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7.终章

    你看到了防盗章。(Www.K6uk.Com)正文在晋江。订阅比例50%, 6h

    见到林翼终于醒了,萧然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后不自觉的抱怨道:“小哥哥,你洗澡也太久了。我见你半天都没有出来, 进去找你, 谁知道你趴在那里睡得很熟,你是很累了吗?”说着,眼前不自觉的回忆起那时他太担心所以闯进去时见到的玉体, 眼前浮想联翩,脸上渐渐地又泛起了红晕。

    林翼看着萧然的表情, 脸上有些不自在, 不过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进来的时候,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听到林翼的发问, 萧然有些疑惑, 但是还是转头看着他, 摇了摇头,他进去的时候就只有林翼一个人在, 似乎是因为在热水中洗的太舒服了,所以才渐渐睡着了。

    闻言, 林翼低垂着眼, 似在思索着什么。

    见林翼半天没有动静, 萧然有些奇怪, 小心翼翼地凑近了去, 低声说:“小哥哥, 宴会快开始了,你同我一块去吧。”

    闻言,林翼抬眼看着萧然眼神亮晶晶的盯着自己,终究还是答应了。“好,你先出去一会儿,我马上就来。”

    见此,萧然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接着很快说道:“那好,哥哥,我在门口等你,你先整理一番,便出来吧。”见他点头,才挥手叫着一众仆从出去。

    看着少年离开的背影,林翼稍稍的眯了眯眼,思索着是否是他的可能性。随即想到那人的体魄,似是成年人,隐隐的还有些熟悉,林翼的脸色不禁黑了下来,伸手捏碎了身边的床栏。

    伸手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看着一点痕迹都没有的身上,疑惑的同时表情更加的不满。现在回想,好像就连记忆中的那些片段都有些模糊不清了。

    “小哥哥,你好了吗?”

    听到外面的声音,林翼压抑住自己心里的怪异之感,将衣服快速的穿上,随后打开了门,看着外面的少年,淡淡的说了一句,“走吧。”

    虽然觉得林翼那里不对,但是萧然没有深想,高高兴兴的带着林翼前往了宴会的场地,一路上还颇有兴致的讲解起自己家里的情况,身后跟着的众人看着自家活泼可爱与一般少年别无二致的二少爷,惊讶到无以复加。

    直到来到宴会的大厅,看着里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以及桌子上摆放的奇珍美味,若是普通人见了难保不会暗暗咂舌,此时却像是最普通的菜品摆放在那里。

    将林翼引到主席之下最近的一座,萧然朝着自己的小哥哥使了一个眼色,“小哥哥,你先坐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忙完就来找你。”

    林翼朝着他点了点头,才见他放心的离开。随后,扫了一眼席位上的众人,看样子非富即贵,一桌也就四人,而下面的席位统一都是八人座,想来这坐席之上的客人身份也低到那里去,特别是那些人身上隐隐传出来的气势,更加不像是无名无氏之人。

    几人对视了一眼,看着眼前容貌出色的少年,上下的打量了一番,身上自有的一番气度也让他不敢随意的评判。只是相互寒暄之间,不自觉的带上了点试探。

    站在自己父亲身边,看着那些已过中年的老头围着自己的哥哥说话,萧然十分的不爽,但是介于今天自己扮演的角色,还是站在那里,默默的没有说话,听着自己父亲的介绍。

    “多谢大家来参加犬子的生日宴,今日大家前来,不胜感激。”说完一番冠冕堂皇的话,宴会便开始了。

    在其中,林翼只见比起萧家的大少爷,似乎萧然这个二少爷要更加的受追捧一些。联想到平时在学院里的情况,林翼好像略有些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后来,通过观察,还是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看着站在高台之上的那个小小少年郎,林翼又想到了刚才发生的事,只是现在发现原本让他内心很受波动的那些记忆,渐渐的开始模糊,现在他都已经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只是在里面睡着所以做的一个梦了。他很惊慌,却毫无办法。

    十分迷茫的林翼转头看着高台之上那个现在看起来十分桀骜的少年,不知为何突然想起另外一个身影来。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响动,接着便听到守门人长长的吆喝,“青山派主峰大弟子慕白前来祝寿。”

