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63章 炼器之神

    第663章  炼器之神

    “器神戴国方?”

    姜静潮嘴角,浮现出苦涩而无奈的微笑,感叹道:“戴国方是古武门炼器第一人,一代神匠,据说,他只有玄阶修为,但早年得到过一本炼器的秘籍,和修真之道颇有渊源。(www.k6uk.com)炼造的武器,很多堪称王者神兵,甚至还有一些堪称法器,拥有无限神通,能让武者战斗力倍增。十五年前,我还没担任龙头,还只是副龙头,负责神兵库炼造司,为华夏龙魂炼造神兵利器,那时候,我就与他有过交集。我曾经邀请他到我们的炼造司指导工匠们的技艺,还热情邀请他加入华夏龙魂,直接允诺他担任炼造司司长的职位。只是”

    姜静潮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只是,此人却拒绝了,自称是闲云野鹤,闲散惯了,受不了束缚。我苦苦挽留,他依旧是坚定地离开了现在,他情况怎么样?”

    “戴国方号称炼造的神兵利器比我们的神兵库还要厉害,在西疆一个秘密地点,组织了一个炼器门派。”

    柳白云说道:“他大批量地制造武器,据我所知,现在已经有不少古武门家族从他那里购买武器,成交额不知道多少亿。引起我们神兵库炼造司打造的武器,根本无人购买,严重滞销。损失难以计算。更重要是,幽冥界也从那里购买。这个数量到底是多少,根本无法揣测!”

    “太乱了!”

    姜静潮脸色变得有点难看,道:“我们早就颁发过条例,所有在古武籍的武者使用武器,一定要在华夏龙魂实名登记。这样一旦爆发武者之间的仇杀,方便龙魂追查。而武者若要购买新武器,也只能从神兵库购买。神兵库的武器,都是经过大炼造师铸就,杀伤力惊人,价格也很低廉,这些武者却舍近求远,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戴国方是个人才,我一向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私自炼器赚钱也就是了,没想到还和幽冥界有所联系可惜了啊,这么一个人才!”

    柳白云微微躬身,一脸肃然杀气腾腾地道:“戴国方私自结社组织门派,私自炼器售卖,不交岁贡,再加上与幽冥界勾结,这已经是罪大恶极,其罪当诛,还望龙头大人勿念旧情,以华夏龙魂的命运气数为重,以天下武者的福祉为重,颁发狙杀令,将之绳之以法!”

    “”

    姜静潮沉吟片刻,似乎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之中,眸中浮现浓浓的愁苦哀伤之色,良久,他才缓缓开口道:“此人是个难得的人才。我们要学诸葛亮七擒孟获,要尽量保护和利用。见面之后,先劝说其投降,如果他不投降,那再动手,即使他不投降,也尽量活捉,而不要立刻斩杀!”

    “我认为,这件案子最好让陈晨宋凌霜带领四组共同负责!”柳白云说道:“如果他办得漂亮,回来就可担任四组的副组长!”

    “嗯,就按照你的意见办!先让陈晨来华夏龙魂,我和他见上一面,以资鼓励,然后再下发格杀令吧!”姜静潮淡淡地说道。

    宛如丝带向前延伸的高速公路,两辆硬派越野车疾驰,不断超车。

    中原省的高速路,往日里比起北上广深地区,好车少了些,但是,年关将近,这个规律却被打破,很多挂着外地牌照的豪车,从全国各地向中原地区汇集。

    但即使如此,一辆牧马人和悍马2的搭配,风驰电掣,依旧拉风无比,俨然一道冲击其他人视觉神经的惊艳风景线。

    牧马人车窗缓缓滑下,略带寒意的朔风吹拂驾驶席上的陈晨那俊朗英气的面庞。

    今天是个大晴天,阳光刺眼的缘故,这厮戴一副黑超墨镜,酷劲十足。

    一身从r公司定制风衣西装,都是谢梦媛那丫头准备的,据说总价加起来小十万块,可让抠门的陈晨心疼了一番。

    修身风衣让他显得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白色衬衣熨帖合身,面料绝佳,宛若第二层皮肤,休闲裤裤缝笔直,挺括无比,这是用金钱堆砌出来的舒适感。

    陈晨现在倒是不在乎这种装束,绝无沾沾自喜之感,拥有雄厚财力滔天的权利之后,这厮心态反而淡泊了一些。

    一年多前,高三毕业的暑假,陈晨还穿着露着脚趾的解放鞋,一身破旧迷彩服穿山越岭地砍野猪卖钱来补贴家用,那时候,能穿一身美邦森马在陈晨看来,都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或许是早年吃了太多苦,受过了太多冷眼,现在的陈晨,很满足。

    “快到家了。”

