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28章 什么叫强横

    第528章  什么叫强横

    隋志诚一听齐栋梁立即变成了热情了起来:“哈,是小兄弟呀,什么事儿啊,只要是三哥能帮上的一点问题没有。(看啦又看小说)”

    齐栋梁把今晚上的事情简单和隋志诚说了一遍,然后说:“现在那帮小流氓就在舞厅门口堵着,手里还拿着家伙,同学们都不敢出去,报警吧还怕受到学校的处理,所以,只有请三哥你帮忙了。”

    隋志诚问道:“小兄弟,你说的那个舞厅就在你们学校附近吧?”

    齐栋梁说:“是的。”

    隋志诚说:“这点小事分分钟就搞定,你们在舞厅里等着别出去,我让吕斌过去,那一片没有他摆不平的事儿。”

    齐栋梁说:“好的,谢谢三哥!”

    隋志诚笑着说:“小兄弟,你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这点小事儿不值一提。”

    齐栋梁放下电话走了回去,梁延成说:“老幺,电话打完了?怎么样?”

    齐栋梁说:“一会儿就有人过来帮咱们解决舞厅外的那些小流氓,咱们就在舞厅等着,暂时不能出去。”

    这时,舞会已经接近了尾声,舞厅里正在播放着最后一曲慢四步,已经开始有人陆续退场了。梁延成想了想把大家叫到了一起,说:“舞会马上就要散场了,刚才与打架无关的人现在就回学校,特别是你们女生,全回去一个不留,包括祝召弟,都先回去。”

    祝召弟倔强的说:“刚才我都说了,屈兴国为了我让那帮小流氓给的成这样,我绝对不会扔下他回去的!”

    屈兴国听到祝召弟的话,心里是十分的温暖,就冲她对自己的这份情义,今天这顿揍挨得也值了!

    梁延成一看祝召弟坚决不走,他也没有办法,不由得求助似的望向了张亚男说:“张亚男,你劝劝祝召弟吧,让她跟你们先回去吧。”

    张亚男一听火了:“梁延成,我说你是怎么回事儿,婆婆妈妈的,刚才我不是说要陪着祝召弟么,再说,大家一起来玩的,出了事情我也不能让你独自面对,那叫啥人了?”说到这里她对身边的胡雨婷说:“你们6个先回去吧,快点走。”

    胡雨婷她们心里虽然害怕,却也没有立即就走,而是说:“张亚男,那你们怎么办啊?”

    张亚男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就有办法了,齐栋梁不找的人不是一会儿就到么,你们不用管我们了,快走吧。”说着还推了胡雨婷一把。

    胡雨婷只好带着其他5个女生走了。见老二张伟、老七胡晓宇和老幺齐栋梁站着也没动,梁延成说:“老二,老七,你们带着老幺先回去吧,他还小要保护好他。”

    齐栋梁从今天的发生的事情中感觉到了,老大梁延成是一个十分有担当的人,处处为大家着想,张亚男更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女汉子,当然,寝室的这些兄弟也都是有情有义之人,他们都是值得交的朋友。

    当然,今天收获最大的当属老五屈兴国,这件事儿之前,祝召弟根本没给他什么好脸,而现在,祝召弟却把他当成国宝一样,处处护着他,面对外面那些凶恶的地痞流氓,也绝不退缩。

    梁延成说这么说显然对齐栋梁找的人没什么信心,怕万一他找的人解决不了这件事情,齐栋梁跟着受伤害。

    想到这里,齐栋梁说:“老大,我不能走,刚才我找的人说一会儿就到,我走了人家找谁去呀?”

    看看老二张伟和老七胡晓宇也没有走的意思,梁延成说:“好吧,你们不走就不走吧!”他已经想好了,如果一会儿齐栋梁找来的人不好使他就报警,到时他就把事儿全部揽到自己身上,宁可背一个处分也要把大家保护好。

    最后一曲时间比较长,播放了十多分钟才结束,舞厅里的灯渐渐的亮了起来,跳舞的人们纷纷开始退场,齐栋梁打完电话才十几分钟的时间,吕斌当然不能来得这么快,他们只好在舞厅里等着。

    舞厅的人都走光了,几名工作人员开始清扫场地了,老板强哥见梁延成他们还不敢出去,便走过来说:“我说几位兄弟,我这舞厅一会儿就要关门了,你不出去也不是办法呀,我给你们出个主意吧,你们现在就报警,警察一来三眼儿他们准跑,你们不就没啥事儿了么。”

    齐栋梁见这个老板还不算太坏,为他们着想,便说:“老板,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们不想通过警察解决这个问题,刚才我们已经打电话找人了,一会儿就能到!”

    老板强哥一听齐栋梁的话,以为他们找人还要和三眼儿一伙死磕呢,便说:“我说你们怎么这么犟呢,好好的大学不读,跟那帮小混子较什么劲呢,就算你们打赢了又能如何?该说的我都说了,我这里马上就要关门了,关门之前你们必须走。”说完,就背着手向吧台而去,再也不理齐栋梁他们了。

    齐栋梁心里也是着急,他们左等吕斌不到,右等吕斌不到,舞厅这里已经快要清扫完了,马上要关门,吕斌要是再不来,他们只好报警了!

