渐渐亮了,在水军大营东南角外的旷野里躺满了一地的尸体,一共二百八十三具尸体,很多**原本只是受伤,但也被杀红了眼的水军士兵一刀砍死,尸体都被收拢在一起,李延庆则在查看他们携带的兵器盔甲,看得出**的兵器装备十分薄弱,身上基本上没有皮甲,所用的刀矛都比较粗糙,也就是乡兵级别。(看啦又看)

    “这些兵器还是十年前缴获的乡兵军械,居然现在还在用!”

    旁边周平认出了这些粗劣的兵器,摇了摇头道:“我实在不明白,黑心龙王积累了大量财富,为什么不去买更好的盔甲刀矛?”

    “或许是他认为没有必要吧!”

    李延庆淡淡道:“毕竟他们是**,目标是普通商船和百姓,不需要那么好的装备。”

    这时,张虎跑过来禀报道:“县君,张顺派人送来一批战俘,约二十余人。”

    “看看去!”

    李延庆和周平快步向江边走去。

    江边跪着二十几名水贼,双手反绑,一个个惊恐万分,四周站满了乡兵,这时有人大喊:“县君来了!”

    乡兵们纷纷让开,李延庆和周平走了上来,只见江上停泊着几艘小船,一名张顺的手下向李延庆抱拳道:“这是我们昨晚俘获的二十几名战俘,首领让我交给县君处理!”

    “昨晚水上战况如何?”李延庆问道。

    “昨晚他们只来了十几艘小船,一百余人,我们歼灭了一半,可惜被杜阳逃掉了。”

    停一下,这名手下又躬身问道:“我家首领也想知道,昨晚贵军歼灭了多少敌军?”

    “全歼五百人,包括杜黑心的长子杜岳,替我转告张顺,打铁要趁热,这两天我们就要出发去洞庭湖。”

    “小人明白了,一定转告!”

    张顺手下行一礼,两艘小船调头走了,这时,杨菊上前问道:“县君,这些战俘怎么处理?”

    “县丞有好办法吗?”

    杨菊想了想,“要么就交给州里,让州里处置!”

    李延庆摇了摇头,“州里那帮腐儒迷信教化,说不定就把他们放了,从而给乡里留下祸患!”

    “那县君打算怎么处理?”

    李延庆没有回答杨菊的话,又回头问张虎,“一共有多少战俘?”

    张虎躬身道:“若加上这二十二人,一共有两百四十人左右!”

    李延庆冷冷道:“把他们捆绑起来,推到江边全部斩杀!”

    旁边杨菊大惊失色,“县君,他们已经投降了,怎么能再杀?”

    李延庆冷哼了一声,“他们作恶多端,残害了那么多商船百姓,现在才杀已经是便宜他们。”

    李延庆随即命令张虎,“把他们分批带走,然后捆绑起来,押到江边斩杀!”

    “遵令!”张虎飞奔而去。

    杨菊吓得脸色惨白,半晌说不出一句话,这时,周平在一旁叹息一声说:“虽然杀他们比较残忍,但想想十年前他们怎么残杀被俘的乡兵,想想他们怎么洗劫商船,也是将客商捆绑起来扔进江中,还有哪些年轻女眷更是悲惨,只能说他们今天的下场也是咎由自取。”

    周平又对李延庆道:“我赞成杀他们,但现在杀他们会不会使黑心龙王没有了退路,和我们拼死一战?”

    李延庆淡淡道:“只有强悍的战士面对绝路才会拼死一战,这种一战即溃的乌合之众,铁的意志只会加速他们崩溃。”

    周平心悦诚服,躬身道:“县君高见!”

    李延庆随即下令,“把麦石和谢波给我找来!”

    片刻,麦石和谢波两名都头快步上前,单膝跪下道:“参见县君!”

    “现在水军在江面上训练得如何?”

    “一些基本的阵型已经没有问题了,只是还欠缺一些火候,还需要再训练十几天。”

    李延庆摇摇头,“已经没有时间了,今天再训练一天,明天一早出发!”

    “遵令!”

    两人飞奔而去,周平小声问道:“县君,是不是太急切了?”

    李延庆缓缓道:“杜黑心得到消息之初一定是暴跳如雷,我就怕他冷静下来,一旦他冷静下来,恐怕就会逃遁了,必须要抓住战机,一举将黑心龙王歼灭!”

    昨天晚上,李延庆亲眼目睹了这支**的战斗力,根本就不是军队,就是一群乌合盗贼,遇到伏击就崩溃了,可笑自己还居然高看了他们,李延庆已决定不再等候,直接出兵剿匪。

    .......

