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四十二章 仗义的小胖子

    小胖子话一出口,就面对了八道内涵迥异的目光,刚刚那理直气壮顿时化成了心虚。(www.k6uk.com)

    他在心里对自己打气,这不是很正常吗?男女授受不亲,抱过人家总得要付一点责任。再说,刚刚他冲着人家发了一顿脾气,遇到一般人早就爆了,可这位程小姐却好脾气地没有反唇相讥,反而好声好气地告诉他怎么安排好了复仇计划。在那样的环境中,还能有这样的好性儿,实在是不容易。

    如果按照越千秋那见鬼的建议,程家固然是因此灰飞烟灭,可人家姑娘在外人口中就会变成克父克全家的丧门星,就算真的跟着杜白楼到了青城,说不定还会因为这段经历而受人欺负,那岂不是太倒霉了?

    最重要的是,他总比李崇明那家伙要根正苗红得多,婚事是不可能不被人算计的。就算叶广汉说过他可以尽快自己敲定人选找父皇做主,越千秋也是那意思,但这年头会装的人那么多,天知道他自己挑选会选中个什么货色?

    毕竟,想当初连父皇都被冯贵妃骗了那么多年,更何况是他?既然如此,他不如自己先找一个聪慧且性子好的,演一场好戏,还可以趁机试一试父皇以及那些官员……

    见小胖子先是被人看得有些不自在,随即竟是走神了,脸上还露出了非常可疑的傻笑,越千秋最终不得不干咳了一声:“英小胖,那你说说,打算怎么负责任?”

    见越影和杜白楼也全都盯着自己,反倒是程芊芊并没有像寻常少女那样在这种场合霞飞双颊,反而蹙起了眉头,小胖子觉得自己实在是委屈,干脆原原本本将自己刚刚那些心理活动和盘托出。眼见三男一女有人皱眉,有人沉思,唯有越千秋在那似笑非笑,他就不乐意了。

    “怎么,难道我想错了吗?”

    “没错没错。”越千秋打了个哈哈,笑眯眯地说,“只要消息传出去,人人都会说英雄救美,就算你们俩全都辩白说没有别的关系,也得有人信才行!只不过,英小胖你说了这么多,还是没说你打算怎么负责任。就这么定下人家当王妃?不好意思,那是要皇上点头,礼部行册封礼。就这么让程小姐跟了你?呵,你应该发现了,程小姐是个向往自由的人,她不愿意。”

    “不错。”程芊芊感激地看了越千秋一眼,随即大大方方地说,“事急从权,那时候是英王殿下你免除了我在污泥里滚一圈的狼狈,而越九公子更是对我有救命之恩,如果就因为这点小小的肢体接触,便要英王殿下你负什么责任,我岂不是变成那些一味求名的腐儒了?”

    她展颜一笑,却是不像平时那样笑不露齿,而是露出了整整齐齐的小白牙:“英王殿下担心我失了庇护无依无靠,这份好意我心领了。我在那个黑窝之中被囚禁了十多年,早就恨不得脱身出来,自由自在过自己的日子,现如今夙愿眼看就要得偿,哪里会在意什么非议?”

    “青城若好,我便在青城,青城若瞧不起我这孤女,天下学武的地方这么多,有杜前辈给我做保人,难道我还找不到一个安身立命之处吗?有越九公子这个玄刀堂掌门弟子在,玄刀堂我难道不能去?白莲宗周宗主自己便是女子,白莲宗我难道不能去?”

    没等程芊芊把话说完,小胖子连忙点点头道:“对对对,你未必要去青城的。玄刀堂……唔,玄刀堂都是一堆卖力气耍大刀的男人,我看白莲宗就很好。听说白莲宗周宗主那小擒拿手非常厉害,只要你学了来,日后行走天下足够了!”

