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八十章 丹塔争雄 三

    叶寒原以为接下来就是丹塔二层弟子的检验,却没想到接下来就直接开始了丹塔一层弟子的比拼,只见那邋遢老者瞬间出现在望星台上,分别在望星台的四个角上布下了四颗充满着浓郁灵气的灵石。(www.k6uk.com)x2us.更新最快

    上品灵石!这种灵石叶寒也有一些,所以他一眼便认出了这四颗灵石就是上品灵石,在老者布下四颗上品灵石的时候,叶寒便已经知道老者是在布置阵法,这让他瞬间来了兴趣,因为邋遢老者是他截至目前见到的第二个可以布置阵法的人,不知道这老者要布置的是什么阵法,竟然以上品灵石作为阵基,要知道一些普通级以下的阵法,用品灵石做阵基就已经足够,而只有高级阵法,才能用到上品灵石。

    很快,老者又扔下了四枚阵旗,阵旗落地消失的那一刻,四道近乎透明的能量罩从便四个方向缓缓升起,最后像四堵墙一样慢慢的合拢,将整个望星台包裹了起来。

    这是什么阵法?叶寒盯着那透明的能量罩,却完全没有头绪,阵法那些留下来的丹塔一层弟子清晰可见,而在阵法合围的那一刻,叶寒分明见到阵法里的弟子看了看周围,眼露出了一阵迷茫,就好像这个阵法屏蔽了外面的一切,让他们再也看不到外面的东西。

    难道这个阵法只是屏蔽参赛弟子的神识,好让他们心无旁骛,不受干扰的比赛?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叶寒顿时变得疑惑了起来,因为那些弟子似乎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他们纷纷释放出灵力,就像在抵抗着什么一样。而他们的目光,全部都凝重地看着望星台央的那根通天竹。

    这一幕让叶寒心无比好奇,不用说这第一场属于丹塔一层的比试已经开始,只是为何这些弟子都不是在防备着其他学院的弟子,而好像都在防备着那根通天竹一样。

    “所有丹塔一层弟子,本轮比赛限时一炷香,一炷香之后,以各个学院成丹的数量和丹药的成色来计算分值,下等丹药每颗一分,等丹药每颗十分,上等丹药每颗五十分,特等丹药每颗五百分,现在开始。”

    随着邋遢老者的话音刚落,那些参赛弟子便立即盘腿坐下,拿出丹炉便开始炼丹。

    回春丹,当所有人都拿出了回春草的时候,叶寒才知道这些弟子竟然都不约而同的准备炼制回春丹,只是老者分明没有限制他们必须要炼制回春丹啊?

    “因为回春丹是所有一品丹药最容易炼制的。”丁笑笑看出了叶寒的不解,立即解释道。

    难怪,叶寒点了点头,最容易炼制的丹药,成丹率自然最高,丹药的成色也只会更好,在这样的比赛规则下,回春丹当然是不二之选。只是在叶寒看来,最容易炼制的丹药并非成丹率最高,反而是最常炼制的丹药,才能保证最高的成丹率。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能很直观的判断高下。

    看着望星台上那八百白衣弟子,叶寒心微微叹了口气,若是论成丹数量,箐湖学院已经输了,想挽回败局,除非这八百弟子所炼成的丹药全都是上等以上才行,只是箐湖学院的弟子能炼制出上等丹药,其他大学院自然也能练出,因为大家都处在同一个环境下。

    唯一不同的就是气势,因为人数比其他大学院都少,所以在气势上,箐湖学院这边就已经输等的一败涂地。

    叶寒还正在想,这些丹塔一层的弟子,在外界至少都是四品以上的丹师,此时身处丹塔之外,让他们炼制回春丹,岂不是很容易就能练出上等丹药甚至是特等丹药。

    然而下一幕,却让叶寒无比震惊,许多和一样第一次见识丹塔交流会的人,也都震惊了起来。只见那些弟子拿出的回春草,竟然慢慢的枯萎了起来!

    这一幕瞬间让叶寒想起丹塔的情形,若此时在丹塔之,叶寒当然明白这些回春草为何会突然枯萎,那是因为丹塔有荒元素的侵蚀,而此时却是在丹塔之外,这种环境之下,回春草又怎么会枯萎。

    和很多不明所以的人一样,叶寒也拿出了一株灵草,只是他拿出的灵草并未出现什么枯萎的样子,难道望星台上的环境有什么不一样?那里也有荒元素?否则又怎么解释回春草枯萎的现象?

