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44章 舍近求远

    铁路子弟最新章节!

    第344章  舍近求远

    曹建军和张大伟得知齐海在东海炒股挣了大钱,姜明和小亮每人投入2万现在都变成了20多万,急得眼睛都红了,当初齐海找他们入股的时候,他和张大伟都说手头没钱没有加入,其实他们手头还是有点的钱,只是不舍得拿出来,怕赔了。(www.k6uk.com)

    这两年,齐海把倒腾生姜的生意给了他们,提成每次从原来的20元,提高到了30元,每天接姜都是手下的两个小兄弟去,他们每天分给这两人10元,一人5元,他们则每人每天坐收10元,一个月下有300元进帐,歌舞由他们两管理后,齐海给他们提了工资,每人每月由150元提高到了300元,他们吃的喝的抽的都从歌舞厅的经费里出,根本不用自掏腰包,两年多下来,他们手里也存一笔小钱,一看小亮他们都挣了钱,就再也坐不住,打电话哀求齐海要求加入。

    有了宋玉虎的先例,曹建军和和张大伟都是最早跟齐海一干的兄弟,齐海就答应了下来,并明确告诉他们,他们加入的太晚了,最好的时机已经错过,别指望一下子就挣多少,到时候有多少算多少。

    曹建军凑了8000元,张大伟凑了7500元,他们手下的两个小兄弟凑了3500元,一共是19000元,电汇给了齐海。齐海把这事跟齐栋梁汇报了一下。齐栋梁算了一下,如果立即购进股票,到“5.21”股市开放,他们差不多能挣3万左右。

    齐栋梁后来考虑到,曹建军和和张大伟都是最早跟齐海一干的铁杆兄弟,现在基本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不能让他们连房子都买不上结不了婚,于是给齐海打电话商量,等第二次股票摇号的时候,把他们投资的19000元钱纳入原始股的资金当中,后面的几次摇号下来,也能让他们挣一笔。

    虽然第二次摇号中签率达到了50%,但把所有的中签股票都买了也就是两三千万元,根本用不了这么多钱,因此,齐栋梁和齐海商量了之后,只能让他们入19000元,姜明和小亮以及杜卫国也是一样,只能按最初的投资数入股,而宋玉虎根本入不了原始股这一块。

    而跟着齐海和小亮一起去上海的武伟和谭强,看到股票认购证价格暴涨之后,这才知道股市这么赚钱,开始时他们两人根本没有钱加入,春节回家的时候,把家里的存款都拿了出来,又向亲戚朋友借了一些,两人凑了7000块钱参股,齐海和小亮当然不能亏了两人,把他们俩人的钱算到第一次摇号的股份里,现在他们两人的帐户里已经有十几万元了。

    三月底,齐海和武伟回了古江,从3月18日开始到3月31日14天的时间,他们手里的7支新股价格平均上涨了11%,这比齐栋梁预计的还好,小亮和谭强在东海也两三天就给齐栋梁打一次电话汇报股市的情况,到4月15号武伟返回东海替换谭强回来休息的时候,他们手里的股票价格已经平均上涨了21%,就连宋玉虎后投入的400万购买的股票,价格平均上涨也达到了18%,曹建军几人投入的比宋玉虎晚几天,平均也上涨了16%,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就挣了3000多块。

    齐栋梁他们用48万元购买的申华实业股票,从3月4日到现在,每天都满限的1%上涨,到4月15日价格已经上涨了43%,如果按照这个势头涨下去,到5月20日几乎可以翻一番,按照“5.21”股市全面开放这支股票三天上涨470%计算,又是400多万元的进帐。

    按照齐海的计划,“五.一”之后他和谭强返回东海,让小亮回来休息半个月,然后小亮和齐栋梁一起去东海,齐海难得在家休息一个多月的时间,推掉了许多酒局,尽量抽时间在家陪儿子,儿子已经一生日多3毛岁了,每当他一奶声奶气的叫爸爸,齐海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4月底,铁路一中进行高中一年级下学期的第二次月考,齐栋梁的学习成绩很稳定,比上一次略有提高,但仍然排在全班的第4名,同时也是年组的第4名,这次郑老师对齐栋梁是彻底放心了。

    当齐军到学校给齐栋梁请假要去“京城治病”时,郑老师答应的很爽快,并嘱咐齐军让齐栋梁治病期间带着课本自学,别把这段时间的功课拉下。

    这次是齐栋梁和小亮一起去东海,他提前一周多的时间就到父亲的办公室往松江列车段打电话询问徐春燕班组哪一天走班,得知她们班组5月17日走班的消息后,心里十分的高兴,虽然比自己计划的早走一天,他也决定就坐她们的车走,上次从东海回来之后,虽然给王静留了电话,但她一次也没联系齐栋梁,他十分想知道她女儿谢妍到底是不是自己前世的那位红颜知己。

    要走的前几天,小亮找齐栋梁意思他要找人买卧铺票,齐栋梁告诉他不用了,已经找订了卧铺票。实际上他还没有订呢,得等到走的哪天上午,徐春燕班组到段里学习,他打电话才能找到她。即使找不到,现在也不是乘车的旺季,晚上上车现找她补卧铺都行。

    17日上午,齐栋梁来到了齐军的办公室往松江列车段打电话,先是打到派班室,派班员告诉他,徐春燕正在她们车队组织班组学习,让他往车队打电话,并把车队的电话号码告诉了他。

    齐栋梁按照这个电话号码打了过去,车队一个女人接了电话听齐栋梁要找徐春燕,让他等一下,不一会儿徐春燕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齐栋梁笑着说:“车长姐姐,我是古江的齐栋梁,上次坐过你的车,你总喊我小神童的那个。”

    说齐栋梁徐春燕根本不知道是谁,可他一说车长姐姐和小神童,她一下子就想了起来,笑着说:“是小神童啊,你找姐姐有什么事情?”

    齐栋梁说:“车长姐姐,我今晚想坐你们车去东海,能不能给我留两张卧铺?”

    徐春燕十分爽快的说:“行,没问题,你要软卧还是硬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