    越千秋忍不住摩挲着下巴,心里自己刚刚对这两人的关系判断做出了少许修正。

    这好像还不能说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甚至都不能说小胖子是一厢情愿单相思……因为小胖子现在感觉更像是发现了一个比自己更惨,而且个性不错,挺欣赏的伙伴,有了点好感——甚至还不完全是男女之间的好感——眼下正想对小伙伴秀一下自己的能耐。

    不只是越千秋看出来了,刚刚已经有些担心的杜白楼,毕竟是早就娶妻生子的过来人,此时也看了出来,如释重负的同时,总算是有了看热闹的闲情雅致。

    反而是这辈子从来不曾涉足过情爱的越影,越看小胖子越觉得像是戏文里那些和落难千金一遇,就立时被迷得神魂颠倒的书生,此时眉头微蹙,心中有些踌躇。

    他确实早就是知情者。之前越千秋提及此事,他恰是正中下怀,所以才说要跟过来看看。因为他早就在回金陵的路上拦截住了杜白楼,得知其是接到昔日晚辈程芊芊送信,来接她回青城,他听了事情原委后,就答应回头在玄武泽助一臂之力。

    早在遇到洪湖双丑这种恶名昭彰的败类之前,他就已经从杜白楼那儿听说了程家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光是从某些人投注程家却不知道这些隐情,他就明白那图谋不可能得逞。尽管程家这小姑娘确实有些让人称赞的特质,可不说她报复父亲的手段,从出身就犯了皇家大忌。

    休说将来程家图谋破灭,必定会遭遇灭顶之灾,哪怕现在那个看似花团锦簇,人人称道的书香门第能够延续下去,只凭那么一个心思狠毒的当家人,也绝对当不得国丈!只希望是李易铭剃头挑子一头热,否则就麻烦了。

    越千秋压根不知道影叔一瞬间操心得比他还多,眼见人家姑娘已经被小胖子给说得哭笑不得,他唯有立刻解围道:“好了好了,别在这种满地淤泥,而且还乱七八糟躺了一地人的地方说话。没瞧见被影叔剑指着的人已经快断气了吗?这么多人不是一条小船可以运走的,影叔,你准备的后手该拿出来了吧?”

    被越千秋说成是快断气的大丑气得七窍生烟,然而,单单一个杜白楼他可以想着杀人灭口,可如果早知道越家那个出了名的煞星也在,他早撒腿就跑了,绝对不会打挟持英王李易铭脱身的主意。所以,此时此刻听越千秋说越影还有后手,他终于放弃了最后一丁点希望。

    果然,他就只见越影双颊微微鼓起,发出了一阵急促犹如鸟叫似的声音,紧跟着,躺在淤泥中的他就只见芦苇荡里,好几条小船渐次划了出来。那一刻,昨夜深夜在此埋伏的他不禁心如死灰,情知他们自以为隐秘的藏身之处早就在人监视之中,自己却一无所知。

    而小胖子的两只眼睛是瞪得最大的。好一会儿他才大声嚷嚷道:“影叔,你不厚道!你带了这么多人,居然在我最危险的时候才来救我!”

    越影已经懒得去纠正小胖子和自己套近乎了。反正他不会和对越千秋那样,随随便便对待一位皇子,此时就拱了拱手说:“刚刚因为担心还有贼人隐伏在侧,所以我等到最后关头才出手,以至于让殿下受惊,还请殿下宽宥。”

    见越影竟是如此恭敬,小胖子到了嘴边的下半截话被噎了回去,只能悻悻说道:“我这不是说句玩笑话吗……好了好了,人都来了,那就把人都装上,赶紧走。这玄武泽虽说是差点害了太祖爷的鸟不拉屎鬼地方,可保不齐就有文人墨客过来吟诗作赋……”

    在小胖子的鬼话连篇中,之前的死伤者,以及洪湖双丑,纷纷被装船装车拉走,至于这些人会被送往何地,越千秋没问,才刚碰了个软钉子的小胖子更不会问。

    然而,等到只剩下他们,小胖子却立时问道:“按照越小九的说法,咱们是路见不平救了人,还让凶手给跑了,那接下来把人程小姐送去哪?我可把话说在前头,余府绝对不合适,越府也不合适,要我说,不如送去晋王府。”

    越千秋简直觉得小胖子不是萧敬先的外甥简直说不过去,凡事都想到萧敬先,不等其他人反对,他就立时没好气地说:“你别忘了,晋王如今还单身。你不怕男女双方都把人喷死,你就把程小姐送他那儿去,我绝对不会拦着你。”

    小胖子顿时哑然,瞥了一眼默然无语的程芊芊,随即才嘟囔道:“那你说哪儿最合适?”

    “还用得着说吗?当然是现在没有男主人的东阳长公主府。”越千秋见小胖子瞬间恍然大悟,随即有些纠结的样子,他就好整以暇地说,“长公主为人,急公好义,想当初我那师娘就是因为长公主仗义,我才帮师父把人拐到手的。程小姐送到她那儿最合适,你就放一万个心吧。”

    万一程芊芊有什么问题,在精明得不像话的东阳长公主面前,那也绝对藏不住!

