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09章 记住你的身份

    陈冬冬的家是一栋独立的三层别墅,刘胜宇来到这里的时候,清晰的感受到有好几道杀气锁定了他,不过很快的有消失,没这让他嘴角扬起一道弧度。(www.k6uk.com)

    “有意思,这个陈家看起来也不简单啊。”这里的守卫竟然是好评不比月家差,想来陈冬冬父亲的身份也没有表现看上去这么简单。

    别墅的客厅很大,足有二百多平方,几个佣人在刘胜宇进来后,急忙端茶倒水,小心的伺候着。

    刘胜宇的目光从几个佣人身上扫过,脸上的笑意更浓。

    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几个佣人,刘胜宇竟然从她们身上感受到了一些危险的气息。

    这让他对陈家人家好奇,“小冬,这里平时就你一个人住吗?”

    刘胜宇看着陈冬冬,很随意的问道。

    “是啊,我爸和我妈很少很回来,他们的工作都很忙。”陈冬冬点点头,似乎没看出刘胜宇眼中玩味的笑容。

    此时叫刘胜宇来这里,其实她的心情很复杂,在西江市的时候,他对刘胜宇的心思就很复杂,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对方。

    不成想今天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说是刘胜宇来燕京了,而且让她约刘胜宇。

    陈冬冬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以为自己听错了,再三确认后,才知道自己父亲早就知道自己和刘胜宇认识的事。

    陈冬冬不知道父亲让她约刘胜宇是什么意思,但她确实很想见对方,怀着很复杂的心情将他叫来。

    “家里这些人都是你爸给你安排的?还是他们一直就在这里?”看到假装忙碌,不时看向自己的几个佣人,刘胜宇平淡的问道。

    “这些都是我回来后我爸给我安排的,怎么了?”陈冬冬不知道刘胜宇突然问这个是什么意思,疑惑的看着他问道。

    “没什么,随便问问。”看到陈冬冬并不知道哪些佣人的真正身份,刘胜宇也没再继续问,接着岔开了话题。

    “对了小冬,我记得你离开西江市的时候,说是回来相亲,怎么样了?”刘胜宇看着陈冬冬,笑呵呵的问道。

    听到刘胜宇的话,陈冬冬俏脸一红,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她最担心的就是刘胜宇会问这个问题,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家里给她安排的那个相亲独享,无论是家庭还是各种面条件,都是上上之选,那是多少女孩子做梦都想嫁入的豪门,但她每次和对方接触的时候,眼前总是下意识的浮现出刘胜宇的身影。

    看到陈冬冬羞涩的样子,刘胜宇笑着说道:“是不是见面的对象不满意?”

    “没有了,他很不错的。”想到风度翩翩的月流云,陈冬冬的俏脸变得更红,说话的声音低的自己都差点听不清。

    “哦,那挺不错啊,有没有定什么时候结婚?”听到陈冬冬对见面的对象很满意,刘胜宇突然感觉心里有些不舒服。

    ………………

    陈冬冬所在别墅隔壁,陈教官看着眼前显示屏中的画面,嘴角扬起一道弧度。

    刘胜宇从进入别墅后的一举一动和每一个表情,他都看的清清楚楚,没有漏掉每一个字。

    在刘胜宇问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陈教官从刘胜宇的脸上清晰的捕捉到对方的脸色变得有些有些不自然。

    “小冬和他的关系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啊。”陈教官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着,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陈涛,我劝你最好不要动别的心思,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陈教官话音刚落,一个清冷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听到身后穿啦ide声音,陈教官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转身看去,身后布置何时多了一个脸庞精致的女人。

    “晶晶小姐,你每次出现的时候能不能提前打声招呼,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陈教官看着眼前脸色冰冷的女子,苦笑一下说道。

    “陈涛,你最好记住自己的身份。”女子冷哼一声,转身坐到了沙发上。

    她就像是回到自己家一样随意,端起桌上的红酒轻抿一口,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陈教官继续说道:“有没有打听到月家的那个东西在哪里?”

    感受到女子身上一闪而逝的杀气,陈教官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

    “晶晶小姐,月家那头老狐狸很狡猾,我尝试了很多办法,都没能套出那件东西的下落。”

    听到陈教官的话,女子俏脸一寒:“废物一个,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你暂时不要去查那个东西了,我现在重新交给你一个任务……”女子简短的对陈教官说完,一闪身消失在客厅内,就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小贱人,让你在得意几天,等我拿到那个东西的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女子的身影消失后,陈教官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声音冷的就像是寒冬腊月的温度。

    ………………

    “你,你说你见面的对象是月流云?”客厅内,听到陈冬冬说出的这个名字,刘胜宇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陈冬冬相亲的对象竟然是月流云,一下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说完这句话的饿时候,刘胜宇才发觉自己的反应有些过大,急忙说道:“小冬,我劝你还是不要和月家的人有来往。”

    刘胜宇看着陈冬冬,很认真的说道。

    再知道月家这次还想算计自己的时候,刘胜宇已经将月家划入到了自己敌人的行列,对待敌人,他从来不会心慈手软。

    但陈冬冬真要是和月流云交往的话,他不知道在他准备对月家动手的时候,该怎么去面对陈冬冬。

    听到刘胜宇的话,陈冬冬感觉自己的小心脏,跳动的比平时快了很多倍,心情从未有过的兴奋。

    “他,他这是什么意思?”陈冬冬低垂着小脑袋,整个心思飘忽起来,不敢去看刘胜宇。

    “小冬,相信我,不会害你的。”刘胜宇看着脸色秀红的陈冬冬,一脸认真的对他说道。

    “哎呦,你这算是挖墙脚吗?”一旁的水无痕看着刘胜宇有些激动的样子,笑呵呵的打趣了他一句。

    “老水,你给我滚出去。”被水无痕说破心思,饶是刘胜宇的脸皮,也不禁老脸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