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38章 天平

    第538章  天平

    胡斌急忙低下头,怕被孙艳丽认出来,心里一时间很乱。(www.k6uk.com)他是去年铁道部在中山市举办的客运骨干培训班上认识孙艳丽的,这个培训班汇集了全路客运系统班组长中的精英,整个培训班一共50人,辽东铁路局一共去了4个人,还有辽城客运段的一名列车长和滨海列车段的一名列车长,只有他不是列车系统的,他当时是钢城站的客运值班主任。

    这个骨干培训班为期15天,辽城客运段和滨海列车面都属于大段,桐水列车段和钢城站与之相比,就是不起眼的小单位了。而辽城客运段的列车长张天明与滨海列车段的列车长谭丽丽因参加铁路局的文艺活动是老相识,两自然走得比较近,胡斌自然就与来自长白山脚下的美女列车长孙艳丽走到了一起。

    胡斌长得很帅,而且是特别帅的那种,站在男人堆让人一眼就能发现他的与众不同,孙艳丽对他很有好感,可惜的是胡斌已经结婚,儿子都2岁了,两人只能止步于朋友关系。在学习期间,班里经常举办文艺活动,举办最多的就是舞会,几乎是三天一个小舞会,五天一个大舞会,胡斌交谊跳得好,孙艳丽跳得也不懒,舞会上两几乎成了固定舞伴,耳鬓厮磨的经常发生一些小暧昧,让两人的关系迅速拉近。

    培训班结束分别的时候两人都有点难舍难分了,好在骨干培训班只有15天,让他们守住了底线,不过在培训班那段美好的时光却深深的留在了他们的心里。胡斌回到钢城站不久,就从客运值班主任直接提拔为站的路风监察,成为了一名干部,他的心里总是想念着孙艳丽,可孙艳丽做为一名列车长除了走车就是回家休息,他几次往孙艳丽所在的车队打电话找她,孙艳丽不是走车了,就是回古江休息了,孙艳丽所乘务的252次列车又不经过钢城站,他们根本没有谋面的机会。

    孙艳丽也给胡斌打过电话,可惜那个时候他已经不在客运车间了,她要来钢城站路风办的电话又打了过去,又赶上胡斌出差了。

    胡斌出差回来得知孙艳丽打电话找他,立即就给桐水列车段京城车队去了电话,可惜孙艳丽正在去京城的路上,又一次失之交臂。

    胡斌此时心里十分的矛盾,他心里十分清楚铁路局路风办搞的这次暗访行动意味着什么,如果一旦查实孙艳丽有补卧铺票收取好处费或是私带无票旅客等严重路风问题,等待着孙艳丽的不是撤职就是开除。在培训班两人没事粘在一起闲聊的时候,孙艳丽曾经跟他说起过在车如何收钱补卧铺,怎么私带无票旅客才不能被检查发现的事情,而铁路局路风办安排他们今天上孙艳丽值乘的这趟列车,显然已经是盯准她了,看来她是在劫难逃了!

    想到孙艳丽很可能被撤职或是开除,胡斌的心里又有些不忍,两人毕竟有过那么一段美好的时光,想到孙艳丽那柔软的小手,纤细的腰肢,还有那非常丰满而又富有弹性的胸脯,他的心里便进行起激烈的斗争,一边是他要忠于职守,铲除影响路风路誉的丑恶问题。另一边是正好步入万劫不复对自己温情无限百依百顺的小女人!

    人高马大的检车长石庆国从卧铺车那边过来到餐车吃饭,见胡斌坐在过道处有点挡道,一脚踢在了他坐的啤酒箱上,大声训斥道:“谁让你坐在这儿的,挡道知不知道?”

    石庆国这一脚力气很大,一下子就把啤酒箱子踢翻了,正沉浸在美好加快之中的胡斌扑通一下坐到了地上。他一看这个检车长这么无理,火气腾的就窜了起来,站起身一指检车长石庆国吼道:“你说谁让我坐这儿的,我特么是花钱坐这的,你哑吧不会说话啊?抬脚就踢?这是典型的野蛮的粗暴待客,现在我的腿摔坏了,你给我拿钱看病吧!”

    石庆国也是在车横惯了的人,一听胡斌让他拿钱给他看病,眼睛一瞪说:“小样吧,你还想讹我是怎么的?我告诉你,你这套在我这儿不好使!”

    胡斌冷笑了一声说:“一会儿到辽城我就下车,直接到铁路局路风办去告你,你看好使不好使!”

    石庆国一听胡斌非常懂行,要直接到铁路局路风办去告他,毕竟是他有错在先,心里不由得有点害怕了,心思急转想着如何能平息此事。

    两在这边一吵,立即引起了正在交接工作的孙艳丽注意,当听到那人说要直接到铁路局路风办去告状,心里也是一惊,急忙赶过来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走到近前一眼看到了胡斌,一脸惊喜的说:“胡斌,怎么是你啊?”

    孙艳丽的惊喜绝对是发自内心的,胡斌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心里的天平顿时倾向了孙艳丽,他一指检车长石庆国说:“还检车长呢,也太不像话了,我在这坐得好好的,他过来一脚就把我踹得坐到了地上!”

    孙艳丽思转头冲石庆国问道:“老石,你是怎么回事儿?”

    石庆国见孙艳丽认识这个人,他和孙艳丽一起走车配合多年,一听她这么问就知道是给他台阶下,急忙说:“孙车长,刚才3车传我说车厢的灯不亮了,我着急过去修灯走得快了点,他坐在这里道有点窄,一下子把他刮倒了,真不是故意的。”然后对胡斌说:“兄弟,您大人有大量,别我跟我一般见识。”

    孙艳丽借势说:“胡斌,到我车上了怎么能在这坐呢,来,跟我去软卧!”说着,拉起胡斌的手便向软卧车方向而去。

    被孙艳丽温柔的小手一拉,胡斌的心里顿时一暖,走到餐车和软卧车连接处时,胡斌一看前后没人,急忙说:“艳丽,我不能和你去软卧车,局路风办抽调了我们三个暗访你这趟车,一个在硬座车厢,一个在列车长办公席那,我马上得回原位置去坐着,你一定要装做不认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