    见小胖子彻底被说服,越千秋这才看向杜白楼说:“杜前辈你觉得怎么样?”

    你都已经把一切安排好了,还来问我?当然,长公主那儿确实能够让有心人望而却步……虽说本该是自己挑头的事,却被越千秋给抢去了主导权,杜白楼心里稍稍有点不那么舒服,可到底还是大局要紧,因此他只犹豫了片刻,看了程芊芊一眼,就最终点了点头。

    至于越影,他对越千秋的安排更是没有丝毫意见,事情就这么敲定了下来。

    很快,刚刚还打得乱成一团的湖边泥岸上,就恢复了往日的寂静。越影临走时又刻意抹去了不少脚印,只留存了极少数的一些脚印,目的当然是为了迷惑日后追查到此的人。当然,刚刚因为大堆人云集于此而惊走的水鸟,却是一时半会也不至于回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芦苇荡中方才传来了一声轻叹。只不过,轻叹过后,不见人踪,就仿佛刚刚只是纯粹闹鬼一般。

    玄武泽那边固然是暂且消停了下来,然而,当越千秋在东阳长公主门前下马,随即对迎上来的门房大声说起自己和小胖子去玄武泽兜了一圈,而后搭救了被人追杀的程芊芊送来此处时,之前在街上故意露出行迹后,就主动远远蹑上来的好几个眼线顿时觉察到了不妙。

    哪怕以他们的层级,绝对不知道上头的那些谋划,可被人追杀这四个字实在是太容易让人引起种种非常不好的联想。于是,一搭一档的留下一人远远盯着,另一个慌忙回去回报消息。至于只有一个人跟过来的情况……既然分身乏术,无一例外地选择了立刻回去禀报。

    之前丽水园中被揪住的那些家伙,一个个全都被扣上了窥探皇亲,图谋不轨的罪名,被远流边疆——至于晋王萧敬先究竟算不算皇亲这种问题,鉴于某人封王,再加上身上嫌疑已经很不轻,没人去计较几个倒霉小人物的死活——所以,为了性命计,他们做这种选择非常正常,谁知道东阳长公主在发现窥探后会不会比萧敬先反应更激烈?

    东阳长公主这一日正好在家,越千秋加上小胖子,这组合在她看来当然不算新鲜,然而,越影和杜白楼一起来,她就不禁诧异了。等到发现夹在这四个人当中的,还有一位青衫少女,她那目光不知不觉就集中在了对方的身上。

    毕竟,刚刚外头人进来通报的时候,已经把越千秋嚷嚷出来的话全都一五一十转告了她。

    见人跟着越千秋等人,不卑不亢行了礼,继而就静静伫立在那儿,也不哭诉求做主,也不贸贸然搭讪,她对这小姑娘的第一印象倒也不错。

    但此时她更好奇的是这另外四个人的奇怪组合,当下就对越千秋和小胖子喝道:“你们两个什么时候避人耳目溜出去玩的?一个说要住在晋王府向萧敬先请教,一个说什么陪着另一个以防人闯祸,我看你们是结伴一块去闯祸才是!”

    说到这里,东阳长公主就立时瞪向了越影和杜白楼:“这两个那是最不省心的,你们两个都是最让人省心的大人,怎么也和他们厮混到一块去了?”

    杜白楼一大把年纪却还挨了这一顿说,顿时老大的无奈。然而,今天这事情严格意义上来说,越影和越千秋李易铭全都只是被卷进去的,他和程芊芊才是真正的事主。因此,他在看了越千秋一眼后,见这个刁滑的小子一声不吭,不得不当解释说明的那个人。

    果然,他才大致把事情始末一说,东阳长公主顿时凤眉倒竖道:“那洪湖双丑是哪来的?他们想干什么?”

    “洪湖双丑在江湖中恶名昭著,是收人钱财与人消灾的杀手。但因为手法老到,做事不留任何证据,直到我执掌总捕司,方才把他们列入海捕名单。”杜白楼说到这里,正寻思应该怎么解释这两人会出现,他就听到了程芊芊的声音。

    “洪湖双丑此来并不是杀我,最大的可能应该是奉命监视。我身为晚辈,本不该揭露家丑,但这兄弟二人,从两年前开始,就已经是扬州程家的供奉。”