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66章 隐瞒身份

    第566章  隐瞒身份

    齐军心里想着2302次货物列车的事情,刚才他检查车站安全大检查工作时,在车站值班室特意看了一下2302次货物的时刻,运行图上是零点23分在清城堡车站通过,不停车,于是心里有了计较。(www.k6uk.com)笑着说:“程段长,我的酒不行,但今天怎么也得意思一下。”

    程向东一挑大拇指说:“齐科长讲究,今天我一定把你陪好。”

    酒菜上桌之后,程向东,李忠信和张虎军、郑强轮番来敬齐军的酒,齐军咬住自己的酒量不行,虽然他们来敬酒是酒到杯干,齐军却只喝一小口,在这个酒桌上,齐军是最高领导,又代表着路局,没人敢强让他喝,只能自己多喝,让齐军意思一下。

    程向东的酒量本来就一般,几轮酒过后就醉得不行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齐军见状便说:“李站长,程段长醉得不行了,先把他扶回去休息吧。”

    “好的。”李忠信答应了一声,招呼郑强和张虎军把程段长扶回车站休息室去休息,他则坐在这儿陪齐军。李忠信很有酒量,现在他已经一斤多白酒下去了,说话一点也不走板,而且脸越喝越白。

    喝到现在,齐军虽然一次只喝一小口,可左一轮右一轮的酒过后,齐军也得喝了三四两酒,李忠信见他像一个没事儿的人似的,心里知道齐军很有酒量,但他却不能说破,把领导陪好是他的任务,在酒桌上把领导陪好了,那工作上的事情就好说。

    郑强和张虎军送完程段长回来,四个人在酒桌一边聊天一边慢慢的喝了起来,看看都晚上11点半了,齐军说:“李站长,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马上就半夜12点了,咱们今天就到这吧,来日方长。”

    李忠信点头说:“好的,就是不知道齐科长喝好了没有。”

    齐军笑着说:“喝好了,今天我是超水平发挥,喝了半斤多酒。”

    李忠信笑着回应道:“齐科长喝好我就放心了,安全大检查工作没做好,酒在没陪好,我这站长就啥也干不好了!”

    回到了清城堡车站,李站长就请齐军到车站休息去休息,让他乘明天早上的客车回辽城。齐军摆了摆手说:“我现在必须得回去,明天上午路局有个很重要的会议,就算坐货车我也得赶回去。”

    李忠信一听齐军明天上午有重要的会议,非回去不可。便对副站长张虎军说:“张站长,你去值班室看一下,最近的一趟货车是几点的。”

    齐军说:“李站长,还是咱们一起去值班室吧。”

    “这样也好。”李忠信答应了一声便齐军等人一起进了车站,来到了车站值班员室。一进屋李忠信就对车站值班员韩军说:“老韩,你看一下最近一趟去辽城的货车是几点的?”

    韩军看了一下值班日志说:“李站长,最近一趟去辽城的货车是零点二十三分的2302次,不过,在咱们站是通过点,不停车。”

    李忠信沉呤了一下问道:“今天辽清台的调度员是谁?”

    韩军说:“是你们一家子李清平。”

    “是他呀,那就好办了。”李忠信说着来到车站值班员的调度台电话前,把辽清台的按钮向上一搬,对着麦克风喊道:“清城堡站!”

    调度台电话马上就有了回音:“清城堡站请讲。”

    李忠信说:“老李,我是李忠信,一会儿2302次给一分钟点吧。”

    李清平一听是李忠信笑着说:“李站长,怎么,有人要坐车啊?”

    “是啊,我有一个朋友有急事儿,明天早上必须赶到辽城,给个方便吧。”李忠信办事十分的圆滑,他心里清楚,如果打着齐军的旗号李清玉一定会给一分钟的停车点,但他却说是一个朋友,让齐军听了觉得他很会办事儿。

    李清平说:“既然李站长说话了,这事儿必须办!2302次清城堡站0点23分到,0点24分开!”

    李忠信笑着说:“好的,谢谢才李!”

    李清玉说:“老伙计了,跟我还客气什么。”

    停车点要下来后,大家就坐在值班里喝茶抽烟聊天,很快,邻站向清城堡车站办理了2302次闭塞的手续,又等了十多分钟,2302次列车就开过来了,值班员韩军把2302次正线2道通过的进路办理成了2道停车。

    李忠信对齐军笑着说:“齐科长,咱们往后走一走吧,就1分钟的停车点,停了就得开车,咱们到守车的位置去等一下。”

    齐军站起身说:“好的,咱们走吧。”

    李忠信和张虎军、郑强陪着齐军在站台上往后走,2302次编组32辆,计长418,1个计长就是12米,换算成米的话,整列车长490多米,清城堡车站值班室在中间的位置,他们走到守车的位置还得走200多米。

    在向站台后面走的过程中,齐军说:“李站长,一会儿上守车的时候你别跟运转车长说我是安全监察室的,就像刚才一样,说是你的朋友,我只是坐车回辽城,不想大半夜的折腾大家。”

    李忠信一听说明白了刚才自己办的事儿齐军挺满意的,高兴的说:“齐科长真是体量我们下面的人,放心吧,就按你说的办。”

    齐军等人走到站台后面的时候,2302次列车已经露亮了,一转过弯进入2道直道的时候,机车的头灯十分的刺眼,大家都背对着来车方向,当列车轰隆隆的从身边经过后,才转过身来,列车慢慢停下时,齐军他们站的地方距离守车只有十几米的距离。

    运转车长睡眼朦胧的从守车上提着信号灯下来,李忠信就快步迎了上去,笑着说:“车长你好,我是清城堡站长李忠信,我有一个朋友有急事要去辽城,你帮忙给捎着吧。”说着,一盒红塔山香烟塞到了车长的手中。

    车长一看手中的红塔山香烟便笑了,说:“李站长,你这么客气干什么,快上来吧。”

    齐军和李忠信几个人分别握手道别,然后上了守车,前方的出站信号变成的绿色,运转车长见车站外勤值班员给了发车信号,便打开绿灯给机车显示发车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