    副驾驶位赵沉浮略带感慨笑了笑,熟悉的山,熟悉的水,这些熟悉的景象从眼底快速掠过,揪心揪心,舍不得,放不下。

    陈晨瞥了眼赵沉浮,猜到舍友想什么,微笑道:“生你养你的地方,总让你牵肠挂肚的,我离开长白山深处那个小山村时时,瞅着车窗外,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赵沉浮点头,聆听荡气回肠的军旅歌曲,默默欣赏公路两侧景色,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千年秋天,他怀揣金陵大学录取通知书和贫困证明背负鼓鼓囊囊的蛇皮袋子,随人流挤入最廉价的绿皮火车,寻觅梦想。

    至今忘不了,那一路,他思考自己的人生,想着受苦受累多年的父母,惦记卧病在床的奶奶,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并没带给他太大的希望,依然忐忑,担忧前途渺茫,哪想到有一天坐着几十万的越野车回来?

    这半年来,他的人生轨迹悄然发生转变,天翻地覆。

    刚入学除了406寝室的陈晨,别人躲他,鄙夷他,刁难他,学生会那帮犊子整他,而如今校学生会院学生会部长也好主席也罢,搞活动拉赞助,全陪笑脸求他和祖哥,周围人的变化,使他彻底明白,什么是男人活这世上该有的尊严。

    赵沉浮想着想养,扭过脸,认真面对陈晨,道:“老大,谢谢你。”

    人常说大恩不言谢,然而陈晨察觉,腼腆内向的赵沉浮轻轻一声谢,包含了千言万语,包含了莫大的感激,完全发自肺腑的情感。

    锦上添花永远不如雪中送炭来的刻骨铭心,陈晨浅笑,摇头道:“又来了,以后再提谢字,我不认你这兄弟。”

    陈晨说话同时,皱眉瞧瞧前边左摇右摆故意挡路的货柜车,手脚一连串快而准的惊艳动作,瞬间赋予车子灵性,紧贴公路弯道内侧,漂亮超越三辆车,将后边自诩老司机的祖哥甩得没影。

    “老大,你别嫌我絮叨。这么多年,经历的事儿多了,习惯了,我爸妈九八年从同一个单位下岗,我爸在县一中门口修自行车,我妈托关系狠狠心送了两条红塔山才进了县政府宾馆打杂,那时我小学三年级,年龄不怎么在意面子,不觉得父母干的工作低贱,后来上高中,长大了,想法多了,开始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高一第一学期每天放学我绕过我爸在一中门口的修车摊,假装不认识他,因为我怕同学知道我有个靠修自行车养家的父亲,怕丢人,怕同学看不起我。”

    赵沉浮说着话有些哽咽,停下来沉默几秒平复心情,继续道:“我爸看出我怕什么,在校门口从不主动跟我打招呼,早上买了早点都是趁人不注意,悄悄塞给我,像做贼似的。直到有一天我爸喝醉,半夜偷偷跟我妈哭,说对不起我,对不起这个家,我一下子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被子蒙住头,流了一晚上眼泪。我们老家有句俗话,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爸妈辛苦养我供我念书,这是一辈子还不清的恩情,我凭什么嫌弃怨恨他们?从那以后每天放学总和我爸聊几句,帮帮忙,最初同学的异样眼神确实让我抬不起头,时间长了也就没感觉了,高中三年大学第一年难听的话伤人的表情,我听腻了瞧腻了,同学们之前的冷眼、鄙视、打击,我都习惯了,真没放在心上。”

    赵沉浮说到最后脸上洋溢无所谓的笑,又像自我安慰,穷人家的孩子一路走来,品尝的艰辛凄苦,根本无法用语言表达。

    “只是,我真没想到,大学里遇见你,不嫌我穷,把我当亲兄弟,还带我一起做事,现在,有钱赚,有车开!”赵浮沉眼圈似乎有点微微泛红。

    “特么的,我也是个穷人,凭什么嫌弃你啊!和尚他能笑秃子吗?咱这叫同命相怜!”陈晨轻轻点头,抽口烟,调侃道。

    逆境使人成长,这说法不无道理,他微微侧脸,凝视赵沉浮,笑道:“能想开最好,我高中时的老师说过,只要横下心努力奋斗,人生就像一杯加糖苦咖啡,苦楚淡去,甘甜和芳香会一并来,够你回味受用一生,苦心人天不负,我比较认同这话里的道理”

    超车后,陈晨又故意放慢速度,等着祖哥,这小子调皮任性又贪玩爱耍,距离拉的太远,那小子着急追赶,没准出岔子。

    高速公路上,两辆车时快时慢,五百多公里的路程不知不觉接近尾声,旷野与天际相接的地方,显现模糊的城市轮廓。

    路边,绿地白字的指示牌划过

    蔡都县城,前方五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