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42章 后果很严重

    第542章  后果很严重

    铁路局路风检查组一下车,车上立即鸡飞狗跳起来。(wWw.k6uK.cOm)第一个发飙的就是餐车长杨大力,他指着厨师辛永江的鼻子骂道:“辛永江,你个王八犊子,竟然敢私自卖茶座自己黑钱,你就算想黑点钱也得睁开眼睛看看啊,还特么的直接把茶座卖给了检查组的人,你这是在找死,自己往枪口上撞,谁也救不了你!”

    辛永江被杨大力骂得一声也不敢吭,他知道自己的问题一旦被铁路局路风办通报,他这个厨师就算干到头了,他心里清楚餐车长杨大力上面的关系很硬,心里幻想着杨大力能出面把这件事情给平了!

    “你哑吧啦,你倒是说话啊?你个一扁担压不出一个屁的玩艺!”杨大力一看辛永江低着就是不说话,不由得指着他又骂了一句。

    辛永江只好说:“主任,我错了,求你帮帮我吧,花多少钱我都出!”

    杨大力要的就是辛永江的这句话,找人办事是需要花钱的,你辛永江弄出的事情你不花钱谁花钱。另一方面,辛永江出了事情也是餐车的事情,一旦出了通报,他这个餐车长一样跟着受处理,辛永江肯出钱平事儿,他也跟着少受损失。

    “这还像句人话!”想到这里杨大力不由得说道,然后一指辛永江说:“这件事情不管能不能平了,从下个班开始,你给我推车卖盒饭去,厨师你就别想干了!”

    辛永江一听连忙点头应承,他心里知道,杨大力说的他厨师别干了去卖盒饭与路局出了通报,被段里处理撤职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儿,如果被段里撤职了,他就真的干不了厨师了。而杨大力说的只是在班组内部调整一下分工,他的职名还是厨师,卖一段一时间的盒饭如果表现好,杨大力一高兴说不定又让他回后厨干厨师了。

    副班列车长此时也在包房中数落着列车员张景艳:“张姐,你说我平时对你怎么样,你平时倒点小烟挣点零花钱什么的,我说过你么?你平时带几个人挣点小钱我不也是睁一眼闭一眼么。可你倒好,越干胆越大,竟然敢连我都不告诉一声了,不出事儿算是怪了!”

    张景艳此时心里万念具灰,她心里知道私带无票旅客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前有车,后有辙,这种问一旦被铁路通报,段里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她。给一个处分算是轻的,直接开除她都有可能。

    张景艳此时是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她如果知道今天有检查的,打死她也不敢带人啊,心里早已经后悔死了,可是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她就是一个最底层的小列车员,根本没什么关系,她只能向李欣求救了。

    “李车长,你帮帮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孩子他爸又下了岗,如果我被段里开除了就一切都完了,就一点活路都没有了!”

    李欣虽然恨她不争气,可心里知道她家的情况,暗暗的叹息一声,想了想说:“张姐,铁路局那边是没办法了,只能在段这边想办法了,找找人争取处理得轻一点,能把这个工作保住就行。”

    张景艳立即说:“李车长,段里我也不认识谁,全靠你帮我说话了,只要能把工作保住,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好吧,我争取把你这事儿办下来!”李欣帮张景艳其实也是帮她自己,做为负直接责任的乙班列车长,张景艳被处理得越重,对她的处理也会越重,张景艳如果真被开除了,他这个列车长最低也得是撤职处分,走到列车长这一步不容易,她也想保住自己这个来之不易的位置。

    坐在餐车的乘警长谭福权和检车长石庆国是一脸的轻松,他们得到孙艳丽的消息后立即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了,检查人员没有查到他们一点问题,而餐车和客运车班的问题跟他们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他们要感谢的只有孙艳丽一个人。

    孙艳丽此时心里有点烦燥,她自己的事情处理得很好,可没想到下面的列车员张景艳却出了问题。她知道今天事情根本是平不了的,只能等着铁路局的通报下来挨处理了。

    铁路上天天讲路风,月月讲路风,路风问题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什么样的路风问题怎么处理孙艳丽心里十分清楚,张景艳的问题如果被路局通报了,那么处理是十分严重的,甚至可以直接开除路籍。

    如果张景艳被开除了路籍,那么副班列车长李欣至少是一个撤职处分,她这个正班列车长至少给一个行政警告或者记过处分,挨了这样的处分,京城线她就走不了了,一定会被调到小线慢车去走列车长,一下子就会被耽误几年的时间。

    如果张景艳能处理得轻一点,李欣也不能被撤职了,她也不能受到什么处分了,她决定和李欣商量了一下,帮张景艳一把,同时也减轻她和李欣的责任。

    列车到达京城,班组退乘入住乘务员公寓休息,平常这个时候,班组都是三一伙两一串出去找地方喝酒,但今天似乎谁也没有这个心情,在公寓食堂吃了饭后都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餐车长杨大力则是用公寓的铁路电话一连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回到房间里再也没有出来。

    孙艳丽的心情烦燥,到公寓进了房间就再也没有出去,连饭都没有去吃。她和软卧列车员钟慧一个房间,钟慧劝了她好几次,要陪她去食堂吃饭,她也没去。

    烦闷之中孙艳丽突然想到了齐栋梁,便从床上下来穿衣服,一边穿一边说:“钟慧,穿衣服跟我出去一趟。”

    两人穿好衣服出了公寓,来到门前的小商店给齐栋梁打电话,电话响了不几声齐栋梁就接起了电话,孙艳丽说:“栋梁,今天车班让路风办检查出了问题,心情十分不好,你有时间吗?”

    齐栋梁一听便说:“有时间,有时间,你过来吧,我请你吃大餐放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