    “咣当”一声,舞厅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了,一个小平头穿着黑色半袖恤衫的男青年率先冲了进来,后面跟着吕斌还有三个人,小平头一进屋张嘴就骂:“他妈的,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欺负到我大哥的兄弟头上了?”

    老板强哥一看到小平头顿时色变,急忙迎上前陪着笑脸说:“权哥,是哪阵风把您吹到我这小店里来了?”

    权哥说:“强子,你他妈少跟我废话,刚才有一帮小流氓在你的舞厅里欺负我大哥的兄弟们,他们人呢?”

    权哥和强哥说话的时候,吕斌已经大步走到了齐栋梁的身前,笑着说:“小兄弟,我来晚了一些,你们没事儿吧?”

    齐栋梁笑着说:“吕哥,我们没事儿,那帮家伙还在舞厅门外呢,我们没敢出去。”

    吕斌说:“没事儿就好了,我紧赶慢赶才赶到,剩下事情就交给我了,你们回去吧。”

    老板强哥这时候如何还不知道权哥他们是齐栋梁他们打电话找来的,他怎么也没想到齐栋梁他们这帮大学生能把权哥这尊大神搬来,如果知道的话,他就直接出手把这事儿给解决了,权哥一来,事儿就不好办了,虽然这事儿与他无关,毕竟是他的舞厅里发生的,他也得跟着受牵连。

    强哥急忙说:“权哥,今天这事儿是舞厅门外三眼儿那帮小子干的!”

    这时,吕斌带着齐栋梁他们走了过来,吕斌说:“权子,你去把门外那些人都给我弄进来!”

    “好的,斌哥!”权哥答应了一声就大步出了舞厅,不一会儿,三眼儿一伙人哆哆嗦嗦的跟在权哥的后面走了进来,一进了舞厅便扑通一下全都跪在了地上。

    权哥飞起一脚就把三眼儿踹翻在地,大骂道:“三眼儿,我看你是活腻歪了,连我大哥的兄弟你也敢碰?”

    三眼急忙爬起来跪到权哥的面前,急急的说:“权哥,我真不知道啊,要是知道就算借我100个胆子我也不敢啊,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权哥上去又是一脚,三眼儿根本都不敢躲,又是被踹翻在地,权哥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就是不知道你才能在这儿跟我说话,如果知道的话,我早把你给弄死了!”

    三眼儿又爬起来跪下连连求饶:“权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就饶了我吧,你让我怎么办就怎么办!”

    权哥没有理会三眼儿,而是走到吕斌面前叫了一声:“斌哥!”怎么处置三眼儿他们,必须得斌哥满意,他这是再向吕斌请示下一步怎么办。

    权哥在老板强哥的心里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了,他的大哥就更是高高在上的大神了,斌哥他没见过却听说过,那可是京城衙内圈里的大人物,那帮大学生竟然把他给搬来了,不由得偷偷看了一眼吕斌,今天自己可要倒霉了!

    吕斌当然知道权哥的意思,他转过头对齐栋梁说:“小兄弟,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今天这事儿一定让你满意。”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齐栋梁岂能客气,想了一下说:“第一,他们今后不能在我们学校附近出现。第二,今后我的同学们出了什么事儿都由他们负责。第三,我五哥几个人被他们打成这样,必须给予一定的赔偿!”

    吕斌闻听心里就是一阵暗赞,齐栋梁这么小的年纪做事却十分果断,而且三个条件都说到了点子上,便向权哥示意了一下,意思就按照齐栋梁说的办。

    齐栋梁的声音很大,不但权哥听清楚了,三眼他们也听清楚了,权哥上前指着三眼儿说:“三眼儿,你听清楚了吧?”

    三眼急忙说:“听清楚了,听清楚了!”

    权哥说:“今后如果你们胆敢在交大这一带出现,我就打折你的腿,而且,我大哥兄弟的同学如果出了事情我就拿你是问!”

    三眼儿急忙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离交大远远的!”

    权哥说:“还有,明天上午11点前把3000块钱送到舞厅强子这里,这是对你们的惩罚,少一分钱都不行,听到了吗?”

    三眼儿听了心里都在滴血,他们把我打成这样我还得给他们拿钱,这上哪讲理去啊,可嘴上却不敢有一句怨言,急忙说:“听到了,权哥,我一定准时送到!”

    “滚吧!”权哥冲着三眼儿吼了一声。三眼儿一伙闻听像似得到了大赦一样,急忙爬起纷纷跑出了舞厅,很怕慢了权哥就改变了主意。

    权哥转身望向了舞厅老板强哥,强哥一见急忙笑脸相迎,权哥说:“强子,今天这事儿发生在你的舞厅,你没有及时阻止,让我大哥的兄弟他们受了这么重的伤,你也脱不了干系,这样吧,你给拿2000块钱医药费吧!”

    权哥虽然是商量的口吻,但他的话却不容置疑。强哥一听让他出2000块钱的医药费,心里就是一疼,我起早贪黑的开展厅,得好几天才能挣2000块钱,我容易么。但权哥的话他根本就不敢反驳,急忙说:“好的,权哥,这钱我出!”

    权哥办的事儿吕斌很满意,笑着对齐栋梁说:“小兄弟,你看这么处理怎么样?”

    齐栋梁笑着说:“谢谢吕哥,现在我请几位哥哥去喝酒吧!”

    吕斌急忙说:“不用,不用!现在时间太晚了,你们赶紧回学校吧,这边的事情你不用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