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49.第四百四十八章

    此为防盗章。(www.k6uk.com)值得您收藏 订阅不足一半的仙女在一定时间过后才能正常看到。  两个人站的很近, 唐娇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清淡的檀木香气。

    “我……”唐娇发现, 自己每次只要看到顾七爷,就仿佛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 全然不知如何是好。那股子深入骨髓的惧怕是装不出来的。

    她不知说什么, 一双大眼睛乌溜溜的看人。

    顾七爷低沉的笑了笑, 他稍微退后一点点, 果然, 看到小樱桃似乎松了一口气, 不那么紧张了。

    果然还是个小囡囡。

    他转头, 声音干净清透:“顾四。”

    唐娇立刻就看到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大块头,她眨眨眼。

    顾七爷从顾四手中拿过糖人,递给了唐娇,微笑:“给你。”

    唐娇:“?????!”

    顾七爷浅笑摇头, 似乎是自言自语, 他淡淡道:“现在的女孩子已经不喜欢吃糖人了么?”

    唐娇也不知想什么,赶忙将他手中的糖人接过,咔嚓就是一口, 仰着脸蛋儿带着讨好的笑:“很甜。”

    乖乖巧巧的鞠了一躬:“谢谢七爷……不,谢谢叔叔!”

    咔嚓,又是一口。

    顾庭昀的眼就这样看着她,慢慢的,微微眯了起来, 看看她, 又看看两口咔嚓掉一大半的糖人。意味深长的说:“喜欢……就好!”

    带着清浅的笑意点了点头, 他带着些暖意的说道:“告辞,小樱桃。”

    唐娇赶紧挥舞小爪子,毕恭毕敬:“您慢走。”

    顾庭昀很快的上了车,唐娇看着那抹黑色的身影闪入车子,想着千万不能得罪他。

    千万不能!

    她立刻抬手,小手儿挥舞的跟摇扇似的,笑容灿烂明媚。

    顾庭昀微笑与身边的顾四开口:“上一次,老八给人家差点吓哭。”

    顾四面无表情的点头,认可:“八爷看着确实不像好人。”

    顾庭昀又看向车外,小丫头还在目送车子离开,挥舞的小手儿也没停下来,跟小傻子似的。

    顾四察觉到七爷的视线,也看了过去,他木木:“八爷是色中饿鬼,会不会看中人家小姑娘了?”

    又瞄一眼,担心:“很可爱的小女娃娃。”

    顾庭昀沉思一下,摇头道:“应该无事。老八没品味,喜欢妖艳的。”

    他垂垂首,交代:“糖人给了小樱桃,再去买一次。”

    他修长白皙的手指轻点自己的腿,说道:“她吃那么口,大今日的糖人必然很甜。”

    顾四:“……”

    ***

    因为遇到顾庭昀,唐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他的身上,直到回家还浑浑噩噩的。

    唐太太看着唐娇胳膊触目惊心的样子,嗷嗷的哭,非要揍死唐衡这个黑心肝的。

    胡如玉哪里容得旁人欺负自己女儿,直接跪了下来,哭的楚楚可怜。

    家中闹成一团,唐娇倒是充耳不闻,直接回了二楼房间,她看着手上只剩三分之一的糖人继续发呆。

    活了两辈子,第一次吃到顾七爷送的糖人,这……这也太玄幻了吧?

    四叶忧心的看着自家小姐,轻声问道:“小姐,这糖人……”

    唐娇立刻抬头:“给我找个瓶子。”

    四叶:“???哦,哦哦。”

    四叶找来一个精致瓶子:“小姐要插花吗?”

    唐娇不理会四叶,将糖人虔诚的插入花瓶里,随即放在梳妆台上一眼就能看到的位置,认真再认真的叮咛:“绝对不可以给我乱动这个。”

    四叶吓了一跳,赶紧点头。

    唐娇摆手:“你出去吧。”

    四叶哎了一声,有点不明所以。

    唐娇坐在床榻边儿盯着瓶子看,想了想,双手合十,拜了拜。

    又一想,还是不太对,她虔诚的捧着瓶子哒哒哒下楼,眼看楼下还在撕逼,她随口道:“你们干嘛呢?”

    众人:“???”

    我们再为了你吵架啊!少女!

    唐娇哒哒哒的进了佛堂,将糖人供奉在菩萨身边,跪在蒲团上念经。

    唐家人跟在她身后进来,唐太太有点忧心:“呦呦,你没事儿吧?”

    唐娇回头,温柔的摇头,笑盈盈:“我当然没事儿。”

    她十分大度:“你们不要为了阿衡吵架了,她本质不坏的,许是年纪小,受到坏朋友的鼓动了吧。有些人啊,就是见不得别人家庭美满。”

    说完,转头继续念经。

    唐志庸立刻:“对,阿呦说的对,一定是坏朋友,往后阿衡不许出门。”

    唐衡:“我……”

    “你什么你,去给我上门口罚站!”

    唐志庸讨好的看向了大女儿,见她充耳不闻的跪在那里念经。他虽然不太相信这个,但是想到自从唐娇拜过之后唐士杰还真的一次都没找他,倒是也不敢多说什么。

    他咳嗽一声:“好了好了。家和万事兴,难道连个孩子都不如么?”