    江边即将斩杀**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嘉鱼县,成千上万的百姓跑出县城围观,只见二百多人被双手反绑跪在江边,用黑布蒙上眼睛,嘴也被堵住,不少**都吓得瘫倒在地上。

    在他们身后,数百士兵拿着雪亮的战刀,跃跃欲试,这时,祭江台上鼓声大作,张虎挥动招魂旗大喊道:“开斩!”

    数百士兵举起了战刀,猛地一刀劈下,江边围观的数万民众顿时一片惊呼。

    按照李延庆的意思,这批**的人头将与黑心龙王等悍匪的人头聚拢起来,在江边修建一座镇江塔,以警告后世的**。

    这次在江边一次性屠杀二百余**,不仅震惊了嘉鱼县和鄂州,也使整个长江中游的各州府为之震惊.

    尽管很多官府对此不以为然,但李延庆却赢得了中下层百姓的一致支持和拥戴,饱受**骚扰之苦的百姓看到长江的希望,李延庆也因此被百姓们亲切称为‘江神’。

    ......

    三天后,长子阵亡、五百士兵全军覆灭的消息终于传到了洞庭湖杜黑心的耳中,杜黑心先是震惊万分,他简直不敢相信,一个县的乡兵居然能把自己横行长江的悍匪手下杀得片甲不留,在震惊之后,杜黑心随即暴跳如雷,他发誓要血洗嘉鱼县,让全县军民为他儿子陪葬。

    但他的军师杨兆儒却很快冷静下来,并意识到了不妙,他们这次偷袭嘉鱼县水军大营原本策划得比较精密,有内应、有探子,按理,对付一个普通的州县根本就不用这么费事,水军杀过去直接就可以灭了对方。

    但偏偏这一次却栽了个大跟斗,问题出在哪里?杨兆儒认为问题出在他们根本就不了解对方的主将,从逃回来士兵的描述,他们遭遇了只有正规军才有的埋伏部署,杨兆儒简直不敢相信,这次伏击竟然出自一个县令之手。

    这个嘉鱼县县令到底是什么人?杨兆儒觉得这才是当务之急要搞清楚的事情,然后才能考虑怎么报仇。

    这天中午,杨兆儒又得到一个消息,嘉鱼县在几天前在江边斩杀了二百多名战俘,这个消息使杨兆儒俨如晴天霹雳一般。

    他意识到这一次他们遇到了一个魔鬼般的敌人。

    杨兆儒快步来到寨主所在的聚义楼,只见远处院门口跪满了老弱妇孺,足有两三百人之多,都在哀哀哭喊,“我们要见寨主!”

    这些老弱妇孺都是杜岳带去的五百手下的家眷,他们心急如焚,都想知道自己的家人的情况,倒底是死是活?但杜黑心给不出他们任何答案。

    杨兆儒虽然知道答案,却不敢去见他们,他只得远远绕了另一条小路,从侧门进入聚义楼的院子。

    离房间还有十几步,便听见了聚义楼内传来杜黑心暴跳如雷的叫骂声,门口几名丫鬟吓得战战兢兢,十几名亲兵吓得低下头,大气不敢喘一口。

    杨兆儒一怔,这么多天了,寨主还在发怒吗?他见台阶上有血迹,心中更加疑惑,便问一名亲兵道:“发生了什么事?”

    亲兵小声说:“五夫人和两名丫鬟被杀了!”

    五夫人姓蒋,是杜黑心的一名小妾,杨兆儒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今天寨主派人收拾大衙内的房间,发现了五夫人的一络头发,寨主大怒,便亲手将五夫人和她的两名贴身丫鬟都杀了。”

    杨兆儒暗暗叹息,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杜岳和父亲的几个小妾有染,这个五夫人正好撞到风头上,杜黑心满腔怒火,怎么能不杀她?

    只是.....现在什么时候了,寨主居然还在为这种事情生气,杨兆儒心急如焚,不由加快了脚步。

    杨兆儒走进了聚义阁大堂,见杜黑心气得脸色铁青,正在挥剑劈砍大堂内的家具,一边砍,一边破口大骂,几名亲兵躲在角落里,谁也不敢上前劝说。

    “敌人即将杀至,请寨主冷静下来。”

    杨兆儒大喊一声,就像念了一个定身咒一样,杜黑心挥刀的手忽然停在半空,整个人都定住了。

    “你说什么?”杜黑心回头惊讶地问道。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