    叶寒突然想起这些弟子刚才看向通天竹的目光,他瞬间就明白了过来,通天竹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此时叶寒再看向通天竹时,竟然感受到通天竹正在以一种难以捕捉的频率微微律动着。

    再看那些弟子艰难的提纯时,叶寒完全明白了,此时的望星台恐怕和丹塔一层里的环境相似,都有着荒元素的存在,叶寒也明白了丹塔交流会的意义,既然是丹塔弟子之间的比拼,当然要让他们在和丹塔类似的环境下比试,这样才能真正的显示各个学院的实力。

    “你现在该明白这个阵法的意义了吧。”丁笑笑笑着说道。

    叶寒点了点头,这个阵法应该是内外都能屏蔽的屏蔽阵法,里面的人看不到也听不到外界的一切,而外界的人只能看到里面的情景,却无法用神识探明里面的一切。

    当然不能让这些人知道阵法里面的玄,这可是丹塔最大的秘密,叶寒心了然,这么说来,这个阵法倒也精妙,它既能让人观赏这些丹塔弟子之间的比试,又让外人看不出内在的玄,若不是叶寒也从丹塔里走了一遭,他也会像这些围观的众人一样,根本不会知道此时的望星台里已经充满了荒元素,他更不会知道,这凭空出现的荒元素竟然是来自那根被自己认为是根很普通的只有节的枯竹。

    不过看那些回春草枯萎的速度,以及一部分弟子已经有成丹趋势,叶寒大概知道了望星台上荒元素的浓郁程度,这种程度,应该要比丹塔一层里的荒元素要薄弱很多,否则这些丹塔一层弟子,又怎么可能炼制出一品丹药来。

    噗!噗!……一道道丹药破碎的声音,相继从望星台上传来,而这些丹药的主人,面色都十分难看,在这个时候,一炉丹药的失败可不仅仅是丢面子的事情,而是影响着总体分数,甚至影响到其他师兄师弟发挥的事情,因为场上很多人眼看要聚灵成丹了,却被同院师兄的失败扰乱了心境,从而让丹炉里已经聚拢的丹浆破碎而去。

    看来不是所有能留在台上的弟子都能成功炼制出丹药,通天竹针对丹塔一层弟子检验的,应该也是弟子们对于荒元素的适应程度,一些适应程度差的,即便是留在台上,恐怕也无法炼制出丹药来,反而会影响其他人的发挥。

    这种比试倒也能检验出丹塔弟子的真实水平,它不光是考验大家的炼丹水平、炼丹速度、以及炼丹时的心态和心境,更重要的是它考验了大家对荒元素的适应程度,同等浓郁的荒元素下,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就到了,这一次,叶寒再次见识了通天竹的厉害,说好的一炷香时间,绝不会多一分给你,就在一炷香刚刚结束的那一刻,只见所有弟子的丹炉里不管是即将成功的丹药,还是刚刚放进入的回春草,都瞬间化成了残渣,甚至是一些即将落入玉瓶的丹药,都被无情的摧毁而去。这显然是通天竹的杰作,不过叶寒不知道这是不是那邋遢老者控制的,还是通天竹本身有意识的行为。

    随着这一轮比赛的结束,只见邋遢老者伸一挥,那屏蔽阵法瞬间破碎,这一刻,几乎是所有人的神识都渗进了望星台,叶寒也毫不例外,片刻之后,叶寒收回神识,他看着那根普通的枯株,眼里布满了凝重,望星台上竟然连一丝荒元素的气息都没有了,显然在一炷香结束之后,通天竹便收回了散落出去的荒元素。

    和叶寒一样,那些原本想趁着这个间隙一探究竟的人也都纷纷收回神识,脸上的好奇之色越发的浓厚,不过他们的注意力很快便转移到了这一轮的比赛结果上。

    每个人炼制了多少丹药,都在他们的身前摆放着,而丹药的成色,也能透过玉瓶一目了然,这种比赛结果,根本不用公布,众人也能算的清楚。

    叶寒再次放出神识,他最关心的当然是箐湖学院这边,只是在将四大学院的炼丹结果都看了一遍之后,叶寒的心不由的惋惜起来,对于箐湖学院的战况叶寒只想到了两个字来形容:惨败!

    “哈哈哈……不错,不错,荣儿,将我们圣德学院的战况给大家汇报一下。”方堃身旁,紧挨着邋遢老者而坐的紫袍男子,此刻仿佛见到了什么极其开心的事情一样,斜眼不屑地看了一眼丁啸天,然后对着望星台上那第一个经过检验的紫衣青年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