    等所有人都出了门,唐娇也没有再次抬头。

    深夜。

    唐娇穿着一身睡裙坐在阳台的栏杆上,一阵风吹过,裙摆飞扬,她摇晃着两条腿,虽然很冷,但是唐娇自己又仿佛没什么感觉。

    唐太太过来看女儿,吓的肝胆欲裂,嗷了一声,她赶紧冲了上去,“阿呦,你这是干什么!”

    她声音都带着颤抖,乍一看过去,仿佛女儿就要从楼上纵身而下。

    她哆哆嗦嗦的将唐娇扯了下来,红着眼:“你要吓死你娘吗?你……”

    唐娇笑着按住唐太太的手,安抚她:“我没事儿的呀!”

    唐太太:“不许在坐在栏杆上!”

    唐娇哎了一声,说了好,她靠在唐太太的肩膀上:“娘亲别担心,其实我胳膊没什么事儿,故意擦得严重给我爹看的!”

    唐太太:“啥,啥?”

    唐娇扬着自己的手臂给唐太太看,认真:“您仔细看,是不是根本没有那么严重?跟我斗,她唐衡还摆不上台面。”

    唐太太没想到自家闺女战斗力突然就变得这么强,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偷听,低语道:“她被学校记大过也是你故意的?”

    唐娇点头,小腿儿摇晃来摇晃去。

    “当然啊!”唐娇语重心长的劝慰唐太太:“娘亲,我有一万种方式可以让胡如玉母女滚蛋,亦或者去死。但是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唐太太迷茫的看着闺女,感觉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我怎么能让她们成为父亲心目中的白月光呢?这世道,让一个人死并不困难,但是一点点、一点点的将她所有拥有的都拿走。把她所想要得到的都打破,这才是最有趣的。有时候,死可比活着容易多了。”

    唐娇的笑意越发的深刻,她眉眼间都能看到一丝丝雀跃与欢喜。

    唐太太盯着女儿看,许久,突然间就将唐娇搂入了怀中,颤抖:“阿呦,你别吓我,你别吓唬我。娘最怕的就是你有事儿,旁的一点都不重要,一点都不的。这么多年,我已经看开了,我只想守着我的阿呦……”

    唐娇推开了唐太太,再也没有比这更认真,她眸光幽幽暗暗的仿佛带着奇异的火苗。

    “娘!”

    唐娇认真:“你不害她,她未必不害你。”

    上一辈子胡如玉就害死了她娘。

    也是为了唐太太的位置,也许是为了唐太太庞大的嫁妆。

    不过,她爹也死了。所以,还是为了钱吧?

    她冷冷的笑:“我是一定要为你讨回一个公道的。不管是胡如玉唐衡,还是……父亲。”

    唐太太赶紧:“那是你爹,你千万别乱来……”

    唐娇制止唐太太,认真:“我自然不会乱来。我当然知道那是父亲。我只是要戳破他以为的一切。兄弟间的亲情,与胡如玉的爱情。”

    她声音娇娇软软的带着糯意:“娘,我没有发疯没有中邪,我只是突然间醒悟了。原来,我真是对他们太好了。”

    “呃!”门口传来轻微的声音。

    唐娇二话不说,一个健步将门拉开,门口要跑的唐衡猝不及防的被唐娇拉入房中。

    唐衡瞪大了眼:“你干什么!我、我要告诉爹爹,你没安好心。”

    唐娇将唐衡压在门上,她冷飕飕的笑,说道:“好啊,你去告诉啊。难道你以为我怕?你以为别人信你?唐衡啊!”

    唐娇拍拍她的脸蛋儿,扬着嘴角,“下午的话,你没听见去是吧?”

    她一把掐住唐衡的脖子,唐衡呼吸困难,惊恐的看着唐娇。

    唐娇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掐着人拖了几步,按到了桌上,她抄起桌上的水果刀抵在唐衡脸上,阴森森:“再让我看到你搞小动作,我就划花你的脸。”

    唐衡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刀子不小心刺到了自己,她颤抖的看着唐娇,不敢想象唐娇会不会真的这样做。

    “姐、姐姐,我、我错了。我……”

    唐娇冷笑:“你错哪儿了?”

    唐衡立刻:“哪、哪都错了。大娘,大娘救我……唔。”

    唐娇一个耳光就甩在了唐衡的脸上。

    “我告诉你,我娘是个好性儿,我可不是!”

    唐娇并不管唐太太也在,刀子越发的就要往下压,唐衡大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姐,我错了,我该死,你别,你别啊!”

    唐太太:“呦呦,算了,快算了吧。”

    唐太太也怕唐娇真的刺上去,哄着女儿:“阿衡以后不敢偷听的。”

    唐衡赶紧点头,她不敢,她真的不敢了!

    呜呜!

    唐娇迟疑。

    唐太太:“乖,我阿呦乖。”

    将唐娇手里的水果刀抢了下来,唐太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唐娇低头看唐衡,微笑:“你可以去告诉爹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