    顿时,在座的人俱是一惊。就算萧然天资卓然,但是作为一个年满13,未达16岁的寿宴,青山派来人庆贺,也说不过去。

    只见一身玄衣之人走进来,刚即弱冠,却是青山派主峰的首徒,其前途自然不可限量。见到本人,才知道什么叫做仪表堂堂,一表人才。一进来,便成了众人的焦点。

    “听闻公子寿宴,慕某不请自来,还望萧老爷勿要见怪。”慕白目不斜视的走到主座之上,向着上面的萧老爷拱手,满脸的真诚。

    等到慕白要来的消息,萧家老爷以是意外至极,现在看到他如此谦和有礼的样子,更是喜得合不拢嘴。“慕公子那里的话,你能来,萧家已是荣幸之极,怎么敢怪罪,还请上座。”

    闻言,慕白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看着自从自己出现就一直盯着自己的萧然,从怀中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伸手递了出去,“萧二公子,我来的匆忙,未能准备什么大礼,还请不要见怪。”

    萧然看着眼前这个笑意盈盈的人,没想接,但是身边的父亲一直不停的劝说着,于是无奈的伸了手,将东西拿了过来,感受到里面传来的阵阵凉意。抬头看了慕白一眼,淡淡的谢道:“多谢慕公子的礼物。”

    见两人其乐融融,萧老爷十分的高兴,看着自己的二儿子,也觉得十分的长脸。此时两者相互谦虚过后,连忙给慕白安排了一个上座。

    只是慕白眼神一转,似是见到了熟人,径直朝着林翼所坐的地方走了过来,看着席位上剩下的三人,谦和的说道:“我与这位小友一见如故,似是神交已久,不知那位能行个方便。”

    众人一听,目光在两人之间巡回了一周,看着慕白坦然的样子也未想歪。其中一位长得十分圆润的客人站了起来,笑呵呵的说道:“既然是相识,老夫刚好成人之美了。”

    “多谢。”慕白朝着他彬彬有礼的说道。

    只见那人此时笑的十分的开心,似是得到慕白一句道谢的话就是多大的荣光。

    萧老爷自将人请入其他的席位,而慕白则在林翼面前施施然的坐了下来。

    “当日一别,数日不见,还没有来得及当面对你道谢。”慕白一入座,便看着林翼认真的说道,语气十分的陈恳。

    听到他如此说,林翼的心俱是一跳,目不斜视的盯着自己眼前的餐具,也未说话。

    见到林翼对自己的态度,慕白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唇角微扬,说道:“若是我当日有所得罪,还请你勿要见怪。”

    同桌之人闻听此言,看着两人的眼神有些惊疑不定,首徒之名可不是虚得的,居然同这名名不见经传的公子如此说话,难道他的来头更大?

    完全不知道慕白想要做什么,此时因为他的所作所为,所言所语甚是心烦。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十分的复杂。他现在只想让这个瘟神离自己远远的,为什么他还不停的往自己身边凑?

    就像是完全感觉不到林翼的嫌弃,慕白一直试图和林翼搭话。

    终于林翼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十分地奇怪,为何他不记得原来慕白还是一个话痨的体质。

    此时坐在主座上,一直默默地观察着两人的萧然见到有些殷勤的过头的慕白,此时表情十分的不好。

    即使是他人不知道,但是他却是明白的,林翼的本事不弱,若是有趁手的画笔,就算是毁天灭地的符阵也不在话下,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没有人要。见林翼如此说话,萧然抿了抿嘴,想着要不要仗着自己年纪小撒娇试试,好像林翼十分吃这一套的样子。没等他克服自己的心里障碍,就听到那人轻轻地开了口,“我打算去灵隐派,那里虽不是什么大派,却是画的一手好符,去了那里,可以学习更多高深的阵法。”

    见林翼选择的门派并不是自己将要去的那个,萧然有心再劝一下,随即眼前浮现出了一个男人的面容。想到要是他不去,那也就没有办法见到那人,也就不会发生多余的事。于是也就未再劝导,反而将自己以前听说的那些关于灵隐派好的传闻给林翼说了一遍,以及那些自己收集来的那里收徒的注意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